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十绝已破,陈塘关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帅,让我去会一会这黄口小儿,拿了他的头来。”说话的是季康,也是西周武将,会些左道之法,自然是心中有底气,对付世俗凡人武将,凭他的道法,还不是随意拿捏?

“好,速战速决。”南宫适一声吩咐,便是让这季康出了大军。

季康骑着战马,口中高呼“黄口小儿,报上名来,爷爷季康我手下不死无名之辈。如今这天下已然是群雄四起,我西周之主,更是得了民心,你们这群逆天旨意,强阻我等大军过关,实属愚蠢至极。”

胡雷破口大骂“就你们这帮反贼,也敢自称得了民心,爷爷我叫胡雷,刀下不斩无名鬼。”

这胡雷还未出战,一旁的徐坤便是一拱手“少将军,这人如此猖狂,待我试一试他的斤两。”

说完便是遥枪纵马而出。

胡雷拦都没有拦得住,便是看到那徐坤手持长枪,纵马前行,与那手持长刀的季康战在一起。

两人战的是烟尘四起,金戈交鸣,火星四溅,那战马长嘶,两人一边斗,一边呼喝吼叫,显然是棋逢对手。

胡雷冷笑“不过是一个凡人武将,待会我便斩了他的头。”

但是下一刻,那季康趁着徐坤摇枪追来之时,身子一偏,竟然自己主动坠落马下,头顶之上一片黑雾凝聚,而他口中念念有词,下一刻,那黑雾之中,一道黑光出现,却是一条黑狗狗头,身躯乃是黑雾凝聚,但是那狗头却是真的,只见这狗头一口咬在脸上,顿时痛呼不已。

而季康那里会放过这等好机会,那黑雾一罩,将那徐坤给罩了个正着,一下子如同人入沼泽,那徐坤连手里的枪都握不住,直接被一刀刀光斩来,大好头颅冲天飞起。

“哈哈哈哈哈,爷爷我刀下不斩无名鬼,这死人头,还给你们。”

季康一脚踹飞,那徐坤的头颅冲着胡雷他们这边便是飞来。

胡雷气煞了,没想到这竟然是个会左道之法的,他纵马前行,直接冲向那季康。

“原来就是你这黄口小儿叫胡雷。”季康也不掩藏,直接翻身上马,手持长刀,与这胡雷斗在了一起,不过数十回合,头顶之上,再次凝聚出那黑雾,一只狗头化作黑光,对着胡雷也是咬了过来。

“愚不可及。”胡雷一声冷笑,头顶之上,竟然冒出了一只只火鸦,顷刻之间,将那狗头给吞了个一干二净,而胡雷手一挥,那数百只火鸦飞向那季康。

“不好,竟然也是个会道法的。”季康转身想逃,但是此刻哪里还来得及,只见那数百只火鸦将那季康缠住,瞬间那季康成了一个火团,不过片刻,一具焦黑无比的尸体出现,那三魂七魄直接飞上了封神榜去了。

“哈哈哈哈,不过左道之法,算不得什么,区区一道黑狗魂,也敢出来逞凶。”

胡雷目光一扫,那远处一众西周武将,皆是心季,更是得意“何人来战?本将军一一将你们斩了,省的你们在这丢人现眼,对了,你们那不是有个在昆仑山修道的丞相姜子牙吗?都说他道法通玄,为何不见他出来?”

“哼,对付你这等小人物,还需丞相亲自出马?”

声音从营帐之中传出,却是只见那韩毒龙身穿武将袍,隐藏了自己阐教弟子身份,胡雷自然不知此人是道行天尊的徒儿,他看到那人出来,笑道“报上名来。”

“吾乃丞相左前锋将军韩毒龙,今日来送你上路,不过些许法术,也敢逞凶。”

韩毒龙手持长枪,翻身上马,冲着那胡雷而来。

而此刻,截教阵营之中,魔礼青看到那韩毒龙出面,本想立刻叫破他的真身,但是却是直接被魔礼寿和李深给拦住了“莫要冲动,胡雷有替身之法,此番定是想要进去西周阵营查探一番,莫要扰乱了他的计划。”

