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父子相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城门之中,吱吱呀呀的不断打开,这让黄飞虎等人大喜,果然是真的,那萧银没有骗自己等人。
  “萧将军”城门一开,黄飞虎便是看到了萧银,恭敬一礼。
  “大王无需如此多礼, 我受太公之恩,毕生难报,张凤被我灌了酒,怕是也快醒了,速速离开吧”
  “今日得将军相助,我黄门老少得以保全, 实乃再生之恩, 此情我黄飞虎记下了, 定有相报之时”
  黄飞虎也不多言,直接率领一众人马,轰隆隆的离开。
  而那后方,则是传来了喧哗之声,那张凤身披甲胄,提着亮银锤,便是急马而来。
  萧银看着左右跟随自己的亲信“今日私放黄飞虎已然是重罪,那张凤若是参你我一本,怕是十死无生,所以为今之计,只有取而代之,待会看我号令,只要杀了张凤,我便是这临潼关总兵了,到时候就算是朝歌追兵而来,我们也有推脱之辞,一切责任推给那张凤”
  哒哒哒,张凤骑马而来, 怒视萧银“好你个萧银,竟然敢私放黄飞虎,我真是用错了你。”
  话音未落,那一众弓箭手直接对着他便是一轮攒射,萧银二话不说,长戟一戳,将那慌乱抵挡箭矢的张凤扎落马下,顿时一众刀斧手上前,不由分说的乱刀砍死。
  “杀”萧银看着那张凤带来的人马,一声令下,顿时临潼关内部清洗,血流成河。
  ————————————
  却说这黄飞虎夜行八十里,远离了临潼关,心中对于萧银那是感激万分。
  “哎,萧将军真乃我黄门之恩人,当初他为我父门生,如今这般照佛吾等兄弟,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被那张凤责难”黄飞虎这时候还有心情操心萧银的安危, 可见此人也是重情义的汉子。
  “大哥放心,萧将军既然敢放吾等离开, 定然也是有了万全之策,如今潼关在即,这潼关守将,大哥莫非忘了,是你我兄弟的仇人啊”
  黄飞虎一听黄明如此说,顿时脸色阴沉了许多“此地总兵乃是陈桐,当初在我麾下为将,也是能征善战,但是犯了军纪,理应当斩,但也是你们联合起来,要给他请命,让他可以免于一死,这倒是好,这陈桐不思恩情,反而是到处诋毁我,这种小人,当初就该一刀枭首”
  这下子好了,黄飞虎这一耙子算是将在场的所有结拜兄弟,亲兄弟给打的没有了心气,当初这陈桐犯事,也是他们力保,如今这陈桐坐镇一关,也算是封疆大吏,但是对于黄家可没有感恩戴德,那是恨不得脏水泼的越多越好。
  ————————————
  朝歌,太师府邸。
  “黄飞虎逃离朝歌,闻仲你速速带人前去,此人已然反商,不可再留,你火灵师姐杀了他亲眷,所以也不要想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不能为我截教所用之人,当杀则杀,他们是逃亡西岐之地,所以必走五关之处,如今余元师徒二人,皆是在汜水关,但是你要想到一点,阐教若是相助,怕是余元师徒也难以阻拦,十二金仙此次出手,当不会再次出手,若不然,我四人也不是泥捏的,所以最大可能性是三代弟子出面,你余元师兄可以碾压任何阐教三代弟子,但是最好在汜水关之前,将那黄飞虎斩了,毕竟余元一旦暴露,余华这颗暗子也会暴露的”
  “弟子领命,师伯放心,这其中利害关系,闻仲自然是清楚的,这便亲自率领兵马,前去截杀黄飞虎”闻仲领命之后,连夜调兵遣将,直接点齐了两万人马,开拨出了城门,只往五关而去。
  却说这潼关之前,黄飞虎一行人已然到了城下,而守将者正是他们叨念了许久的飞虎旧将陈桐。
  “桀桀,武成王,陈某在此等候多时了。”陈桐脸上有道眉骨之处的刀疤,看上去有些狰狞,此人身形魁梧,手提长枪,看着黄飞虎一众,那是眼神戏谑。
  “陈桐,念在昔日清风之上,让吾等出关如何?”黄飞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好啊,毕竟陈某当初也是感念武成王不杀之恩,让我戴罪立功,若不然,我怎么能够做到这潼关总兵呢,这份恩情自然要报,不过陈某也是食君俸禄,身为我大商一关总兵,岂能私自放走叛逆之贼,总要对朝廷有所交代,我看不如这样如何,武成王若是愿意自枭首级,其余众人,我便做了主,放了出关,如何?”
