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伯邑考进朝歌,阐教算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翌日早朝。

  黄飞虎立刻上报,东伯侯姜桓楚之子姜文焕已反,领兵四十余万直取幽魂关,南伯侯鄂崇禹之子鄂顺,领兵三十万,已然行至三山关,四百诸侯皆反, 天下慌慌。

  朝臣皆是惊悚,这相当于半个天下已然反商了,这还得了?

  纣王心里却是乐翻了天,但是明面上,眉头紧蹙“闻太师,东鲁, 南疆反叛,势必要进行镇压,太师你平定北海之乱, 如今又要靠你了。”

  纣王心思很明显,要把闻仲派出去镇压叛乱,这样一来,朝中无截教之首,那么还不是任由他来发挥?

  闻仲早就得截教吩咐,此次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朝歌,“朝廷内忧外患,老臣义不容辞,不过此次老臣却不会亲自前往东鲁与南僵征伐,还请大王另派统帅领兵前往征伐。老臣坐镇朝歌,调度一切便好”

  闻仲铁了心不去,纣王一时间还真的拿他没办法,“也罢,太师既然要坐镇朝歌,那么武成王,北伯侯崇侯虎, 你二人各率领一路兵马,分至东鲁与南僵, 替本王平乱。”

  黄飞虎领旨,而崇侯虎却是心中打了个突突,自己哪里是那鄂顺、姜文焕的对手,他想到了自己的胞弟,立刻进言“大王,我想与胞弟崇黑虎一同前往平乱,我那胞弟能征善战,当可为先锋。”

  “准了。”

  今日这朝殿,纣王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闻仲说什么,他便是应下什么,之前要造鹿台,耗费了大量的金钱与人力,闻仲说搁置,那便搁置了,而且闻仲不愿领兵平叛,纣王也答应了, 这让闻仲十分满意, 看来知晓了那苏妲己的真面目之后,大王终于是清醒了过来,一众朝臣也是大喜,只要大王清醒过来,朝中有闻太师,再将东鲁与南僵叛乱平复,大商又将恢复勃勃生机。

  ————————————-

  却说这西伯侯姬昌,被押送至了羑里,他知道自己这牢狱之灾,绝对是免不了的,而且如今局势好像出现了变化,那闻仲回朝,一下子便是揭开了苏妲己的真面目,纣王若是恢复清醒,这对于西岐大业,是致命的打击啊。

  “看来这闻仲不除,怕是我西岐永无掀翻大商之机啊。”

  姬昌再次给自己卜了一卦,自己无生命危险,但是卦象显示,却是很奇特,仿佛是有贵人相助,可逃离此地。

  西岐。

  广成子、赤精子、太乙真人皆是在这里。

  “师兄,那姬昌已然被羁押在羑里,如今南僵与东鲁之地已然开始叛乱,这是西岐起军的大好时机啊。”太乙真人激动的说道。

  “难,师弟,起军也要有个名义,那东鲁与南僵,皆是因为东伯侯与南伯侯之死而起军,这姬昌不过是羁押,乃是他冲撞忤逆之罪的惩罚,若是平白起军,不说西岐城中百姓如何看待,就是姬昌那伪善之人,怕是也不会做出这等不要面皮的事情,他一向以仁善之名,博得了所有人的好感,若是此刻西岐起军,怕是不得民心。”

  广成子有些遗憾,若是那纣王当时一刀将姬昌给砍了,如今西岐已然出兵,加上东鲁、南僵的叛乱,大商必定亡国。

  “我有一计。”广成子缓缓开口,他将此计谋,说给了二人听,赤精子脸上不露声色,而太乙真人则是点点头,“此计可行。”

  广成子点点头,看向赤精子“师弟,你我二人走一趟朝歌,双管齐下,当可万无一失。”

  赤精子无奈“一切依师兄的意思。”

  他没想到,广成子的计谋,如此狠辣,乃是栽赃陷害,甚至要舍弃姬昌。

  广成子见了这西岐大夫散宜生,与他一番密语,散宜生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最终却是定下心神“小人明白了,这便去办。”

  却说这散宜生求见了姬昌长子伯邑考,“殿下,可怜伯侯被囚禁在羑里,吾等心中思念,他年事已高,在那里又没有人照顾,是我们这些做下臣的没有尽到职责啊,当初就不该让伯侯前往朝歌,如今落到了被囚的下场。”

  这伯邑考乃是仁义心慈,至善至孝的人,听到散宜生如此说,这真的是忍不住,也是泪流满面,“大夫放心,伯邑考愿前往朝歌,代父赎罪,求大王开恩,放父王回西岐。”

  他直接前往宫内,求见了太姬,而太姬则是问他“你父被囚羑里,你这一去,何人掌管朝事?”

