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孔宣离开,灵鹫宫聚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龙吉公主手中再次一展,那一柄二龙剑出现在手里,此物是他父亲昊天所赐,并非是师尊赐下的麒麟剑,那马元头顶法宝五指玉爪被那一道突兀出现在战场之上的五彩神光直接斩了去,失了法宝的马元,直接被竹紫衣的六根清净竹砸的呆立当场,随后那龙吉公主的二龙剑一转,顿时一颗狰狞的头颅飞天而起,那三魂七魄被六根清净竹打散,竟然连上那封神榜的机会都没有。

此般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情,着实让一众阐教诸位三代弟子以及截教这边门人吓的魂不附体,能够悄然一击,直接将马元头顶法宝摧毁,而且谁也不知道是何人所为,单凭这份本事,至少是大罗金仙,而且还不是初期的大罗金仙。

“退”

哪吒凝神扫视战场,知晓今日之战,怕是要了结了,此番再战下去,那位神秘的大能再出手,也不知道身死道消的会是谁。

涵芝仙脸色阴晴不定,因为马元与她一同前来,不过片刻功夫,这马元就生死道消了,她只觉得有些后怕,若是那神秘大能针对的是自己,自己哪里有活命的机会。

两边人马竟然默契的开始鸣鼓收兵,西岐城此刻一片废墟,阐教一众仙人也要去救人。

————————————————-

邓婵玉脸上有些狐疑,因为她总觉得这五彩神光好似有些眼熟,自己曾经见过才是。

但是她思索了良久,发现没有头绪,也就作罢。

此番激战,阐教倒是没有什么损失,只不过西岐城被毒火两重天,一番肆虐之下,即便是龙吉公主施展道法,降下甘霖大雨,那也是迟了一些。

此番,姬发看着城中到处变成了废墟之地,也是不禁泪洒衣襟“丞相,此番天罚我西岐,却是姬发的罪。”

姜子牙看着姬发,心中有些不痛快,别演了,在我面前,还这般做戏,又何必呢。

不过这番话自然不能说出口“大王,此番是截教道人所为,非是天罚,乃是人祸,大王放心,此番截教所为,已然不得人心,之前那截教妖人马元,吞食我西岐百姓,便是被一神秘大能出手除去了,大王且放心在皇宫等候,城中善后事宜,自有宜生来处置,臣还要与诸位将领议事,便先告退了。”

——————————————

西岐大军营地。

姜子牙坐于主位,阐教一番道友,对龙吉公主的出现,那是十分欢迎,土行孙又再次跳出来,谄媚的想要献殷勤,只不过龙吉公主不理会他,点头颔首罢了,倒是与竹紫衣相谈甚欢。

“杨戬,那位暗中出手的前辈,你可知晓来历?”姜子牙最关心的是这件事情,显然这位暗中出手的前辈是支持他们阐教的,若是得这位前辈相助,那魔礼红的混元伞根本算不得什么。

“师叔,弟子也不知,凭借一道神光,便是将马元那法宝直接湮灭,此等手段,最少大罗金仙后期,甚至大罗金仙巅峰。”

“会不会是那位?”雷震子指一指西方,显然之前截教与西方佛教一战,他们虽然是三代弟子,但也是从各自师尊那里知道了一些前因后果。

“倒是有可能。”

众人一致猜测,极有可能是西方佛教的那位出手相助了。

“师叔,怕是还要请师叔前往玉虚宫求援,那混元伞若是不破去,吾等即便是有法宝在手,也不敢轻易祭出,一旦被混元伞给吸进去,那就是罪过大了。”金吒恭敬的给姜子牙一礼,小声说道。

姜子牙点头,连番大战,皆是因为魔礼红手中的混元伞作梗,他祭出混元伞,护住一众截教道人,还能够吸人法宝,这真的是太过霸道,此等先天灵宝,怎么会落在小小一个太乙金仙手里?

