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最快龙套,大罗出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魔从血魂幡的阴影之中遁出,打了姜子牙一个措手不及,而那九龙岛四圣之中的另外三位,也是一并出现。
  而随后而出的杨森,坐骑赫然是一只獕猊,獠牙外露,直接对着那乌骓马便是拍去, 一巴掌而已,乌骓当场毙命。
  “哈哈哈哈,姜子牙,今日我等四人便送你一程”一只花斑豹子从虚空腾云驾雾而出,直接扑向西岐军中,无数战马惊慌失措, 悲鸣嘶声,但是被这花斑豹, 不断的厮杀,人倒是没有死伤多少,但是这青骢战马死伤无数,对于西岐,真的是极大的损耗。
  姜子牙身躯之外,那定仙盘化作一道金光,笼罩在他周身,将他护在其中,原本一脸恐惧的姜子牙,变脸速度倒是快到极致,一看到秦臻师兄的法宝已然护住他,便是知晓,这位秦臻师兄已然到场,肯定隐藏在虚空看着,怕是想要将这截教门人一网打尽。
  “好啊,竟然还有一件防御灵宝, 待杀了你,这宝物便是属于我们的了”
  那李兴霸骑着一只黑色的狰狞,此兽凶恶无比,头颅之上带着一根根铁刺,尤其是那尾巴,仿佛是一根密集的狼牙棒,通体黑色鳞片,双眸猩红,舌头之上,滴着馋涎,显然是想要吃人。
  “你们为何要趟这浑水,四位也不是截教门人啊?”姜子牙对于截教外门弟子也是知晓一些的,但是眼前四人,两个金仙巅峰,两個太乙金仙初期,这实力放在外门之中,不算高也不算太低。但是姜子牙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嘿,我四人不是截教门人又如何?我们是闻仲请来助拳的,说起来,我们与你姜子牙也是无冤无仇,只需你答应我们三个条件,这西岐大军或许还能够保住。”
  姜子牙神色不变,心里却是冷笑, 你们这是离死期不远,还敢与我谈条件,不过他嘴上却是答道
  “道友请讲”
  “第一件事,这西岐乃是大商的附庸之地,怎可自立为国,既然如此,那武王小儿,要亲自到朝歌去谢罪,西岐还是西岐城;第二件事,我大商大军征伐西岐,怎能空手而回,准备黄金百万,开了宝库,让我军将士挑选中意之物,放心,自然不会伤及西岐城中百姓的,这第三件事,黄飞虎此贼,叛国之罪难赦,必须交由大军带回朝歌,听候发落,其余黄家一众,全部斩首示众。”
  王魔高高在上,三件事一出口,黄飞虎已经是脸色阴沉,若不是此刻被这突然出现的所谓九龙岛四圣所压制,早就破口大骂了。
  而姜子牙听完了这王魔的三件事情,笑了出声。
  “姜尚,你莫非是失心疯了不成,你若是不答应,我四人不杀你西岐将士,但是你这西岐数万马匹,全部要被我四人的坐骑给吃光,哈哈哈哈”
  高有乾一看到姜子牙笑出声来,顿时大怒,直接催动自己的花斑豹,让它如同鬼魅一般,疯狂的屠杀西岐军将的战马。
  “吼”那狴犴一声咆哮,声音如龙威虎啸之声,战马悲鸣,跪倒在地,黄飞虎那五色神牛也是先天异种,只不过此刻面对四个身负龙族血脉的异兽,也是不敢动弹。
  “我笑你们无知,大言不惭”姜子牙看向九龙岛四圣,眼神之中充满了杀机。
  “好你个姜子牙,给你一次偷生的机会,你自己把握不住,那就别怪我们下手狠辣了,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王魔暴怒,这姜子牙不知死活,自己给了他活路,他自己却是彻底堵死。
  “大哥,与他啰嗦什么,去死”
  杨森一脸狰狞,祭出自己的法宝开天珠,一旁的李兴霸则是念念有词,一道漆黑的珠子,同时打出,这珠子看似漆黑,实则期内阴阳分明,赫然是凝结了阴阳之力,化作浑元一体的混元珠。
  这九龙岛四圣,法力境界不高,但是四人拥有三件先天灵宝,这等机缘已经是足够强悍了,要知道,许多大罗金仙,也不过就一件先天灵宝傍身,就好比那黄龙真人,大罗金仙巅峰的法力,两手空空,甚至是一件先天灵宝都没有,最后用的灵宝,还是元始天尊看他实在可怜,拿他当初被通天教主斩断的小半截身躯,帮他炼制了一条黄龙鞭。
  虚空之中,王魔、杨森,高有乾以及李兴霸,四人凌空而立,齐齐将法宝砸向了那姜子牙身躯之外的定仙盘。
  “破你法宝之后,便是你的死期”王魔挥舞水火宝剑,就想将这姜子牙斩成两截。
  三件先天灵宝,开天珠,匹敌珠,混元珠,同时对着下方的姜子牙砸下,这一下子让姜子牙慌了神。
  “师兄救我。”姜子牙再也顾及不到其他,直接大声喊道。
  与此同时,虚空之中,一道金光照耀,却是只见一个手持长戟的男子,一道流光落下,头顶之上,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那大罗金仙的法力波动,显现在了众人面前。
  “大罗金仙”九龙岛四圣同时惊呼,这闻仲害我啊,怎么会这样,说了最高不过太乙金仙,他们才愿意出山,前来相助,这竟然冒出了大罗金仙,这不是要他们的命吗?