  “大胆陈桐,当年不尊军纪,若不是吾等力保,你此刻早就是孤魂野鬼,你不思报恩,以前说大哥不是,也就罢了,今日吾等遭难,那昏君乱杀无辜,飞彪已死,大嫂也是奄奄一息,你若是还有一丝人性,便开了城门,放吾等出关,以前之事,吾等既往不咎。”黄飞豹一提长枪,指着那城上陈桐,大声喝骂。
  “哈哈哈哈,黄飞彪死了?死得好,凡是叛逆之贼,都得死,今日你们碰到了我,算你们命不好,一个都别想出关,来人,点兵,本将要亲自擒拿黄飞虎这逆贼,送入朝歌。”
  哗啦啦,那一众披甲的兵卒打开了城门,陈桐领兵而来,黄飞虎也是一驱五彩神牛,笃笃笃的往前冲去。
  “陈桐,你当初不过我座下一小将,也敢与我对阵?”黄飞虎是真的看不起这陈桐,当初他手下一众将军,这陈桐都不怎么排得上号,就连黄明、周纪等人,武力也比他强。
  “桀桀,黄飞虎,今非昔比这个词,难道你不知道?”
  两人斗了数个回合,枪戟绞杀,两人缠斗,一众武将皆是在远处观战,只见那陈桐不过是三板斧,被黄飞虎一枪挑飞,差点摔下马背。
  “待我取你狗命。”黄飞虎乘胜追击,一枪对着那逃走的陈桐脑后便是扎了过去。
  那陈桐在马背上一转,脸上带着一丝阴毒笑意“桀桀”
  手中出现了一道道火红色的飞镖,刷,一镖而出,遍地升烟,黄飞虎一看烟气弥漫,立刻往回遁走,哪里知晓,这镖不是凡物,乃是道人所赐,名曰火龙镖,百发百中,直取人心。
  黄飞虎只觉得一道寒光闪过,下一刻,那火龙镖直接打在了他胸口,扎入心脏,噗通一声,他便是一声惨叫,摔下了神牛。
  远处观战的黄飞豹以及周明一看,这还得了“休得伤我大哥”两人一拍坐骑,急忙冲出。
  黄飞豹将黄飞虎拽回阵营之时,发现黄飞虎已然咽气,而另外一边在,周明力战陈桐,哪里知道陈桐的火龙镖厉害,这一镖再打,直接将周明也给打了个穿脖而过,死的不能再死。
  “哈哈哈哈,今日杀了黄飞虎,周明,算是出了一口恶气,速速回城,关闭城门,朝歌定有大军追来,吾等坐等好戏便是。”
  陈桐是爽了,杀了黄飞虎,泄了心头无名火,而另外一边,黄飞豹等人群龙无首,一个个的脸色焦虑,这逃离了朝歌,哪里知晓,处处危机,如今主将黄飞虎都死了,这到底该何去何从。
  于此同时。
  青峰山,紫阳洞。
  黄天化正在闭目修行,但是却是眉心一痛,急忙收敛心神。
  一旁同样在修行的杨任都被他惊醒了“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同门之下,即便是这杨任年岁再大,那也得称呼黄天化一声师兄。
  黄天化脸色难看,急急忙忙的离开大殿,跑去找清虚道德真君。
  “师傅,弟子求见。”
  清虚道德真君被截教一众大能收拾了一番,虽然说脸面也不能全部丢尽了,但是至少也比黄龙真人与灵宝大法师强了些。
  此刻正在洞府之中清修,听到了弟子的声音,也是点点头“进来吧。”
  黄天化急忙进去,“师傅,弟子心神之前一瞬间不宁,眉心刺痛,仿佛有事发生,还请师傅帮着推演一番,是不是我父亲那边出了什么大事。”
  清虚道德真君一听,立刻点点头,双手掐算,片刻之后,一声长叹“唉,也是怪为师,因为之前与截教亲传弟子斗法,却是立刻返回道场清修,忘记了你的事情,你父亲被人打死,不过不要紧,你且将为师的花篮取来,这里是三颗仙丹,凡人身死,便可救活。
  “多谢师尊,不知我父亲如今已然到了何处,弟子这就下山去寻。”
  “你父亲如今在潼关之外,你速速下山吧。”
  “师傅,弟子也愿前往相助。”那杨任也是跟随而来,黄飞虎与他是世交,此刻也想尽一份力。
  “也好,你与天化一起下山,潼关过后,暗中相助,切记小心截教三代弟子前来阻挠。”