  “姬发文治武功皆是上选,可由吾弟姬发来代掌。孩儿以进贡为名,进朝歌面君,请大王赦免父王之罪”

  十里长亭。

  姬发带着其余九十八位弟兄,在此恭送伯邑考与散宜生等人前往朝歌。

  “姬发,切记,不可改西岐规矩,兄长我长则三五月,便可归来。”

  除了姬发是他亲兄弟之外,其余一众弟兄,皆是姬昌收的义子,此番也来恭送,众人喝了辞别酒,伯邑考便是与散宜生以及一众仆人,率领车队出发。

  看到远去的身影,姬昌嘴角含笑,转身回头。

  ——————————-

  汜水关。

  乃是西岐进入大商朝歌必经的第一关,守将乃是总兵韩荣。这韩荣并不怎么出名,但是这韩荣的副将,却是非常有名,乃是截教四代弟子余化,他的师尊正是金灵圣母的弟子一气仙余元。

  此刻这伯邑考与散宜生车队经过汜水关,韩荣一番查验,发现那旗子上面是西伯侯旗号,而且还有进贡的旗幡插着,也就开了城门,让他们进关。

  而余化作为余元的弟子,自然得了师尊吩咐,当初截教安排他在这汜水关做一个副将,其目的就是监视西岐的动静,如今这伯邑考进朝歌朝贡,这等事情,岂能不告诉远在朝歌之中的师尊以及诸位师祖们,夜间他直接化作血云,消失在了汜水关,他如今也是太乙金仙巅峰修为,隐藏了实力心甘情愿的窝在这汜水关,就是截教的前哨,这伯邑考车队速度很慢,至少要过五关,之后度过黄河至孟津,最后进入朝歌,多则十日方可到达。

  而当夜,闻仲太师府邸。

  一道血光落下,身形显化,正是那余化来了。

  “师叔”余化见到闻仲,还要给闻仲行礼,毕竟闻仲是金灵圣母的弟子,也是他师傅余元的师弟。

  “余化,你怎么来了?”闻仲神色凝重,看着余化,还以为是汜水关出现了问题。

  “此来是想来通知师叔,西岐伯邑考带着散宜生等人,以进贡之名,已然过了关,不要十日便可来到朝歌。”

  “嗯,好,你且进殿,喝上一杯再走,正不巧,你师傅与火灵师姐随两位师叔前往碧游宫去了”

  --------

  却说伯邑考与散宜生等人一路过了五关,度过黄河,到了孟津,也是顺利的很,明日便可进入朝歌了。

  而虚空之中,紧随其后的广成子与赤精子看着下方浩浩荡荡的朝贡队伍“师弟,那散宜生已然知晓此次之行的目的,只可惜这伯邑考,到底是心慈仁善,这般算计他,我也是于心不忍啊”

  广成子看着那伯邑考深得人心,但是与姬发相比,缺少了君王的果敢与决断,这种人,成不了一国之君的。

  “师兄,你难道真的要舍弃了这伯邑考?”赤精子看着广成子,只觉得广成子也是为了阐教,为了封神之劫,煞费苦心。

  “不错,所谓传长不传幼,伯邑考在西岐深得民心,而且善待子民,与那姬昌不同,姬昌天生有反骨,只不过伪装的好罢了,这伯邑考却是一心一意为民,至仁至善,所以,必须要舍弃”

  伯邑考丝毫不知,有高人算计他,他还心中想着,到了那朝歌,献上贡品,希望纣王能够开恩,饶恕姬昌冲撞之罪,到时候一起回西岐呢。

  ----------

  朝歌之中。

  这些时日,费仲尤浑,尤其低调,因为闻太师回朝,大王基本上都是听闻太师的,朝政皆是被闻太师掌控,而黄飞虎与崇侯虎,领兵前往东鲁与南疆平叛,朝中更是没有他两人立锥之地,若不是纣王护着二人,没同意闻仲要问罪二人的折子,怕是两人已经下了天牢,身首异处了。

