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李靖归降,智取游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广成子等人心中惊讶至极,何人有这份本事?但是下一刻,他与南极仙翁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抹惊讶以及怀疑,两人默不作声,但是彷佛一切都是被两人猜到了,随后两人眼底都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

那一道金光,赫然是一道玉符,元始天尊单手一捏,便是将玉符抓入手中,随后一看,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怒色,而且显而易见的是,圣人的眼皮都抖动了几下,可见心中不平静。

到底那玉符之上写了什么,让圣人都心境不平了呢。

片刻之后,元始天尊单手一捏,这玉符彻底消散,而他看向广成子”北境之事你不用担心,那袁福通如今收拾完北境之地,当会挥师南下,直指朝歌。“

惊涛骇浪,一众大罗金仙以及准圣皆是被元始天尊说的话镇住了,莫非这袁福通还是阐教门人。

但是随后他们便是否决了,若是袁福通是阐教门人,早就让那袁洪弃暗投明了。

“弟子领命。”

虽然不知道那玉符之上到底写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袁福通之事,定然与玉符之上的一切有关。

“南疆之地,三山关如今是何人为统帅?”元始天尊这一问,算是彻底把这些大罗金仙准圣给问住了,他们哪里会关心到小小一个三山关呢。“

“师尊,当初孔宣在那三山关做总兵,也不知道燃灯何意,让他隐藏在三山关之中,如今那三山关应该是朝歌派遣的武将镇守,因为邓九公已然死在了五关之外。对了,那邓九公还有一女,正是那女子杀了土行孙。”

惧留孙倒是清楚一些,毕竟他特意去了解了一番这邓婵玉。

元始天尊看了一眼惧留孙“土行孙之死,就此作罢,若是你想报仇,自可去找灵鹫宫去。”

惧留孙不再多言,让他自己去找灵鹫宫,呵,这就是阐教圣人说出来的话,堂堂圣人也不敢为三代弟子讨个公道,也是怕了燃灯的灵鹫宫会倒向截教吧。

“惧留孙,既然你知晓三山关多一些,便前去三山关,破了三山关,这样南疆兵马便可入关,到时候三面受敌的朝歌,我看他有多少兵力可以阻拦西岐用兵攻伐五关。”

惧留孙没想到自己竟然捞了一个前去三山关的差事,也不多言,拱手应下“弟子领命。”

元始天尊看着这大殿之中,神色各异的弟子,只觉得有些心烦,哎,这弟子各怀心思,他虽为圣人,但也猜不透这些个弟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们各自下山去,子牙的一魂一魄,南极仙翁你负责将他带回去,打入子牙的肉身之中,二魂六魄已毁,那也是无力回天,即便是圣人也没有办法,你们好生照看着子牙便是,只要他不死,封神之事,便是掌握在我们手里,西岐战事,南极仙翁你多多费心。”

南极仙翁心里苦啊,他实在是不愿意掺和封神之事了,这大罗金仙都死了,准圣又能够幸免?

在这玉虚宫之中诵念黄庭,日日清修,这才是他想要的。

“是,弟子领命”不答应也没办法,南极仙翁领了法旨,直接单手一点,那姜子牙的一魂一魄落入他手,随后他看了一眼远处的白鹤童子,“童儿随我下山去吧”

师徒二人下了昆仑山去,而这大殿之中,其余一众大罗金仙也是拜别了元始天尊,各自返回。

但是行至半路,文殊,普贤直接掉头而走,前往南海紫竹林,当两人踏入那漫海紫竹的仙境之时,惧留孙已然坐那与慈航喝着灵酒,看到文殊与普贤联袂而来,惧留孙示意两人快些进来,酒都给你们满上了。

四人相对而坐,谁也不开口,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而慈航道人的弟子竹紫衣,则是上来给四人添酒,“师尊,雷震子之前来找我,让我下山前往佳梦关相助子牙师叔,我以师尊未曾回来,暂时推辞了,如今是要去了吗?”

惧留孙却是一拍石桌“你不要过去了,去做什么?送死吗?”

竹紫衣错愕,惧留孙师伯这是怎么了?