  “走,速速退走”王魔一声怒喝,将依旧在西岐大军之中肆虐的狴犴给召回,那高有乾的速度最快,因为他的花斑豹,遁术无双,竟然是第一个带着高有乾逃走的。
  这时候,一声鹿鸣之声,却是见到虚空之上,一只神骏夺目的灵兽出现,这只灵兽麒麟头颅,甩着龙尾,足踏祥云万丈,法力波动甚至超过了一些大罗金仙。
  只见它对着那狴犴、狰狞一声咆哮,顿时如同威压,将这几个异兽压得是呜呜叫唤。
  王魔一看,自己的坐骑都被镇压了,一咬牙,直接催动那双剑,竟然对着姜子牙而过。
  而姜子牙刚才一脸笑意,自己两位师兄都到了,秦臻师兄手一招,那定仙盘便是落在了他手中,此番有两位大罗在身侧,自己性命无忧。
  但是下一刻,水火光芒一闪,他只觉得头皮一麻,下一刻,自己不久前才接好的头颅又冲天飞起。
  “好你个贼人,胆敢在我面前杀人”秦臻自责不已,若不是自己大意了,收回了定仙盘,怕是子牙师弟也不必遭受这被斩头颅的罪过。
  秦臻含怒出手,那定仙盘在大罗金仙手中,发挥出的威力,惊人无比,一道玄光从定仙盘之中爆发,笼罩住了那王魔,顿时将他困在其中,随后秦臻祭出定仙盘,那圆盘一转,顿时那玄光跟着一转,王魔凄厉一声惨叫,身体被这玄光给绞的粉碎,三魂七魄直接飞出,朝着那封神榜上去了。
  “大哥”杨森砸出开天珠,对着秦臻脑门便是砸来,这开天珠,乃是天地造化而出,同样是先天灵宝,杨森虽然才金仙巅峰,但是这先天灵宝,带有开天之威,岂可小觑,那秦臻也不敢直接硬抗这开天珠砸下的一击,直接身形一闪,定仙盘护住周身,玉虚门下,最纯粹的仙法,玉虚天罡神雷决,无尽雷霆被召唤落下。
  那杨森砸出开天珠,便是逃遁而走。
  李兴霸,祭出劈地珠,也是学着杨森逃走,却是被邓华一击长枪,穿心而过,尸身坠落在大地之上,砸出一片尘土。
  邓华单手一招,那劈地珠入手,秦臻也是手一招,那开天珠也是入了手中。
  “多谢两位师兄相救”
  姜子牙三魂七魄漂浮在半空之中,此番没有那符箓贴在身躯之上,他还不不知道这头颅要如何接好,唯有等回西岐,请广成子他们相助了。
  “无妨,我二人皆为阐教弟子,些许小事罢了”
  邓华摆摆手,不过杀几个小小太乙金仙以及金仙罢了,算不得什么。
  “师兄,那还逃走了两个。”姜子牙的魂魄,漂浮于半空之中,看着那地上李元霸的尸身,急忙说道。
  “呵,逃不掉的,已经有人在那边等候”
  邓华与秦臻相视一眼,直接化作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
  另外一处,西海海面,高有乾骑着花斑豹,一边逃遁,一边骂道“这闻仲害我兄弟啊,阐教阴险,派出大罗金仙,此事截教也绝不会罢休的,为今之计,唯有逃走,逃的越远越好。”
  而就在他骑着花斑豹疾驰而逃之时,那前方飘来了一阵歌声。
  “野水清风扶柳,池中水面飘花,借问安居何处,白云深处为家”
  他勒住了花斑豹,驻足看去,下一刻,心中咯噔,一股死寂之感充斥在了高有乾心里。
  “文殊广法天尊”高有乾看向来者,这正是阐教十二大罗金仙之一的文殊广法天尊,大罗金仙巅峰的强者。
  “你倒是速度不慢,差点就让你给逃走了”文殊道人看着高有乾,露出一丝笑意。
