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子牙迷魂,度厄上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刻就连武吉都看不来师傅的不妥之处了,急忙将韦护、韩毒龙,薛恶虎喊来。

三人一看姜子牙如此情况,也是大惊失色“昨日还不曾这般,今日竟然又严重了,乔坤道友,可曾看出什么眉目来?”

这乔坤是武夷山白云洞的散仙,当年与黄龙真人乃是忘年好友,如今黄龙身陨,三魂七魄还是一团乱麻搅和在一起,元始天尊也暂时没有办法将其分开,唯有先保住黄龙尸身,以待以后再想办法,这乔坤一介散修,见识却是也不凡。

“子牙这是患了离魂之症了啊,若不然也不会如此的,他本就是地仙修为了,而且是在昆仑山玉虚宫修行,而且身具封神的飞熊之相,乃是天道卷顾之人,出现这种情况,唯一的原因,就是被人算计了。”

韩毒龙、薛恶虎以及韦护皆是心惊,主帅被人算计,这还了得?

“此番我们阐教与截教斗法,就在那五关之外,大罗金仙应该都去了,谁会这时候算计师叔?”韩毒龙不解,但是又毫无办法,这时候师傅他们定然是忧心斗法之事,哪有闲工夫过来管他们。

“那就再等数日看看,我先用凝神符先镇压一番,看看有没有效果。”乔坤用秘法封印一张赤红色的符箓,上面乃是金色古纂写下的道韵铭文,贴在了姜子牙的头顶,而姜子牙依旧沉沉睡着,不知外界一切变化。

“好了,再等等吧,若是还继续加重,那就唯有前往五关之地,或者直接上昆仑山去。”

——————————————————-

而此刻,地烈阵之中,已然过去了三天,这曹宝果然是操控星斗之力,竟然硬生生的挺了三天,最终才被五根长幡困住,彻底被地火焚身而亡,三魂七魄遁出了地烈阵,便是要往那封神榜上而去。

彷佛是有些心事难平,那三魂七魄竟然朝着燃灯这边飞来,那虚影跪倒在燃灯面前。

“曹宝今日得以再见燃灯前辈,实属心中欣喜,只可惜如今生死道消,要上了那封神榜去,今日拜别前辈,恳求前辈应允,将来曹宝入了神道之后,可上灵鹫宫去拜见前辈。”

燃灯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曹宝萧升,怕是依旧摆脱不了上封神榜的结局,看到曹宝跪在自己面前,他还是点点头“将来封神之后,你在天庭任职,自可下了凡间,来灵鹫宫拜见。”

“多谢前辈。”说完,再也受不住那封神榜的召唤,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截教这边,所有人都盯着燃灯这边看着,曹宝此人竟然与燃灯有牵扯,这么说,这是燃灯暗中同意的,让他们两人前去支持阐教?

即便是通天教主也看向了燃灯。

燃灯老神在在,本就与他无关,此事他也无需解释,那是曹宝萧升自己的选择,与他燃灯有何关系。

不过阐教这边广成子等人心思立转,还以为灵鹫宫要相助阐教呢,各人心思各异,反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萧升身上。

萧升受不住众人眼光,这才说道,当初我与曹宝在武夷山上,受了燃灯前辈恩惠,此番他二人乃是受乔坤以及广成子相邀,前来助阵,与燃灯前辈无关。


众人这才将目光收回,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质问燃灯,若是燃灯一下子生了气,直接真的支持阐教,就算是截教也抵挡不住。

————————————————————-

“送死之人,已然打发了,何人来破我地烈阵?”赵江意气风发,手持太阿剑,站在地烈阵之外,目光扫视一众阐教仙人,大有谁来送谁上榜的那种睥睨之感。

“惧留孙师弟,不如就你来破此阵吧,他有五幡操控地火水风,你有阴阳炉,可定地火水风,定可破了他的阵法。”

惧留孙点点头,文殊破了天绝阵,这地烈阵就由他来破吧,那曹宝也不过是个替劫之人罢了。

截教这边,一看到惧留孙,那神情可是比看到文殊之时要杀意重了太多太多。

即便是赵江看到惧留孙走出来,那也是神色冷冽,“入阵受死。”