  “弟子这便下山。”黄天化急吼吼的,直接拉着杨任便要离开。
  “你这般着急作甚。”清虚道德真君厉声喝了一句“天化,你这冲动的性子得要磨练一番,免得闯出祸事,这是为师的莫邪宝剑,你且收着,有此宝在,当可替你父亲诛杀那修道之人,杨任,这七禽五火扇,你且收着,此物可焚天煮海,威力极大,施展之时,一定要小心。”
  两人接了宝物,这才直接遁离山峰,下山去寻黄飞虎去了。
  到底是金仙修为,黄天化直接化作遁光,带着杨任,两人眨眼之间,便是下了人间,土遁之术一走,须臾功夫,便是到了潼关之外。
  此刻,方是五更天,那潼关之外,安营扎寨的黄飞虎大营之处,影影卓卓,显然没有人休息,也难怪,主将黄飞虎一死,这哪里还有心情休息,一众将领皆是在商量,到底该如何是好。
  而黄天化与杨任突兀的出现在了大营之中。
  蹭蹭,一道道拔刀之声,也难怪,这大营之中,突兀的出现两道身影,任是谁都会胆战心惊,尤其是那杨任,眼窝子里长出了一双手,那双手掌心之间,长出了两颗眼珠子,这等骇人的模样,可是吓坏了这些久经沙场的将领们。
  “来者何人?”
  黄飞豹一声怒喝,便要令左右上前,刀已然出鞘,当杀则杀。
  黄天化却是不管那黄飞豹,而是目光凝聚在了躺在大营之中的黄飞虎的尸身之上,一脸悲痛之色“孩儿来迟了,让爹爹受苦了。”
  一旁的杨任却是轻叹一声“飞豹,难道连我你也不认识了?”
  杨任作为上大夫,在朝中也是一方大员,他与黄家交情颇深,这黄飞豹自然是认识杨任的。
  黄飞豹仔细看着那杨任,突然大叫一声“这,这怎么会如此吓人,你是杨任???”
  “不错,是我啊,飞豹。”杨任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那双眼睛滴溜溜的扫视着营帐之中的诸位“黄明,龙环,你们这一副见鬼的模样,看来如今老夫这尊荣是让人看了害怕。”
  黄飞豹却是刚想说话,便是看到那另外一人取出了一道风玉花篮,其内拿出了一颗仙丹,“麻烦叔叔去取些山泉水来。”
  黄飞豹目瞪口呆,“我?”
  杨任在一旁笑着说道”自然是你,难不成还是我,快些去吧,迟了,飞虎、周纪可是救不回来了。“
  黄飞豹一听,立刻飞奔出了营帐,不多时,一壶山泉水,被喘着粗气的黄飞豹取了回来。
  “多谢叔叔。”
  黄天化将那仙丹融入山泉水内,然后掰开黄飞虎的嘴,灌了进去。
  “麻烦叔叔将此丹融入水中,救下这位将军。”
  黄飞豹不疑有他,杨任都来了,看来眼前这位少年道人,应该是来救他们的。
  而这时候,黄飞虎浑身七窍不断泛着金光,下一刻,仿佛是无尽的仙气灌入身躯之中,那原本心脏之处的伤痕消失无踪,只听见那黄飞虎大喊一声“痛煞我也。”
  便是睁开了双目,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在自己梦中相见的长子黄天化。
  “我儿,为父是不是在做梦,儿啊,为父好想你。”黄飞虎还以为是死后魂游天地,看到了黄天化,以为这一切都是虚幻的。
  一旁的黄飞豹则是瞪大眼睛,拉扯着杨任“这是当年被一道人拐走的天化侄儿?”
  杨任抚须长笑”不错,正是黄天化,如今他是阐教圣人门下清虚道德真君的大弟子,乃是仙人之身,我当初被纣王所伤,瞎了双眼,更是跌落摘星楼而死,也幸得清虚道德真君相救,施展回天之术,让我得以复生,还传我道法,如今我也是拜在了他门下求道修仙,天化还是我师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