  高有乾叹息一声“你阐教竟然已经无耻到这份境地了,十二大罗金仙,做这种坐收渔翁之利的事情,大罗金仙截杀区区一个金仙,你们也是真的不怕洪荒知晓你阐教的无耻嘴脸。”
  文殊道人轻笑一声“若是连封神量劫都无法度过,还要什么脸面,这封神量劫之中,你们一只脚踏进来,身死道消是最差的,次一点的,三魂七魄上那封神榜,以后受天庭辖制,算起来就是修行神道了,你修仙也没有太大的出路,老实上榜,改修神道,倒是不错。”
  高有乾大笑,这文殊道人脸皮厚,心更是狠辣,空长了这样一副俊郎无双的皮囊,“来啊,杀我啊”
  高有乾祭出混元珠,毫不犹豫对着文殊广法天尊便是砸去。
  文殊摇摇头,一根指头抬起,轻轻往下一压,天地色变,无尽风雷弥漫,下一刻,一道雷光消散,那高有乾的肉身已经消失不见,三魂七魄飞舞在虚空之中,朝着封神榜而去。
  文殊摇摇头“即便是大罗金仙,也有不要脸皮的时候,谁让我们身处量劫之中呢。”
  说完,文殊道人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而另外一边,那逃走的杨森也是遇到了自己的送葬之人。
  “普贤道人”杨森看着眼前的男子,心中已然决了活了意志。
  到底是一脉相承的师兄弟,普贤也是作歌而来,赏赐了杨森一击玉虚罡雷,送了杨森一程,那杨森三魂七魄飞入封神榜上。
  这下好了,九龙岛四圣受了闻仲所托,前来助阵,结果四人魂上封神榜,以后这凌霄殿四将算是齐活了。
  ------------
  朝歌军退后百里之外,损失惨重。
  那姜子牙徒弟龙须虎,简直是双方作战之中的大杀器,磨盘大小的尖锐石块,疯狂砸出,如同蝗虫过境,死伤了无数大商兵卒,但是西岐这边,战马死伤无数,这样一来,反而是西岐这边,占了大便宜,这战马死了,那边大商军队损失惨重,无数战马不就有了。
  虚空之上,金吒,木吒,哪吒三人,从头到尾就没有动起手来,三人直接飞入一座山头之上,盘膝而坐。
  “哪一天,你们要是死在我手里,父母我会照应好的,放心便是”哪吒将五颗灵珠在手里不断抛着,看向金吒与木吒,冷冷说道。
  “嘿,三弟,你倒是实诚,不如你投靠西岐来,我们三兄弟在一起,岂不是更好?”
  木吒拎着吴钩双剑,不时对着哪吒头颅比划着。
  金吒的遁龙桩漂浮在身后,显然是真的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了。
  “哎,时间差不多了,三弟,此次放你离去,下一次,再见面,若还是敌人,别怪二哥心狠”
  哪吒抬头凝视两人“你们阐教太过阴险,脸皮真的是丢尽了,你们两个把莪拦在此地,不就是怕我留在战场,步入那九龙岛四圣的后尘”
  “嘿,倒是不傻,就算是你说的都对,但结局已经注定,那九龙岛四圣死定了,我阐教两位大罗金仙出手,他们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的。”
  金吒与木吒起身,化作两道遁光,虚空之中,留下一句话“三弟,再见之时,是敌人是兄弟,你自己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