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算计邑考,子牙下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爱妃,今日如此兴致,为何不拂曲一首?”纣王看着身旁的黄贵妃,满脸宠溺之色,实则内心却是已然有了打算,这黄贵妃是武成王之妹,若是能够将她除去, 武成王必反,就算是闻仲也拦不住,再算计一下这伯邑考岂不是更好?

  黄贵妃琴棋书画皆是精通,听到纣王如此说,也不好扫了大王雅兴,而这时候, 那跟随伯邑考进殿赴宴的西岐上大夫散宜生只觉得眉心一涨,一个念头充斥在脑海之中, 却是直接站了出来。

  “启禀大王, 我家殿下精通音律,鼓琴更精,不若与贵妃娘娘合奏一曲如何?”

  这已然是非常大逆不道之言了,伯邑考也是一脸涨红的看着散宜生,自家上大夫这是在做什么?

  虚空之上,一道身影飘然而过,正是那广成子。

  他刚才暗中施法,让那散宜生出来,迷魂一样的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

  如今眼看功成,便要退走,却是没有发现,两道身影从虚空悄然出现。

  “云霄师妹,无当师妹。”广成子老脸皮厚,丝毫没有被发现之后的尴尬,而是面露微笑, 看着两人。

  “广成子,你真是没脸没皮,算计区区一个人族, 看来你阐教是铁了心要扶持西岐叛乱。”

  “呵,师妹此言差矣,这大商气运已然衰败,你我这等境界,难道还看不出来?四百诸侯反叛,可不仅仅只是死了一个东伯侯,一个南伯侯的原因,那是因为大商年年纳贡,各路小诸侯已然承受不住,而且一些诸侯国,皆是兵荒马乱,西岐帝星已出,截教若是有本事,我们便到时候便一争高下。”

  “说的如此冠冕堂皇,阐教十二金仙之首原来也是这般标榜自己,所谓阐明天道,我看是为了一己私欲, 连凡人都不放过,你算计着伯邑考,这是要让西岐反叛,大商如今好不容易有恢复生机的迹象,你却是如此做,那便不要怪我二人手下无情。”

  云霄一声娇喝,手中混元金斗直接祭出,无当圣母同样是祭出了一条赶山鞭,这是他的本命法宝,上有山川日月,花鸟鱼虫,可调用山川河泽之力,更可怕的是,云霄混元金斗一转,虚空之中,直接出现了一道九曲长阵,漫天黄沙飞舞,直接将她以及广成子还有那无当圣母给笼罩其中。

  广成子原本还有三分不屑,他乃是准圣中期,身有两道斩尸,岂会怕了这两个准圣初期的师妹》?

  但是眼下,他直接被这混元金斗所化的长阵笼罩其中,迷雾一般,无法探查外界,而两女已然疯狂的对着他出手,那准圣境界的法力波动,在这虚空不断碰撞。

  他也不怂这两人,有虚无盒与无字天书在身,这截教之中,除了多宝,他谁也不惧。

  而朝歌的凡人却是发现虚空被遮天蔽日的黄沙笼罩,虚空不见一片云彩,阴沉无比。

  摘星楼之中,纣王目光一凝,看向了虚空,露出了一丝微笑“如今我法力境界还不足以恢复巅峰,但是神识还是足够探查得到的,没想到那广成子、云霄、无当,皆是准圣,广成子都已经是准圣中期。”

  声声丝竹之声悦耳动听,这伯邑考不愧是精通音律,只闻这音韵悠扬,让一众朝臣如痴如醉,宛若身在瑶池仙阙。

  “爱妃,你这付琴之道与伯邑考相比,却是差了许多啊,不若让他教教你,免得他回归西岐之后,本王想要再临听仙音,却是再也听不到了。”

  黄贵妃还真的以为纣王是如此思考,她心道,不过是教授音律罢了,而且是大王亲口提出,当是无碍,而且大王如今勤修政务,也已经神智恢复了清醒,不再被那狐狸精迷惑,姜皇后不在之后,皇后之位还空着,皇后生前与她情若姐妹,她也不会去争这皇后之位,但是眼下已然有后位空着,若不争取一下,那也说不过去呀。

