第489章 火灵之死,南极斗多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错,那哪吒不好对付,此番他前往陈塘关,正好将这些截教弟子送上榜去,你我同时出手,不必留手。”

  白鹤童子身形一闪,直冲天际,而杨戬头顶悬浮混元伞,手持三尖两刃刀,也是对着那虚空之上的魔礼青兄弟而去。

  那魔礼青兄弟二人一看这杨戬与白鹤童子,竟然同时对着他们冲来,直接祭出手中长剑与玉石琵琶抵挡,心头焦急,这火灵圣母为何还不出手。

  “今日,送你们上榜去。”白鹤童子手中正是那戮目珠,此物乃是南极仙翁所有,至于那中央戊己杏黄旗,此等十大先天灵宝之一的五方旗,自然不会赐给白鹤童子用的。

  白鹤童子手中戮目珠散发金光,那魔礼青与魔礼寿两人不敢直视,连连后退,薛恶虎与韩毒龙两人,一人手持降魔杵,一人手持伏魔棍,对着两人便是打来。

  袁洪与韦护此番在斗法,韦护修行的是天罡伏魔金身,肉身丝毫不逊色修行九转玄功的袁洪,降魔杵撞上镔铁棍,两人斗的有来有回。

  ————————-

  此刻,佳梦关营帐之中,火灵圣母睁开了紧闭的双眸,一抹火光从双眸之中浮现,她凝视虚空,露出一丝冷笑“原来是南极仙翁的童子,今日你是撞在我手里,定要叫你知晓我火灵圣母的厉害。”火灵圣母缓缓取出一物,赫然是一件宝冠,宝冠有金光四溢,火灵圣母将这宝冠戴在头上,随后无尽霞光将她笼罩。

  这宝物乃是先天灵宝金霞冠,这亿万金光不仅可以护体,还能够隐藏自己的任何气息,同阶对敌,无法察觉她的气息,那是必败无疑。

  此刻她身形一闪,出现在了虚空之中,那虚空之上,斗法的一众太乙金仙,根本不知道一个大罗金仙已然站在了他们身侧,正在一脸冷笑的盯着他们看着。

  此番那魔礼青与魔礼寿,若不是手中长剑与玉石琵琶施展地火水风之力招架四人,早就已然身首异处,但即便是如此,怕是再有数十回合,怕就要身死道消了。

  “哈哈哈哈,送你们去见你们那死掉的两兄弟,封神榜上,他们可是孤单的很呐,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白鹤童子手中探出一道长剑,一道鹤鸣之声,却是只见长剑若惊鸿,无尽剑气如同羽翎,将那魔礼寿给包裹住了。

  “啊,啊啊。”魔礼寿一声声惨叫,手里的玉石琵琶再祭出,却是被旁边一道珠光宝器的玉伞直接给收入那伞内,魔礼寿还未来得及呼救,自己就被那羽翎一般的剑光直接给斩成了碎片,三魂七魄直接飞入那封神榜内。

  而此刻,那白鹤童子正要准备依葫芦画瓢,将那魔礼青也送上路,但是下一刻,一股可怕的气息出现在他身旁,无尽的火焰将他已然围在其中。

  “不好”白鹤童子一声大叫,便要化作本体而逃。

  但是已然迟了,火灵圣母身形显化,一声冷哼,手中太阿长剑一斩,无尽火光将这天际笼罩,那白鹤童子如同被封印在了火笼之中。

  “火灵圣母,是你!”白鹤童子在这火笼之中四处冲撞,但是根本无法冲出这火笼,每每靠近这火笼,便是被烫的惨叫,此火非凡火,不是燧人钻木火,更不是炼丹之火,而是先天灵焰三昧真火。

  “哼,你这孽畜,杀我弟子胡雷,今日我便送你们全部上榜。”

  金霞冠无尽金光爆发,将那杨戬、韩毒龙、薛恶虎等人笼罩,亿万金光屠戮,真是犹如那金光圣母的金光阵一样,亿万光芒穿梭虚空,将这空间笼罩。

  杨戬一看大事不妙,大罗金仙初期巅峰的火灵圣母,可不是他们斗得过的,他直接祭出混元伞,将自己笼罩其中,随后一脚踏出,八九玄功爆发,化作千丈金身,直接逆转混元伞,破开空间,逃之夭夭。

