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卜卦一算,血煞之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燃灯凝视虚空,一道星辰闪耀,渐渐黯淡,最终消散,但是仿若是起死回生一般,这星辰竟然在很久之后,悄然移位, 渐渐的又开始有了星光,只不过如今的星光妖异无比,带着一丝血红之色。

  “果然未死。”

  伏羲缓缓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了四个字。

  燃灯笑着点点头“好,很好,果然是他, 剩下的事情, 交给我来处理便是,多谢你了, 什么时候,三位来我灵鹫宫做客,燃灯当扫榻相迎。

  燃灯离开之后,直接返回灵鹫宫。

  女娲在这里待了许久,有些无聊,便是返回了娲皇宫,而交代了龟灵,等到燃灯回来,告诉他,可去太清那里求一颗九转补魂丹,可以补齐这小狐狸精的魂魄。

  “师尊,如今人族之事,我们该如何做?”龟灵很想知道,若是她们牵扯的太深,会不会到时候也卷入了那阐截二教的争斗之中。

  “静观其变,此事已经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数, 需要为师亲自出手,解除这个变数才行, 你们在灵鹫宫好好待着便是,妲己,你且留在道场之中,跟你师傅好好修道,人族之事,你无需担心,凤九,这小狐狸也是你青丘一脉,你且好生照应着,我自会替她恢复一魂一魄,助她重修。”

  燃灯身形一闪,前往了娲皇宫。

  ——————————————

  而此刻,人间界。

  方相与方弼两个镇殿大将,将殷郊与殷洪给带出了宫外,后有晁雷、恶来、殷破败等人追捕,更有黄飞虎骑着五色神牛,带着兵卒一路追赶, 他们是想要护住两位殿下, 至少要在那恶来、飞廉之前,找到两人。

  却说这两个大将, 性情刚烈,但却是个莽夫,两人皆是未带盘缠,囊中羞涩,也不知道何去何从。

  “去东鲁,两位将军,为今之计,我与哥哥只有前往东鲁寻找外公与舅舅,当可救我二人,还娘亲一个清白,替娘亲报仇。”

  “后有追兵而来,弟弟,你与两位将军前往东鲁,我将追兵引走,我们分开行动,以我们脚程,怕不需半日时间,就要被追兵给追上了。”殷郊满目含泪,搂着幼弟,“好兄弟,你一定要活着,我二人若是能够有再见之时最好,若是不能,你也一定要活着到东鲁。”

  方弼哪里受得了这种离别之苦“大殿下无需如此,我方弼舍了性命,也会护着殿下的,大哥,你且护着二殿下前往东鲁,我与大殿下走此处,前往西岐,西伯侯姬昌仁义,当会收留我们。”

  两兄弟抱头痛哭,最终还是分道扬镳,方相护着殷洪前往东鲁,而方弼护着殷郊前往西岐。

  却说这两殷洪往东鲁而去,却是忍受饥寒,但是这东鲁大道之上,商容太师府邸便在此处,方相知老太师告老回家,若是能够求老太师支助些盘缠,也好上路,便是直接来到了老太师家。

  而这殷破败与雷开、恶来等人,一路追赶,到了这四岔之路,便是兵分四路,前往四条大道追赶,殷破败因为是商容门生,也想着借机去拜会一下老大人,毕竟是自己曾经的座主,告老回家之后,他还未曾前来探望。

  而这雷开选择了前往西岐,恶来与晁雷选择前往南都与北境。

  ————————

  接下之事,根本无需细表,商容见了逃亡而来的殷洪,从方相口中得知皇后娘娘惨死于炮烙之下,那是泪洒衣襟,恨自己懦弱无为,他让殷洪不要走,他要上了金殿,他要替皇后洗刷冤屈,替两位殿下伸冤。

  而殷破败拜访商容,一眼便是看到了狼吞虎咽的殷洪,还有暴怒如狮的商容,还未等殷破败开口,商容便是一口应下,同去皇宫朝殿,他要敲鸣冤鼓。

  而此时此刻,四大诸侯皆是在驿站之中,四人相识,这短短数月时间,算是数次前来朝歌觐见,原本数年都来不了一次,这倒好,因为护送秀女之事,还让他们亲自护送。

  四人饮酒之间,姬昌却是笑言“苏护之女都已经是苏贵妃了,大王还是不满足啊,女色让人沉迷。”

  崇侯虎是纣王狗腿子,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大王乃是天下之主,选几个秀女又怎么了?我说西伯侯,你这是公然藐视大王啊,还说大王不满足,若是到了朝上,可要小心我参你一本。”

  姜桓楚与鄂崇禹也是笑着劝架,都知道崇侯虎乃是小人,也不好与他起了冲突,两人好言相劝,却是听道姬昌说到“此次来朝歌,我又给自己卜了一卦,却是凶煞之卦,我有血光之灾,莫非是侯虎你真的到了朝上参了我一本,大王震怒之下,要治我的罪?”