  “好,那就请伯邑考传授本宫音律之道,想来半月时间,当有精进。”黄贵妃含笑点头应下,她倒是对这存红齿白的伯邑考没有什么特别的念想。

  “哈哈哈哈,妙,甚是妙啊,以后就在这摘星楼吧,伯邑考,你可要好生传授黄贵妃音律琴道,到时候若是教得好,本王自会赦免你父姬昌之罪,让你们得以团聚。”

  伯邑考欣喜至极,也不怪散宜生出言之事,当着文武重臣的面便是答应了下来。

  而这时候,虚空之上,一道惊雷之声。

  咔嚓。

  摘星楼一众大臣皆是吓了一跳,而这时候内侍官立刻来报“启禀大王,是天狗遮日,如今被惊雷而劈开了,这是大吉征兆啊。”

  这些内侍官,一个个的溜须拍马的本事也是一流,虚空之中,那云霄,广成子以及无当圣母三人激战,被他们这一形容,倒是成了祥瑞之兆。

  “哈哈,是啊,有如此吉兆,还有西岐上贡,看来我大商国运自当越发昌荣。“纣王哈哈大笑,心里却是明镜一样,他神识观察着虚空之中的一举一动。

  那惊雷之声,却是无当圣母取出了一物。

  “紫电锤,通天师叔竟然将此物都赐予了你?”广成子披头散发,刚才身躯之外,无字天书所化的混元罩,被这紫电锤一击轰碎,身躯之外若不是扫霞衣挡下,而这一道上清雷,怕是直接将他整个人给劈残。“

  “哼,元始师伯不一样是将虚无盒以及无字天书赐给了你?”

  无当圣母手中一道紫色长锤,通体弥漫雷霆之力,此物乃是通天教主除了青萍剑之外,最喜欢的一件先天灵宝,这一次封神之劫,都拿出来交给无当圣母使用,不仅仅是他,穿心锁如今在金灵手中,云霄与多宝道人,皆有先天灵宝赐下,为的就是能够力压阐教。

  “哼,今日不与你二人缠斗,有本事,你们保下大商江山。”

  广成子身形一闪,狼狈而去。

  云霄收了混元金斗,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凝重“师姐,这广成子已经如此不要脸了,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西岐如今是阐教众人的大本营,我们若是前往西岐,怕是也讨不了好处,算了,只要这纣王不再迷糊,闻仲在朝中坐镇,西岐翻不了天的,走,回太师府,嘱咐闻仲一下,让他留意一番伯邑考,小心在这朝歌之中,闹出什么事情来。”

  两人说完,化作一道流光也是消失不见。

  却说这广成子越想越气,截教门人众多,准圣也比他们多出了两位,无当与云霄虽然才准圣初期,但是皆是手握重宝,两人合力,竟然让他吃了个闷亏,玉鼎如今天天在玉泉山金霞洞中教授那弟子杨戬,云中子更是跑到了钟南山去,也不再出来,慈航、惧留孙等人,一个个的躲在洞府之中,就他与赤精子,太乙真人等人忙碌个不停,西岐朝歌,来回奔波,与截教诸多算计,皆是他而来,这让他劳心劳力。

  “不行,此乃阐教大事,他们皆是阐教门人,为何如此不上心费力,且待我去玉虚宫走一遭,将你们一个个的全部给我拉到西岐。”

  广成子直接遁光一闪,前往昆仑山玉虚宫中。

  自从上次女娲与燃灯前往三十三外天叫阵,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皆是离开了三十三外天,一个坐镇昆仑玉虚宫,一个坐镇东海碧游宫,显然,两位圣人皆是要将对方门人送上去封神。

  不过通天教主也知道,阐教门人弟子加起来也不足三十,就算是全送上去,也是不够三十六部正神了,所以剩下之人,只能够从散仙,人族炼气士之中补上,只要人数足够就行。

  昆仑山上。

  广成子到了大殿之中,便是看到了元始天尊竟然在大殿之内,那殿内还跪着两个弟子,正是那申公豹与姜尚。

  “弟子拜见师尊。”广成子立刻给元始天尊行礼,随后恭敬坐于一旁。

  “嗯,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有些事情,我正好一并吩咐,姜尚,公豹,你二人在我门下修道四十载,却是生来命薄,看来是仙道难成了。”