胡雷与那韩毒龙一番斗法,却是祭出三百火鸦,而那韩毒龙头顶一道米斗,散发五谷之气,直接将他护在其中,随后一道龙虎喝令,虚空竟然出现了六丁金甲神,拎着那胡雷便是将胡雷给擒下,三百火鸦也是被瞬间捏散。

“韩将军果然英勇无敌。”南宫适拍了个马屁,但是心中疑惑,为何那截教门人不出现,按理说阐教弟子都已经出来了啊。

“速速将此人给帮了,待会直接砍头示众。”南宫适一声令下,左右立刻有兵卒将那被六丁金甲神扔在西周阵营里的胡雷给捆了,押回了两军之前。


“看来是进不了军营里面了。”

这胡雷看着自己被押送到两军交战的前方,那南宫适一声令下,顿时兵卒挥舞长刀,将他头颅给砍了下来,也是鲜血飞溅。

而下一刻,那被斩的头颅竟然与那尸身慢慢自己走到一块,凑了起来,随后哈哈大笑,活动了一下脖颈,“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而下一刻,虚空之中,一道降魔杵砸落,那刚才还哈哈大笑的胡雷,便是直接被砸的烟消云散。

“不过是替身之法罢了,他真身还在。”韦护的声音从后方营帐之中传来“收兵吧,今日便到此了。”

而佳梦关内,胡雷吐出了一口鲜血,替身直接被打死,他也是受了一点反噬,不过这点伤势算不得什么。

“可惜了,那阐教之人也是小心的很,我本以为可以被押解进军营查探一番,如今看来,是做不到了,明日我再去叫阵,定要扰的他西周兵卒胆颤心惊,几位师兄师叔,还请为胡雷压阵。”

“这你放心,一旦阐教门人出手,吾等自然会出手的。就是不知道如今五关之外,到底如何了。“

——————————————————————

此番,五关之外,虚空之上,河洛大阵之内。

红砂阵已然是破了,无尽红纱,根本破不开那老松的诛邪之力,而云中子法力本就远超张绍,此刻已然将张绍打的魂飞魄散,十绝阵最后一关,也是彻底成了败局。

燃灯单手一指,虚空之中,那河洛大阵消散,化作了河图洛书,飞入他的手中。

“我不管你两教如何斗法,人族之战,皆是人族之事,不可轻易屠戮一城百姓,若是谁真要如此做,那么就要做好上榜的准备。”

燃灯一扫两教弟子,说完,便是带着孔宣等人直接离开,看也看了,寡然无味。

而此刻,通天看向了元始天尊“三月之后,依旧是此地,你我两教第二场斗法,这三月之中,人族之事,各凭本事,你门下大罗、准圣皆可入场,我门下大罗准圣同样如此,三月之后,我徒儿云霄在此布下九曲黄河大阵,四大亲传、七位随侍仙人,外门大弟子赵公明,一共十二位,你门下如今也是十二位,入阵斗法吧。“

元始天尊一脸怒色“凭什么我门下要入场斗法,第一战,是你截教定下十绝阵,我阐教前来迎战,这第二阵,当我阐教来定。”

通天教主一脸澹然“以你这么说,那第三战,岂不是我说了算?你就不怕到时候满盘皆输?”

元始天尊不以为意“第二战,必须我阐教说了算,至于赌什么,三月之后,依旧在此地,我自会告知你,如今这三月时间,人间之事,就如你所愿,我们各凭本事,你门下弟子若是有本事,那就送我门下上榜便是,但是你门下弟子也不要怪我玉虚宫出手无情。”

通天一脸怒色,他门下弟子数万,那阐教这边,就剩下一些大罗金仙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个三代弟子,但是说出去的话,岂能不作数,他铁青着脸“你若有本事,那便使出来。我岂会怕了你?“

说完,两人各自领着弟子返回。

————————————————-

一到昆仑山,玉虚宫,元始天尊便是看到了那被禁锢在蒲团之上的一魂一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无奈,随后是无边的怒意“没想到当初两个身具飞熊之相者,我选择了姜子牙,但是如今却是被截教算计,那姚宾竟然用落魂阵摆下阵法,点燃三盏天灯,七盏地灯,拜去了姜子牙两魂六魄,最终还将那草人给彻底捏碎了。”