连名字都不喊了,赵江头一转,直接踏入地烈阵之中。

惧留孙也知道碧霄之死,截教一众弟子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但是如今是两教比斗,比的是法力,比的是法宝,他一扫截教众人,冷哼一声,踏入大阵之内。

赵江一看惧留孙入阵,毫不犹豫,祭出太阿剑,脚踏龙虎步,五道长幡飞舞,随后地火水火之力由长幡操控,无尽地火涌出,天空之上,更有天火降临。

惧留孙一声爆喝,手掌一拍,阴阳炉出现,直接汇聚阴阳之气,磅礴无尽,亿万丈的虚空之上,阴阳二气扭转乾坤,将地火水火之力不断的扭曲在一起,两边开始疯狂的比拼法力,而惧留孙手中还有捆仙索,那金色绳索化作一道道金光,对着那赵江笼罩过去,而赵江手持太阿剑,不断斩出一道道剑光,将那金光断裂,两人斗的你死我活,显然不存在任何留手的情况。

两人斗法之间,大阵之中,犹如烈焰焚天,整个河洛大阵之内,一片地火天火笼罩,两个大罗金仙在其内斗法,赵江占据大阵主场,提升自己法力,而惧留孙凭借阴阳炉镇压地火水火,手中捆仙索犹如亿万金光,一道道的朝着那赵江抽去,三日时间一过,赵江油尽灯枯之时,惧留孙一个捆仙索直接将他给捆了个正着,随后一把擒拿过那太阿长剑,剑光一转,将那赵江大好头颅斩的飞起,鲜血溅射在了大阵之内,漫天火焰,终于慢慢消散,独留下惧留孙提着一颗头颅,走出大阵。

“噗。”

赵江头颅被扔在地上,三魂七魄早就飞入那封神榜上,此番截教众人也是双眸蕴含真焰,恨不得将阐教众人烧死,而赵江一死,大阵破了其二,赵江与秦完皆是上了那封神榜去,但是也将那邓华与曹宝二人送上了榜,算是以二换二,剪除了阐教羽翼。

“第三阵,风吼阵,何人来破。”出来之人正是董天君,此人坐骑为八叉鹿,手中也是提着两柄神剑,双眉倒吊,怒视一众阐教弟子。

十天君情同手足,如今死了两个兄弟,自然是心中怒火中烧,但是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拜入截教之后,那就是截教人,如今老师安排他们斗法第一战,他们已然有了赴死之心,但是眼睁睁的看着两位兄弟死在眼前,那种悲伤之意,岂能心平气和的面对阐教众人?

南极仙翁左右扫视,随后缓缓开口“这董天君的风吼阵,与那赵江的地烈阵一般无二,皆是调用地火水风之力之中的风之力,一旦运转,风内有亿万天罡之刃,地煞之刀,大罗入内,肉身也是要被屠戮,索性吾等今日却是得度厄师弟亲至,破此阵,非度厄师弟不可。”

度厄真人点点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此番得了那定风珠,怕是正好应了此劫,以后也与那阐教脱不开关系了。

他缓步上前,头顶定风珠,脚踏天罡步,身躯之外,一道云光鎏卷的道袍加身,那是一件后天灵宝,乃是度厄真人采集天地流光之云炼制而成,与那紫霞衣还有八卦仙绶衣相比,也是毫不逊色。

“吾乃度厄真人,见过道友。”

董天君一看是度厄真人,也知道其来历,乃是太清的记名弟子,他也不再多言,看到那度厄真人头顶之上悬浮的定风珠,便是知道,这是自己的大劫之日,只可惜,未能拼掉对方一人。

“多说无益,进阵去吧。”

董天君一踏入那风吼大阵,便是直接摇动聚风幡,整个大阵之中,天罡地煞之数,犹如囚天困地牢笼,无尽风暴宛若钢刀,只不过这些钢刀刮骨,大罗金仙亦不可直接抗下。

但是度厄真人一脸苦寂之色,踏入这大阵之中,头顶定风珠闪耀盈盈玉光,他周身百丈之内,竟然无一道风可入,可见洪荒天地,一物降一物,即便是再强的先天灵宝,终究有克制他的宝物存在。