杨戬却是摇摇头“师尊他们如今正在为了之后阐截二教三战而做准备,吾等此刻去,却是让他们分心了,我倒是有一个主意。”

“哦?师侄,速速讲来。”姜子牙一听大喜,杨戬有主意,那倒是免了自己前去玉虚宫了,自己前去玉虚宫,可不是什么好经历,之前被那申公豹一剑枭首之事,难以忘怀。

“我修行八九玄功,可以千变万化,此番若是可以附身于一件灵宝之上,被那混元伞吸进去也就罢了,只要我能够从那混元伞之中出来,便可破了此宝,最好是直接顺手牵走。”

“杨戬,此法是不是太过凶险?”土行孙倒是蹙眉,显然认为杨戬如此做,太危险了,一旦被困截教阵营,那是必死无疑啊。

“难不成还有其他什么法子,不过此次我需要一件可以破禁的法宝,若是我被困混元伞之中,有一件法宝护体,再有一件破禁法宝,最好不过了。”

“这倒是不好办啊,吾等法宝也没有防御之宝,也没有破界之宝。”金吒摇头,他手中的遁龙桩是攻伐之宝,木吒的吴钩剑也是如此,竹紫衣手里的六根清净竹,更是针对三魂七魄的法宝,土行孙的捆仙索也是无用,倒是金霞童子的攒心钉倒是一件不错的杀伐之宝。”

“杨戬师兄,若是破界,我的降魔杵倒是可以,此物可破界,而且我的米斗法宝,也可护体,不如你带在身上吧。”

到最后,还是韦护出面,他师傅道行天尊赐下的法宝降魔杵,此物虽然也是杀伐之宝,但可破界,而且米斗法宝虽然是用来充盈米粮,但是罩于上空,便可洒落五谷之光护体,算是一件不错的防御灵宝。“

“师兄,我的阴阳镜也借你,此镜黑面一摇,便可诛杀对手,实则是一件威力极大的先天灵宝。”殷洪看到众人借宝,也是急忙说道。

杨戬点头,到了最后,他拿了降魔杵、米斗,阴阳镜以及攒心钉。

“明日叫阵,我用我的二龙剑为引,杨戬你附身于二龙剑之上,到时候被那混元伞吸走也就罢了,到时候吾等羊攻一段时间,便退兵,免得他们怀疑。”

“好,只不过我若是不露面,也会遭到怀疑的,唉,只可惜没有大罗前来相助。”杨戬叹息一声,这封神量劫斗到了现在,两教弟子各有损伤,但是那封神之数,乃是周天之数,这如今也才凑了几十个,数量远远不够,看来两教还要有许多弟子上了榜去,也不知道他们到了最后,会不会生死道消,上了那封神榜,从此大道断绝,只能够修行神道。“

入夜。

孔宣坐于营帐之内,邓婵玉托着香腮,坐于一旁,美眸瞪着大大的,盯着孔宣看着,眼睛一眨不眨,片刻之后俏脸便是晕红一片


“你这样盯着我看,是想做什么?”孔宣无奈,睁开了眼睛。

“师傅,今日那道神光是不是你打出的?”邓婵玉小心翼翼的问着,因为她今日思索了很久,那熟悉感越来越浓,到了最后恍然大悟,自己打出的五彩石,也是五色之光,只不过极为微弱罢了,自己这道法还是孔宣教的,若是这五彩神光是何人可以打出,她一下子联想到了孔宣的身上。

孔宣看着邓婵玉,“猜到了?”

邓婵玉脸上露出了一丝失落“师傅,为什么?”

邓婵玉不解,孔宣明明是朝歌军中总兵副将,为何要帮助那阐教之人,对付那马元。

孔宣看着俏脸之上带着一丝落寞的邓婵玉,轻叹一声“为师自有为师的准则,以后你会明白的,此物你且收好,危机之时祭出。”

孔宣取出一根五彩羽毛,交给了邓婵玉。

“师傅,你要走?”邓婵玉再抬起头之时,那绝美的俏颜之上,已然是泪痕点点。

“嗯,师傅想要离开一段时间,心中有些疑惑,想要弄清楚。”孔宣笑了笑,“禅玉,等封神量劫结束,师傅带你去拜见师祖。”

邓婵玉也顾不上哭了,自己还有师祖,不过转念就被自己这蠢念头弄笑了,师傅既然是仙人,那肯定也有师尊啊。

“师傅,我,我不想你离开。”邓婵玉擦了一把眼泪,小声挽留。

“还有再见之时的,封神量劫未结束,此战你父亲暂时无忧,阐截二教未分出个胜负之前,他还是安全的,但是一旦这种平衡被打破,就不好说了。”

邓婵玉沉默了片刻“师傅,我将这根羽毛留给父亲行不行?”