  韦护一声怒喝,身化天罡伏魔金身,降魔杵对着虚空一锤,破开那金光,直接也是如同杨戬一般,靠着自己金身硬抗这金光戮身,逃回西岐阵营。

  ————————————————————

  西岐城皇宫。

  南极仙翁、太乙真人、玉鼎真人、道行天尊,云中子皆是在此,那慈航、文殊、普贤,惧留孙四人反而不在,而赤精子与广成子,清虚道德真君前往了那青龙关去了,那青龙关之外,黄飞虎屡次攻不破,这两人前往那边,却是要交代一番,因为殷郊殷洪兄弟二人已然与雷震子根本不是那罗宣对手。

  此刻,南极仙翁一声大叫“不好,怎会如此心悸。”

  他掐指连算,到了他这等境界,如此心悸,定然是有大事发生了啊。

  “师兄怎么了?”玉鼎真人一脸疑惑,看向了南极仙翁。

  “白鹤有难,我且去一趟。”他也不与众人多说,直接身形一闪消散。

  ——————————————-

  “火灵圣母,你敢杀我?”白鹤在那三昧真火之中被烈焰灼烧,已然奄奄一息。

  “哼。”火灵圣母冷笑,手中太阿长剑一转,那三昧真火所化的火笼彻底将这白鹤锁在了狭小空间,一道道剑光斩出,那白鹤童子化作人身,凄厉惨叫,肉身直接被火灵圣母斩成了碎块,三魂七魄遁出了虚空,一脸彷徨的模样。

  “小小白鹤,也敢在本宫面前如此猖狂,活该上榜去。”

  火灵圣母转过身来,双手法印一捏,顿时那三千个兵卒,脚下风、火符印顷刻之间燃烧,三千个兵卒犹如浑身浴火,勇猛无比,犹如尖刀,将那西岐兵杀的狼狈不堪,一片片的火海蔓延在战场之上。

  南宫适此刻看到了那一片片火海蔓延,此番直接下令“速速退兵,退兵。”

  火灵圣母眼尖,一眼便是看到了那南宫适,知晓此人便是其中杀害自己弟子的罪魁祸首之一,“死”

  一道剑光斩去,但是虚空之下,一道白光穿过,却是将这剑光挡下,南极仙翁身形落下。

  “童儿。”他看到那白鹤童子不成人形的尸身,三魂七魄已然被那封神榜吸引,往那封神榜上去了,顿时痛苦的喊了一声。

  这白鹤童儿跟着他数十万年了,哪里想到,自己刚让他下山相助伐纣,就将他送入了劫难之中,如今身死道消,三魂七魄还上了榜去。

  “南极仙翁。”火灵圣母转身,看向了那南极仙翁,心里咯噔,怕是不妙。

  “火灵圣母,你敢杀我弟子。”南极仙翁扭头,语气平静,看向火灵圣母。

  “他杀我弟子,为何我不能杀他报仇,你南极仙翁的弟子就命贵,我弟子的命就不是命了?”火灵圣母凝视南极仙翁,心里却是期盼,四大亲传弟子此刻赶紧来,若是不来,自己必死无疑。

  “呵,为徒弟报仇,说的多好,你都帮我将理由找好了”南极仙翁看了一眼火灵圣母,不屑一笑“你想逃?”

  直接手中一抖,那中央戊己杏黄旗浮现于虚空,下一刻,直接对着火灵圣母罩来。

  “开”火灵圣母垂死挣扎,祭出金霞冠,想要自爆灵宝而逃,但是在南极仙翁手下,哪有她逃脱的机会?

  一道玄光,火灵圣母被卷入那中央戊己杏黄旗内,随后那南极仙翁毫不犹豫,单手一指,顿时那中央戊己杏黄旗之中,亿万金莲诞生,这金莲弥漫,无尽灵力所化金光,将这火灵圣母直接砸顷刻之间湮灭,连尸身都未曾剩下,那三魂七魄也是被中央戊己杏黄旗禁锢,想要飞入那封神榜也是飞不出去。

  “刷”南极仙翁将那杏黄旗打开,火灵圣母三魂七魄直接被封神榜给收走了,倒是那金霞冠完好无损,被这杏黄旗卷了过来,落入南极仙翁手里。

  刷刷刷。

  三道金光而至,正是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太乙真人。

  “师兄”玉鼎等人已然来迟了,看着南极仙翁手里的中央戊己杏黄旗以及那金霞冠,顿时眼神一缩,那金霞冠是截教火灵圣母的,此物为多宝道人赐给火灵圣母的,当初同在昆仑山上,自然见过火灵圣母佩戴金霞冠的,也就是说,南极仙翁把火灵圣母给杀了?