此战完全是一边倒的情况,度厄真人口哼白光如练,鼻吸黄光如箭,哼哈二气蕴含神魂之法,打的那董天君头晕目眩,三魂七魄都差点被震出体外,那聚风幡亦是拿不稳了。

“董天君,此番认输,我立刻出阵便走。”度厄真人轻声说道。

却是不想董天君狞笑“当你踏入我的风吼阵之时,便代表着你与我截教从此乃是血仇,今日你还想全身而退?你不过凭借定风珠破我风吼阵,我法力与你相彷,你受阐教相邀,前来破阵,那就与我不死不休。”

董天君直接将聚风幡祭出,后天灵宝自爆,度厄真人一看,急忙将定风珠祭出,护住周身,而董天君狂笑,一指眉心,顿时三魂七魄浮现于身躯之外。

无尽的天风、地风化作法力融入董天君的肉身之中,大阵已然及及可危,即将破开,但是董天君的法力也在疯狂的飙升。

大阵之外,惧留孙只觉得浑身一颤,“不好,这董天君莫非也要自爆肉身?”

风吼阵不断收缩,从亿万之丈,化作了如今千丈大小,无尽的风力融入到了董天君身躯之内,而度厄真人眼见这董天君要自爆肉身,急忙一口张开,喝。

一声巨喝,一道白光竟然粗若十丈,从度厄真人口中喝出,白光轰然对着那董天君身躯而穿。

下一刻,已经暴涨到了大罗金仙后期法力的董天君肉身直接在这千丈大小的大阵之中爆裂开来。

度厄真人只觉得无尽法力震荡此处,这大阵彻底成了湮灭的空间,即便是他是大罗金仙,此刻也是觉得身形不断被这法力牵扯,头顶之上,定风珠散发莹莹玉光,护住他,但是依旧无用,最终他被这湮灭的空间撕扯,身躯之外,那云光仙衣已然彻底化作齑粉,而半截肉身彻底毁在了空间之中,头顶三花五气被斩。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时,度厄真人已然只剩下三魂七魄。

“我,我没有死啊,我不要上那封神榜。”

度厄真人大吼道,但是他肉身已然湮灭在了那大罗金仙自保的千丈虚空之中,此刻他的肉身已经被董天君自爆毁去,如今只剩下三魂七魄。

他却是没想到,那董天君的三魂七魄,狞笑而来,一把抱住度厄真人的三魂七魄,“哈哈哈哈,随我上那封神榜去吧。”

燃灯冷眼看着一切,这度厄真人自己踏入这封神劫之中,趟了这趟浑水,还想全身而退,真当截教无人了,他看向那董天君,眼神倒是有着一番赞赏,此人能够如此决断,也算是没有落了截教面子。

反观阐教这边,古井无波,广成子单手一招,反而是将那定风珠给收回了,度厄真人替他们破了一阵,也上了那封神榜,也算是替劫了一次,不枉费自己之前前去请他出山相助,耗费了好一番说辞都没有用,最终还是以先天灵宝才算是打动了他,不过这还真的是赚到了,灵宝又回到自己手里,这大阵也破了。

——————————————————

三座大阵皆破,但是阐教这边,三人已经生死道消,上了那榜去,前来相助的三位大罗金仙,也就剩下萧升一人。

而此番,在佳梦关外的西周军营之中。

韦护等人已经心忧无比,因为姜子牙这数日之间,昏昏沉沉的睡着,即便是叫醒之后,也是醒了片刻,便是接着睡去,所有人都知晓了,姜子牙这是被人算计了,但是如何算计的,这些三代弟子还不知晓。

“师兄,该如何是好?若是师叔出了事情,我们也难逃师尊责罚。”薛恶虎拉过韦护,小声说道。

韦护点点头”我知道,但是此番却是不知道是何人作法,让师叔成了这般模样,犹如三魂七魄被迷,失了心智一样。“

“那不如我们前去五关之外吧,只有这样,或许才能够救下师叔啊,若是师叔真的这样下去,极有可能撑不到七日时间了。”

韩毒龙也是建议道,师兄弟三人愁眉不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