慈航道人叹了一口气“你也无需激动,土行孙之死,那是命里有此劫啊,紫衣啊,你先退下吧”

竹紫衣恭敬给几人一礼,随后退出了道场,返回那紫竹林内,身形一闪,化作一株参天紫竹,而紫竹前方,一道小小的翠绿色的苦竹悬浮,一道道道韵慢慢的在紫竹与苦竹之上流转,显然竹紫衣见到师尊他们有事要谈,自己直接化作本体修行去了。

慈航感应到弟子已然修行,这才苦笑着与三人说道“紫衣一直在紫竹林之中修行,若不是我上一次催着她前往西岐,怕是她都不愿意去的”


“她那苦竹是燃灯给的?”惧留孙显然对于燃灯有些意见,但是这意见也只能憋在心里,他连孔宣都不是对手,更不提燃灯了。

“恩,紫衣还是当初燃灯点化,诞生灵智,算起来,有这层因果,而且当初苦竹就在这紫竹林中生长,可惜我是空坐宝山,而不知宝在何处”慈航想到这些,便是更加苦涩,若是当初他能够有机缘得到那苦竹,怕是如今也能够成了准圣了。

“倒是没想到,慈航师弟还与那燃灯有这番渊源。”惧留孙也是头一次听慈航讲起当初与燃灯、红云、镇元子在这南海紫竹林初遇,甚至能够坐而论道的事情,当初的燃灯他们也是金仙修为,但如今呢,红云陨落,镇元子依靠地书与人参果树,成为了准圣巅峰的大能,号称地仙之祖,而燃灯更是跨越了准圣这一境界,成了圣人之下第一人,半只脚都完全踏入圣人门槛的大能,与元始天尊一个级别的人物了。

“呵,谁会知道数十万年之后,会有如此天差地别的差距,就燃灯的徒儿,如今皆是准圣了”

酸熘熘的氛围,在四人之间流转。

“如今封神量劫,弟子死了不少,那邓华、秦臻也是上了榜去,还将度厄真人给哄下了山,最后也难逃上榜的厄运。灵宝师弟如今也是身遭罹难,最终成了两教第一个上榜的大罗金仙巅峰,也不知道下一战,你我师兄弟四人,还能不能坐在此地,喝着美酒,畅聊一番”

惧留孙将酒杯放下,如今他也是弟子死了,自然不用担心三代弟子安危,已经开始思考下一战该如何自保了。

而文殊,普贤的弟子依旧深陷封神量劫之中,而且不仅仅是他们,那李靖也是如此。

“你还记得当日蟠桃盛宴之时,大势至菩萨对你我说的话吗?”

惧留孙肃穆了脸色,看向其余三人,缓缓说道。

文殊一惊,心中骇然,盯着惧留孙“师兄,你莫非是真的有此意?”

惧留孙冷笑“灵宝师弟上榜就在眼前,你们以为自己比灵宝强了几分?若不是仗着有宝物护身,我们实力根本就是相彷的,所以下一战,我们能够活下来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师尊未曾说明,第二战到底以何种方式来斗法,而且如今我们这边也就剩下十二人了。”

“师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你真的是要。“文殊手指了一下西方,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惧留孙却是摇摇头”没有到那一步,我们拜师入了阐教,得圣人指点,如今修到了大罗巅峰,虽然未曾踏入准圣,但已然是站在了洪荒最顶端的那一小部分大能里了,师尊对吾等之恩,岂能忘记。“

“那你是什么意思?”普贤也是疑惑。

“我的意思是,若是我们在斗法之中落败,一切也就好说,若是真的到了生死关头,你们还愿意苦苦支撑吗,或许换个地方修行,对我们而言,不妨也是个出路,甚至能够实力更进一步,活着与上封神榜修神道,你们会选择哪一个。”

一时间,四人沉默。

——————————————————————

此刻,远在陈塘关,李靖却是跪在一间静室之中,面色带着悲凉,正在祭拜。

那香烛已然点好,他捧着青香,然后三拜九叩,缓缓的起身,将青香插进香炉里,那上方有一块牌位,赫然写着,恩师度厄真人。

原来是李靖竟然知晓了度厄真人陨落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从何处得知的,那文殊普贤,可是未曾前来告知啊。

