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燃灯解惑,五彩神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阐截二教争斗,人族反而是遭了难,此番我于西岐之外,出手了。”孔宣简单描述了一下阐截三代弟子斗法,自己因为不忍西岐百姓遭难,便是出手。

“师弟,以你实力,除非圣人亲自出手,别人可是留不住你的,就算是踏入封神量劫,也是无碍的。”

龟灵点点头,明白孔宣的疑惑与不解,因为孔宣此番在封神量劫之中,到底扮演的是何等角色?是人族护法孔宣,还是三山关的一位副将。


众人于百花园之中,喝着美酒,那金鹏小弟子妲己,负责添酒,倒是忙的不亦乐乎。

她本是凡人,此番本应于封神量劫之中而亡,但是最终逆天改命了,反而成了灵鹫宫的弟子,如今实力虽然低微,但是她已经认识到了这灵鹫宫的强大,早就断了再入凡尘的念头,一心一意的跟随金鹏修道,如今早就从小小人仙,踏入飞天遁地的地仙之流。

这时,虚空之外,一道流光穿过,火光洒落,如同流光,只听闻,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一声鹿鸣之声从远处而来,下一刻,直接口吐人言“我和老爷回府啦。”

可爱活泼的鹿蜀,精致可爱,火焰包裹着四蹄,尾巴轻轻甩动,流光溢彩,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着,驮着燃灯道人从天外天而来。

“师傅回来了。”

燃灯此番回来,这是他通过虚空镜看到了孔宣返回灵鹫宫之后,特意回来的。

百花园之中的弟子,立刻赶到大殿之中。

“拜见师尊。”

燃灯坐于蒲团之上,一众弟子依照次序坐好,给燃灯行礼。

“嗯,孔宣留下,其他人先退下吧。”燃灯点头,看着孔宣,露出一丝笑意。

一众弟子领命,显然师尊有话要单独与孔宣说。

等到一众弟子离开,就剩下孔宣与燃灯对面而坐。

“师尊,弟子有些疑惑,为何当初师尊安排弟子到人间界,师尊可是想要弟子相助截教或者阐教其中一方?”孔宣对燃灯极为尊敬,这番念头其实憋在心里很久了,如今终于还是返回灵鹫宫来问问清楚。

燃灯笑着摇摇头,他哪里有那般谋划,只不过从记忆之中摘取了一段罢了,前世孔宣可是在人间界为总兵,他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孔宣,为师并未有这般打算,只不过想让你留在人间参与封神,看看这两教到底谁更合适在人间界留下道统,也是想让你看看这两教的弟子一旦碰到生死之劫时,真正的嘴脸,入世也就是修心,显然你的修心还不过关啊。”

燃灯看着孔宣,便是知晓这弟子现在入世之后,一时间竟然还出不来了。

孔宣眉头轻皱,显然是明白燃灯所指“师尊,弟子明白了,弟子对于两教弟子,如今算是比较认清了,阐教二代心更狠辣,截教三代弟子根性参差不齐,唯有那内门弟子稍稍好点。不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燃灯点点头“阐截二教将有三场斗法,三场斗法之后,封神量劫当有分晓,孔宣,你若是愿意,可以到时候前去观战,而且三战当有许多弟子上了那封神榜。”

孔宣点头“师尊,我见到了一个女仙,应该是墨瞿的弟子,她选择了相助阐教。”

燃灯倒是微微一愣,墨瞿收了个弟子,还相助阐教?怎么可能,当初广成子那些人前去抓墨瞿孔宣之事,墨瞿怎么会忘记,就算是墨瞿帮助截教,都不应该去相助阐教吧?

“弟子是何人?”燃灯笑着问道。

“是一个女仙,自称龙吉公主。“孔宣倒是知晓那女仙自报家门。

燃灯这才真的愣神了,龙吉公主,昊天的女儿,竟然成了墨瞿的弟子,这是怎么做到的?墨瞿竟然收了昊天之女为徒,看来这龙吉公主的命运也会跟着出现改变啊。

“你见到墨瞿了?”