”师尊,如今该如何是好,子牙师弟就剩下这一魂一魄,却是还能够主持封神之事吗?”广成子看着那一魂一魄,缓缓问道,

“为何不可?只要他肉身身具飞熊之相,便是天道钦定,为今之计,还有一事要做,那就是将申公豹给杀了,天下只可有一个身具飞熊之相者。”

“弟子明白了,那申公豹如今在朝歌为国师,弟子当亲自走一趟。”广成子点点头,接下了这个活。

“越快越好,如今我阐教动荡,灵宝也是上了那封神榜去,黄龙虽然未死,但是三魂七魄已然被打散,糅合在了一起,为师还未曾将它复原,所以以后的事情,便是要靠你们十二人了。”

云中子,南极仙翁,以及剩下的慈航道人等人,皆是恭敬一礼“师尊放心,弟子等人定当护我阐教威名。”

“此番出手,不用顾虑,那截教之人,若是自己踏入封神量劫,直接出手杀了,送他们上榜去,如今封神榜上,人族武将也有不少,所以不用担心,等到伐纣大业一成,人族武将,文官也有许多占了封神榜上位置的。凑齐了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封神量劫便算是结束了。”

“师尊,阐教四大亲传,七位随侍仙人,皆会入场,吾等一旦出手,他们岂会不出手阻拦?以我之见,还是让门下三代弟子出手,吾等赐下先天灵宝,那截教弟子太多,但是大多只会些道法,无威力极大的灵宝傍身,这样吾等暗中监察一切,由三代弟子出手,定可大挫那截教锐气,还能够相助西周大军挥师东征,破了五关之地。”广成子提出了建议,他是不愿意碰上那多宝等人,打生打死,到了最后两败俱伤,他虽然不惧,但是其余一众师弟们,那若是被几个准圣缠住,真有可能陨落。

广成子这意见一提出来,顿时赤精子,清虚他们皆是点头,他们手里宝物众多,不乏威力极大的,顷刻之间定人生死的宝物,只要将这些赐给门下弟子,让他们冲锋陷阵,杀那截教措手不及。

“也可,不过如今我阐教三代弟子已然少了,尔等可以再收些弟子,短时间之内,由我出手,将他们提升至金仙修为,相助杨戬他们,还有你们坐下童子,也要下山助阵。“

南极仙翁当场表示“我门下白鹤童儿,当下山相助,他实力已然快要进入大罗境界,当为杨戬助力。”

云中子已经有个徒弟雷震子在西岐了,他洞府之中还有个童儿,只不过这童儿修为太低,他也不愿意让他再入封神量劫之中走一遭,也就不再开口多言。

惧留孙如今徒弟死了,门下连个道童也没有,两耳不闻其他,只是思量之后封神量劫下一战,该如何度过。

“我门下金吒已然前往陈塘关,劝说其父李靖,让他归顺西岐,打开陈塘关大门,放姜文焕入内,这样定可两边夹击,破了游魂关,东鲁之兵只要长驱直入,朝歌必定前后受敌,够截教头疼的。”

“不错,如果当初若是因为那李靖第三子哪吒入了截教,那李靖还有些犹豫的话,现在倒是更多了一个理由,那就是度厄真人死于截教之手,文殊普贤,此事当由你二人前往相告,李靖若是归降,还有何人可以归降?人族之战,打的是兵力,只要那朝歌无暇顾及五关之外,那就是他朝歌被灭之时。”

“还有那北境之地,如今北境之地,乃是当初北境叛乱的诸侯袁福通所统辖,那北境如今内乱不堪,袁福通忙着收拾残局,但是一旦袁福通平定了北境之乱,那么北境便是一个巨大的助力,但这袁福通乃是袁洪之父,怕是难以说得动他。”

而这时候,元始天尊眉头一蹙,凝神看向虚空之外,一道金光从虚空之外,飞入了玉虚宫。

能够在圣人眼皮子底下,还能够将金光送入昆仑山之中,可见此人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