金吒,木吒站在门外,兄弟二人脸上带着一丝喜色”大哥,此番父亲是打定主意了,度厄真人都被截教所杀,做弟子的岂能心甘情愿的替仇人守着这陈塘关?“

“不错,只要父亲归降西岐,打开陈塘关,放那姜文焕大军进来,到时候可以合围游魂关,东鲁大军,定然势如破竹。”

殿内。

李靖祭拜结束,转身离开,推开房门便是看到两个儿子正在外守候,看到他出来,两个儿子立刻上前“父亲。”

“起兵,随我前往陈塘关口,你二人现在便入姜文焕军营,我会开城门,放大军进城。”

李靖已然下了决定,这大商已然是腐朽不堪,保也没用,如今自己恩师又遭此厄难,他岂能善罢甘休,既然斗不过截教门人,那么他便投靠西岐,放东鲁大军进来。

“是,我二人立刻去办。”

金吒木吒对视一眼,皆是一脸兴奋之色,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府邸之中。

而李靖返回自己书房之中,便是看到了妻子段氏正在默默流泪,他也是长叹一声“夫人。此事已然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如何,都要有所抉择,我选择了阐教西岐这一边,那便是无路可退。”

段氏悲戚,抬头看向李靖“那哪吒该如何办,你们父子,兄弟将来要在战场上面正面厮杀吗?”

李靖沉默不语,最后苦笑一声“若是他能够归降西岐最好,若不然,真的只有你所说的结局。”

——————————————————-

而此番,金吒木吒,化作两道流光,直接出了陈塘,遁入到了那东鲁之地,寻找了一番,便是看到东鲁大军在幽魂关以及陈塘关外各自陈兵二十万。

“大哥,那姜文焕也不知在何处,你我二人分开去便是。”

两人分头寻找,不过片刻,木吒便是飞走,姜文焕不在陈塘之外,那就定然在游魂关外了。

此刻,姜文焕坐于营帐,身穿甲胃,一旁挂着一柄虎头长刀,姜文焕勇武,这身形披挂,看着便是丝毫不弱,此番他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看着营帐之中的两位道人“你们是何人所派,又为了何事而来?”

“我二人乃是昆仑山玉虚宫阐教门下,如今天下大乱,各路诸侯欲攻伐朝歌,我二人奉师叔姜子牙之命前来,相助姜大帅攻下游魂关,一并取了陈塘关。”

“西岐丞相姜子牙?”姜文焕大吃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两人竟然是西岐来人,而且还是大教仙家。

“文焕不知两位仙家名讳。”

“吾乃金吒,这位是我二弟木吒,我二人此番是要助大帅破关而来,还请大帅将那游魂关的情况,详细告知我二人。”

姜文焕哈哈大笑“西岐武王果然是厉害,有大教相助,西岐民富兵强,此番更能相助我破关报仇,请两位一定转告姜丞相以及西周武王,我姜文焕只要斩了那殷寿狗头,为我父王以及惨死的长姐报仇雪恨,这天下,我姜文焕愿意奉武王为新主。”

金吒木吒点点头“大帅放心,我二人一定将消息带到,还请大帅告知那游魂关详情。”

姜文焕点头,那桌上本就有沙盘舆图,“这游魂关守将乃是窦荣,也是一员老将,勇勐无双,而且他还身边的夫人才是足智多谋,善于用兵,不瞒两位仙家,此番文焕受阻于游魂关,便是因为此夫妇所为,他二人便是心腹大患。“

金吒木吒对视一眼,“大帅放心,我二人已然有了计策,不多时,我会与二弟化为东海散修,进入那游魂关内,以相助那窦荣夫妇之名,到时候,里应外合,自可破了这游魂关,哦,对了,此夫妇可有左道法术傍身?”

“不曾见过”姜文焕思索片刻,笑道。

这下金吒木吒彻底放下心来,两人与姜文焕又是密谋了一番,随后化作两道流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