“没有。”

师徒二人谈了片刻,孔宣便是返回洞府之中清修,燃灯叹了一口气,这弟子天资卓绝,但是这情商特低,对敌人杀伐果断,但是面对女人之时,竟然优柔寡断,而且很明显,孔宣这是担心自己弟子邓婵玉的安危,连带着担心那龙吉公主的安危,因为她是墨瞿的弟子。

——————————————————

翌日,西岐大军前来叫阵。

魔礼红等人皆是临空而立,两方又是互斗了一场,魔礼红仗着混元伞在手,将一众阐教金仙,戏弄了个遍,还将龙吉公主的二龙剑给吸进了法宝之中。

一番斗法,阐教虽然不算是溃败,但是有涵芝仙入场,截教这边实力也不算弱,一番斗法之下,斗了整整一日时间,入夜之时,两边才算是各自鸣鼓收兵。

西岐大营。

姜子牙神色凝重,因为一切按照预定的计划发生着,杨戬附身于二龙剑之上,最终如愿被混元伞吸入其中。

“不知杨戬师兄如今如何了,就不该答应他这个计划,太过凶险了,一旦被截教困住,必死无疑啊。”

雷震子还是十分关心杨戬的。

“不若我潜行至朝歌大军之中,一探究竟。”土行孙手持捆仙索,兴致勃勃的提到。

“也好。”姜子牙一听,立刻就同意了。

土行孙脸色一瘪,这姜师叔对杨戬那是一脸担忧,自己提出去一探究竟,师叔竟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真的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啊。

“额,我就是这么一说,一说罢了。”

“这不失一个妙招啊,紫衣你说呢?”龙吉公主坐于一旁,笑着对一旁的竹紫衣说道。

“是啊,土行孙师兄若是可以前去探查一番,若是能够将那些人分开,这不就是给了杨戬师兄机会了吗?”

土行孙被这般一激,骑虎难下,只好遁入地下,不断往朝歌军营方向而去。

朝歌军营之中。

哪吒、袁洪在一个营帐之中清修,而那涵芝仙单独一人,魔家三兄弟在一个营帐之中。

此刻,三兄弟却是喝着美酒,肆意嘲笑阐教一众三代弟子,不过如此。

“今日又收了一件灵宝,是那龙吉公主的灵剑,桀桀,待我炼化之后,又将多出一件先天灵宝,啧啧,这群阐教道人,那杨戬之前送了一把三尖两刃刀,如今又多了一把灵剑,他们又怕被我的混元伞克制,又要祭出灵宝来斗法,哈哈哈哈,一群散财童子。“

这魔礼青与魔礼寿也是笑看魔礼红将那混元伞取出,随后只见一道双龙缠绕的长剑从混元伞之中掉了出来。

“这上面有禁制,待我炼化了它。”

魔礼红接过长剑,一脸笑容。但是下一刻,一道金光出现在了他面前。

那二龙剑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一脸笑容的看着他,下一刻,他只觉得眉心一痛,一颗长钉钉在他的眉心。

“二弟。”

魔礼青大叫一声,他们哪能不认识这男子,这是阐教三代弟子杨戬。

杨戬没想到根本无需破了这先天灵宝的禁制,这魔礼红贪心,想要炼化二龙剑,自动取出了二龙剑,这不就是给了杨戬机会?

杨戬出现的一刹那,便是直接用攒心钉钉在了魔礼红的眉心,此钉长七寸五分,如此之近,杨戬全力施为,直接将那长钉钉在了魔礼青眉心,一下子将魔礼青紫府轰碎,可怜魔礼青三魂七魄遁出,被那封神榜吸走,陪他兄弟去了。

“你这小畜生,用阴险手段伤我二弟。”魔礼青怒吼,整个朝歌军营之中,已然皆是被惊。

哪吒袁洪直接化作两道金光,朝着魔礼青三兄弟这边而来,只见那营帐上空,破开一道口子,一道金光飞遁而出,正是那手持三尖两刃刀的杨戬。

“快,杀了他,他杀了我二弟,强抢了混元伞。”

涵芝仙祭出风袋,一股黑风刮出,便要将杨戬困住。

哪吒此番也不会任由着杨戬离去,他都敢杀入营中,还直接将魔礼红给杀了,混元伞还被他抢手,绝对不能让他离开。“

“找死”