孔宣摇摇头,他不是仙人,用不了此物。

“好了,勿要再多想,为师走了。”孔宣说完,直接身形消失在了营帐之内,独留下邓婵玉,又是泪眼簌簌的小可怜模样。

——————————————————

虚空之上,孔宣身形一闪,站定不动,看向了不远处一团云朵之中隐藏的身形,他其实早就在踏入这朝歌阵营之时,便是感觉到有人隐藏在虚空偷窥,没想到还真的是这位。

那云朵之中之人,也是感受到了孔宣的目光,笑着从云层之中走出“孔宣,真没想到,是你隐藏在这朝歌军中,你师傅是要支持通天了?”

来人一脸和善,身形有些微胖的道人。

“孔宣见过菩提祖师,师尊他支持谁,孔宣不知,此番只不过是因为不忍那马元吞噬凡人,才出手的。”

“嗯,你不出手,我便出手相助阐教了,这西岐城若是遭受火毒之灾,我佛教倒是可以普度一般,撒播仁慈佛光救苦救难。”

这菩提老祖倒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

“呵,告辞。“孔宣倒是不愿意与这菩提老祖多聊,这位圣人分身那是出了名的不要脸皮,这封神量劫,也不知道他到底想些什么。

孔宣身形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独留菩提老祖于云层之上感叹“可惜了,当初若是这孔宣入我佛门该有多好,此子天赋绝伦,凭借一己之力,便可斩却三尸,成就准圣之位,当初紫霄宫听道者之后,他还是第一位,各教二代弟子之中,也当属第一人,燃灯师弟这是捡了个宝啊。”

————————————————-

灵鹫宫。

孔宣身形连闪,已然从西岐之地,返回到了灵鹫宫内。

他此番回来,自然是要求见燃灯,想要解开自己心中疑惑。

“师兄。”大殿之中,两人正在盘膝清修神游,而且身躯之外,皆有一道斩尸的痕迹。

“敖丙,石矶,你二人终于斩尸成功。”孔宣也是一脸喜色,敖丙与石矶踏入大罗金仙巅峰多年,如今也是成功斩却了一尸,踏入准圣。

“此番要多谢师尊和女娲娘娘,他们轮番给我们讲道,这才能够斩了一尸,玉羲已然闭了关,下次出关之时,应该便是她斩尸之时了。”

敖丙、石矶也是欣喜,这份喜悦能够与同门师兄分享,自然是最好不过。

“师尊可在府中?”孔宣笑着问道。

“师尊在娲皇天陪女娲娘娘呢,师兄若是想找师尊,可去娲皇天。”

石矶浅笑,显然是想起了与孔宣有些莫名关系的某位娲皇天弟子。

“好,那便等一等吧,龟灵师姐可在,金鹏呢?”

“都在清修呢,师兄回来,我们可以好好聚上一聚。”敖丙笑道。

“去五庄观将黑槐也喊来,这样热闹。”

————————————————-

人间界阐截二教斗的你死我活,这边灵鹫宫、五庄观竟然要搞聚会。

敖丙亲自去了一趟五庄观,镇元子清修多年,早就不再过问红尘之事,如今他早就踏入准圣巅峰,名副其实的地仙之祖,既然成圣无望,那就潜心修行便是,这些年,早就避世不出了,五庄观的一切,皆是黑槐在打理。

清风明月两个童子终于不负众望,从人仙提升到了金仙,也是难为他们两人了。

灵鹫宫,百花园。

此刻,欢声笑语,一众二代,三代弟子相聚一堂。

大师姐龟灵也已出关,此刻,那仙府奇珍,奇花灵果,早就摆满了石桌。

如今,燃灯二代弟子,龟灵、孔宣、金鹏、敖丙、石矶,赫然全部是准圣,玉羲已然闭关修行,未曾出关,等她出关之时,当可参悟斩尸之法,再添准圣一位,而剩下的敖灵也已经是大罗金仙,

而三代弟子实力也是不俗,清一色的太乙金仙。

“师弟,你不是在人间吗?此番怎么回来了?”龟灵略有不解,孔宣在人间修行,为何会突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