  “恩,此物倒是个麻烦”南极仙翁点点头,看向三人,随后笑道“无需担心,已经与截教撕破了脸面,杀了一个火灵圣母又能如何,那云霄之妹碧宵也死了,金灵圣母弟子余元也死了,现在死个多宝道人的徒儿,又算得了什么?”

  他有中央戊己杏黄旗在手,此宝祭出,万法不侵,倒是不惧那多宝道人。

  而与此同时,朝歌之内,朝歌方向,四道流光踏出了朝歌,其中一道人影虚空站立,浑身恐怖至极的法力弥漫,此人正是那多宝道人,他还未曾前往五关,因为出了一件意外之事,东鲁之地的游魂关破了,陈塘关总兵李靖也是反叛了朝歌,给姜文焕打开了关隘大门,放东鲁三十余万大军入关,显然是要长驱直入,杀向朝歌。

  这事情一出,直接让闻仲西征之事,不得不延迟,多宝道人、金灵圣母、无当圣母以及云霄也是未曾离开,琼宵倒是前往了那三山关,而此番赵公明也已然赶赴东鲁之地。

  就在他们商议如何分兵对付那东鲁大军之事,西方之地,冲天而起的灵力波动,岂能瞒得过准圣境界的四人,他们只觉得那灵力波动一闪而逝,但是四人皆是判断出来了,那至少是准圣出手了。

  “在佳梦关方向”云霄凝视那之前灵力爆发的地方,缓缓说道。

  “三位师妹,有人动用了威力极大的先天灵宝,佳梦关方向,定然是出了事,我与金灵前去,云霄与无当,你们前往东鲁之地,我怕阐教会设伏对付公明,那游魂关破关以及李靖反叛,绝对与阐教脱不了关系”

  金灵圣母手里有数件先天灵宝,实力也是准圣中期巅峰,他二人前去,不怕他阐教耍什么花样。

  “这样吧,让随侍七仙他们也分兵而行,我带着金光仙,灵牙仙以及虬首仙三人,前往东鲁之地,再加上我大哥赵公明,五人绝对可以应付所有阐教之事,无当姐姐带着乌云仙,金箍仙以及乌云仙,前去南疆三山关、青龙关相助我妹妹琼宵,师兄你与金灵师姐带着毗芦仙和长耳定光仙,前去佳梦关,至于吕岳真君,你护送闻仲前往五关之地吧”

  云霄这般安排,自然是最为合理,多宝道人也不多言,吩咐一声,此刻在那闻仲府邸之中修行的随侍七仙也是立刻分开,一道道流光,直接冲霄而起,下一刻消失不见。

  多宝道人跨步一道,便是直接从朝歌跨越到了那佳梦关外。

  而此刻,南极仙翁竟然没有走,手里托着金霞冠,看到多宝道人来此,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多宝道友,你来了,唉,本想直接将这金霞冠送回碧游宫去,如今恰巧你到了,不如直接交给你便是,思来想去,毕竟截教、阐教原是一脉相承,这金霞冠是那火灵遗物,正如广成子师弟将金蛟剪送回碧游宫一样,我阐教不会留这宝物的。”

  多宝道人浑身气息跌宕混乱,而一旁的金灵圣母凤眸含煞,“南极仙翁,你这是欺我师侄,今日,决不与你善罢甘休。”

  南极仙翁一脸淡然,他也死了童儿,也心痛无比“呵,火灵杀我徒儿,我问他为何要打杀了白鹤童子,火灵说,为徒儿胡雷报仇,乃是师傅该做的,哎,我这童儿便是我的弟子,金灵,多宝,你们说我可做错了?我也是为徒儿报仇啊”

  多宝道人周身金光笼罩,大道道韵弥漫,玄黄之气萦绕虚空,八荒多宝塔镇压天际,十颗先天神珠虚空悬浮,“南极仙翁,你说的很对,为徒儿报仇,是做师傅的责任,进场吧。”

  南极仙翁哈哈大笑“好,今日我要领教一下,截教大师兄的本事”

  手中金霞冠对着多宝道人扔了过去,身躯之外,中央戊己杏黄旗浮空,亿万金光笼罩他周身。

  “我有中央戊己杏黄旗在手,万法不侵,诸邪不近”

  一旁玉鼎真人,太乙真人,道行天尊也是毫不犹豫,身形一闪,皆是灵宝在身,大罗金仙,准圣的法力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