  申公豹一听,顿时瞪大眼睛,自己如今短短四十载都修行到了地仙境界,这还叫仙道难成,那姜尚凡人一个,如今还未曾得道成人仙,老师你说他还差不多。

  “既然仙道难成,那便下山去吧,公豹,你先下山,我还有几句话要与你师弟细说。”

  这一下子,彻底让申公豹破防了,他本来是满心欢喜,以为师尊要传授自己高深道法,哪里想到是一盆凉水,兜头浇下,这是要赶自己下山啊,他眼神带着一丝愤恨,都是这姜尚蠢货,自己没有修仙成道的仙姿,却是害了自己的仙缘。

  但是此刻,元始天尊已然开了口,他哪有不遵从的胆子,只好恭敬的磕头之后,匆匆下了山。

  “不行,我得等一等,元始老师到底要单独与那姜尚说什么?”申公豹也不走,就留在这昆仑山脚下。

  玉虚宫中。

  “老师,弟子乃是真心修道,苦熬岁月,还望老师大发慈悲,指点迷津,弟子愿意在山上苦修,不贪恋红尘富贵,还望老师恩准。”

  元始天尊笑着摇摇头“姜尚,你命缘如此,必定听命于天,我阐教讲究顺应天意,阐明真理,你此次下山,为师还有重任要交给你。”

  姜尚发现苦苦恳求已然是无用的,这一刻也是死了继续在昆仑山上赖着的心,听道元始天尊有任务要交给自己,心中又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

  ”请老师吩咐,弟子一定竭尽所能。“

  元始天尊很满意这姜尚的态度,点点头“如今成汤气数已尽,西岐帝星已出,你且下山,代师封神,辅佐明主,将来封侯拜相,也不枉费你在山上苦修四十年之功。”

  姜子牙懵了,怪不得在这山上,除了学习道法,他还要学一些治世之道,兵法诡道,皆是为了以后做打算的?

  “弟子还有一事相询,若是弟子封神事毕,可有重回山门修行之时?”

  元始天尊点点头“自有上山之日。”

  姜子牙也不再多问,收拾收拾自己的包裹,直接下了昆仑山,却是在山脚之下,看到了一直在此等待的申公豹。

  “师弟,老师与你说了些什么?”申公豹急吼吼的跑过来问道。

  “唉,老师让我下山,到西岐之地,辅助明君,说我将来封侯拜相。”姜子牙并未隐瞒申公豹。

  申公豹一听,内心是怒火连连,你个废物,封侯拜相有何用?自己要的是修成大道真果,求得金仙,甚至大罗,谁愿意在这人世间享受荣华富贵,这长生不老他不香吗?

  “师兄,不若你与我一同前去吧,你我师兄弟,也好做个伴。”姜子牙殷切的看着申公豹,他修行四十余年,虽然掌握了一些道法,看破阴阳五行,也可演算卦理,但是终究觉得,师兄弟二人作伴也好。

  “哼,吾等仙人,哪能去追求人世间的世俗之乐,老师因你不是修仙资质,却是将我也是一同撵下了山,你自己去人世间吧,我要继续寻仙问道。”

  申公豹怒喷姜子牙一脸,说的姜子牙是面红耳赤。

  说完,申公豹驾云离开,姜子牙尴尬的留在原地“这你都怪我,圣人老师岂会无的放矢,定然也算出你仙缘已绝,才撵你下山,你还来怪我,也罢,道不同不相为谋,算了算了。”

  说完,子牙便是离了昆仑,但是下了山之后,一下子发现,自己这是贸贸然的前往西岐?这可不行啊,如今是大商的天下,西岐只不过是朝国罢了,而且自己两眼一抹黑,这一头扎进这红尘之中,也是什么都不会,整日炼丹烧火,要么就是扇扇子,跳水,浇松,要么就是种种桃儿,这些在人间也无法谋生,“算了,还是先去朝歌吧,我那结义仁兄,也不知道尚在人世不。”

  姜子牙所说的这位结义兄弟,名叫宋异人,此人在朝歌南门三十多里之地的宋家庄,也是一名身价不菲的员外爷。

  这姜子牙一路而来,风尘仆仆,到了宋家庄一打听,结义老大哥竟然也活着,这感情好啊,立刻上门投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