几人围住了杨戬,涵芝仙,罗宣,李深,魔礼青,魔礼寿,哪吒、袁洪,余化,皆是上前,将杨戬团团围住。

杨戬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苦苦支撑,想要施展八九玄功,利用变化之术逃遁,但是这么多太乙金仙拦截,他想逃都逃不掉。

而此刻,邓九公、邓秀、邓婵玉等人也是从营帐之中出来,西岐阐教三代弟子杨戬,已经交战多次了,邓九公自然知道此人。

邓婵玉站在邓九公旁边“爹爹,此人是来抢魔礼红的混元伞的,没了混元伞,那阐教三代弟子手中的先天灵宝,便是截教仙人的一大威胁,而且魔礼红被他杀了,切不可放走。”

而此刻,藏于地底的土行孙悄然打量着眼前的一切,这般变化,可真的是太刺激了,他一眼便是看到了那邓九公“此番唯有如此做了。”

天空之上,杨戬左突右撞,想要逃走,而也没有人此刻注意到,地底之下,一道寒光而出。

寒光直刺那邓九公。

“爹爹小心。”邓婵玉情急之下,直接遁光一闪,拦截在邓九公身前。

土行孙手中是一道长剑,此物可不是凡物,乃是莫邪宝剑,乃是诛邪宝剑,此宝乃是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的法宝,一剑刺出,邓九公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土行孙看到那如花似玉一般美丽的邓婵玉拦在了邓九公前方,也是微微愣神“这女子生的如此美丽。”

但是下一刻,一道五彩神光爆发在了邓婵玉胸口。

那是一道五彩羽毛,闪耀五彩神光,照耀了整个军营,即便是虚空之上斗法的所有人皆是被惊呆了,因为这道五彩金光,之前他们都是见过,一击斩了那马元的法宝,导致马元身死道消。

土行孙惨叫一声,那五彩金光直接反刺,直接将他刷在其中。

下一刻,土行孙只觉得自己三魂七魄都要被吸了出来。

“看打”

邓婵玉岂能放过这等机会,这来人竟然刺杀自己爹爹,绝对是西岐那边派来配合杨戬的。

一击五彩石,直接正中土行孙脑门,顿时将土行孙打的跌倒在地,而邓九公手持长刀而来,含怒斩下,顿时土行孙恢复知觉的那一刻,就看到自己那脖颈喷出了无尽的鲜血,自己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子唉,自己的头哪里去了?

众人愣神之际,杨戬直接化作一道金光,逃之夭夭,他没想到,土行孙竟然来替自己应劫,还交代了性命在这里,这一刻,他对土行孙那是相当感激。

“玉儿,你没事吧?“邓九公收刀,看向一旁的邓婵玉,关切的问道。

“没事的,爹。”邓婵玉有些恍忽,那道五彩神光,是师傅施展的。

天空之上,一众仙人皆是落下,他们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审视,盯着邓婵玉。

刚才的一切,他们可都是吓的不清,那一道五彩神光,可不是大罗金仙可以施展出来的,至少准圣的威压。

哪吒看着邓婵玉,只见她精神有些恍忽,随后单手一指,便是将缠绕在土行孙尸身之上捆仙索给取来。

“进帐篷再说。”邓九公看着精神有些恍忽的女儿,心疼的招呼众人进军帐。

“大帅,这尸身该如何是好?”兵将问道?

一旁的余化桀桀一笑“明日交战,待我升起长旗,将这尸身吊于旗杆之上,此人是那阐教十二大罗金仙之一的惧留孙的弟子土行孙。

他师徒与那惧留孙师徒可是有着世仇,这般可以羞辱截教的事情,岂能放过,将这土行孙尸身挂在旗杆之上,也算是给师尊余元报仇了。

帐篷之内,邓九公坐于主位。

魔礼青与魔礼寿两人看着自己那已然身死道消的兄弟魔礼红,两人也是红了眼眶,兄弟四人一起修行学艺,同时镇守佳梦关,如今前来攻伐西岐,一下子就剩下两人。

哪吒看着一眼魔礼红的尸体“两位道友节哀,此番是那杨戬使了诈,谁也没想到他竟然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此近的距离,而且还是用法宝偷袭,果然是一击必死。”

“如今混元伞也被那杨戬抢走,虽然他们也死了一个土行孙,但这般下去,明日无法再战,失去了混元伞,我们必输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