  “这闻仲着实可恨,他这次没有逮到机会害我二人,终究是要想办法弄死我们的。”

  入夜。费仲府邸内。

  两个奸臣,正是愁眉苦脸,相互商议对策。

  而这时候,家丁来报‘大人,有一个西岐人,鬼鬼祟祟的在门府之外,想要求见大人。

  “哦?西岐之人?”费仲脸上一喜“莫非是那姬昌的下属?你将他悄悄从后门带入”

  不多时,一个身穿普通灰色袍子的男子,悄然进了费仲的府邸。

  “西岐上大夫散宜生,拜见两位大人。”这散宜生先行一步,到朝歌来打点一切,闻仲是绝对指望不上的,那人是截教门人,所以这费仲尤浑,就尤为重要了。

  “嗯,散大夫深夜前来,可是有何急事?我二人也与西伯侯相交甚笃,他被囚羑里,我们兄弟二人,也是心中甚是不忍啊”

  散宜生心里冷笑,这两个贪得无厌的东西,这是不见真金不松口啊,不过这样也好,只要能够有真金白银,就能够打动这两人。

  “我家伯侯在西岐之时,也曾说过,在朝歌之中,与两位大人关系甚好,此番也是得亏了两位大人从中斡旋,我家伯侯才得以流放羁押,未曾如同那姜桓楚与鄂崇禹一般,我西岐之人,一向是有恩必报,这是我家殿下的一点心意”

  说是一点心意,实则全部都是银票以及地契,比起当初姬昌所给二人打点之时,至少多出了数十倍。

  两人一瞬间眼睛都红了,这可是油水十足“那我二人便不客气了,散大夫请坐,来人呐,给大人上茶”

  散宜生这才坐于下首“此番来拜见两位大人,实则是有一事恳求两位大人帮忙。”

  “说吧,若是我二人能够做主的,自当尽力。”

  “我家大殿下伯邑考,此番来朝歌进贡,希望能够求大王开恩,赦了我家伯侯囚禁之罪”

  费仲与尤浑脸上凝重,如今这朝中,可不是他们二人说了算,就算是可以在纣王耳边说些好话,怕是闻仲不点头,也做不得数的,但是此番,厚礼已然收下了,那么先应下再说,到时候成与不成,也不关他二人之事,反正这里是朝歌,这西岐之人拿他们也没辙。

  --------

  却说翌日,伯邑考终于带着车队已然赶赴朝歌,到了午门之外。

  却是发现午门之外,闻仲闻太师已然在此。

  “小殿下,这是来朝歌进贡?真是其心可嘉”闻仲早就知晓这伯邑考今日前来,他打量着车队,发现没有阐教之人跟随,心中已然有了打算。

  早朝之时。

  朝臣已然上报,这午门之外,西伯侯之子伯邑考前来进贡拜见。

  纣王心里暗喜,送上门来了,阐教果然是想尽一切办法要将这姬昌弄回去,还将这伯邑考送上门来,这是要舍弃这伯邑考,全力扶持那帝星了。

  “宣他进殿”

  伯邑考立刻恭敬的上了殿来,果然是丰神俊朗,存红齿白的一个少年郎,只不过此刻他思念父亲,而且舟车劳顿,难掩疲倦之色。

  “犯臣子伯邑考拜见大王”

  “嗯,你此来朝歌,是为了进贡?”

  “启禀大王,姬昌忤逆犯罪,得大王宽仁,羁押于羑里,家中祖母思念,已然双眸失明,家母也是以泪洗面,臣作为长子,今日昧死上陈,请代父罪,求大王赐下,让犯臣姬昌可以归国团聚,吾等万载瞻仰大王好生之德”

  纣王心中冷笑,放回去是可以得,但是不让他恨死本王,恨不得立刻起兵反叛,那便失去了放回去的意义。

  “本王感念你一片孝心,至善至诚,来人呐,摘星楼设宴,百官皆要参加”

  一众大臣此刻也是心中欣慰,大王果然是恢复如初,这等仁善之事,想一想在数日之前,都不会做出来的。

  摘星楼,百官赴宴,众人觥筹交错之间,也是一片祥和。

  如今姜皇后已然身陨,苏妲己已然消失于深宫,这坐在纣王身侧的是黄贵妃,也就是武成王黄飞虎的胞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