  “哈哈,皆知西伯侯占卦之术一绝,看来你也料想到了自己此次是要有血光之灾了啊。“崇侯虎也不理会西伯侯姬昌,上一次因为进攻冀州之事,他与姬昌暗地里也是生出了不少嫌隙,就是这姬昌迟迟不发兵,让自己兵败冀州,还被追杀一晚,这次不借机好好破坏一下你在大王心目中的形象,那自己还不得失宠了?

  而这时候,那鄂崇禹笑着让姬昌帮他占卜一卦。

  姬昌也是笑呵呵的答应,不过是三枚铜钱,卜卦之间,那是大凶之兆,而且是血煞之局,这说明鄂崇禹有必死之局,姬昌心中已经是如同翻天覆地一般,但是面上却是不露声色“倒是个下签,伯侯要小心小人使坏。”

  鄂崇禹乃是武将出生,性格刚烈,听闻西伯侯姬昌如此说,也是哈哈大笑“谁敢与我使坏,要问过我手中长刀可答不答应。”

  那东伯侯姜环楚,其实一直自重自己是国丈,在四大伯侯之中,隐约是以他为首,这喝酒也是一样,以他为上首,看到鄂崇禹一副莽夫模样,也不由得笑了“姬昌兄,不如也替我卜上一卦如何?”

  姬昌笑了笑“一卦已然卜出,再多问天机,那是不灵的,择日,择日。”

  而此刻,外有兵将前来通传,大王在盛楼台召见四位诸侯。

  “为何大王不在朝殿之上召见,而是在盛楼台上?”崇侯虎问那兵将。

  “小人不知,伯侯还是请速速随小人前往盛楼台吧,马车皆是为伯侯备好。”那兵将看了一眼姜桓楚,又快速低下头,恭敬的回崇侯虎的话。

  另外三人皆是满不在乎,这盛楼台乃是大王小憩之地,看样子这是想要与几人拉拉家常一般,也对,不过是护送秀女,也无需四位伯侯亲自护送啊,看来这大王是要与四人非在朝殿之上,寥寥四部各路诸侯之事了。

  四人各怀心思,上了四驾马车。

  而姬昌上了马车之后,第一件事,便是悄然将那三枚铜钱取出,随后虔诚的膜拜,在那马车内厢之中的小茶桌上,给那姜桓楚补上了之前未曾占卜的一卦。

  “血煞之局,必死之局。”

  姬昌双眸爆发精光,一点也不似之前那般温和谦恭“怎么会这样,鄂崇禹镇守南都,一相是重镇之地,鄂家也是备受朝歌众臣称赞,乃是边陲悍将,不世之功,姜桓楚更是大王的国丈,姜皇后之父,怎么会有必死之局。”

  他眉头紧锁,想着这一次四大诸侯被突然召集,前来朝歌觐见,而就是为了护送这几个秀女?

  他本就有所怀疑,来之前替自己卜了一卦,没有性命之忧,却是有血光之灾,难不成就是应在了这一次盛楼台上?

  他悄然掀开了马车的帘子,这赶车的同样是内侍兵卒。

  “敢问这位小哥,不知朝中最近可有什么大事发生?”姬昌悄然给这位兵卒送上了厚礼,那是一块金络子,价值不菲。

  这兵卒悄然将这金络子收到衣襟之中,转过身来,悄声说了一句“伯侯您是贵人,朝里发生了大事,此去怕是有血光之灾,皇后娘娘昨日被炮烙,死的都成了灰,两位殿下也是逃出了朝歌,现在大王在派兵追捕,多的小人不能再多讲了。”

  姬昌内心波澜起伏,没想到朝歌之中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纣王到底是要做什么,杀妻又要诛子?这么说来,自己等人今日到了那盛楼台之上,岂不是真的要被这纣王一招请君入瓮给困的死死的?

  他额头不禁冷汗淋漓,随后悄然再塞给了那兵卒一块羊脂白玉“小哥,求问小哥一句,不知道费仲与尤浑两位大人可在朝殿?”

  “两位大人自然是在的。”那兵卒扫过姬昌一眼,又随后看向另外那三辆马车,同样是伯侯,你看看人家西伯侯这出手大方的,而且一下子便是察觉出了不对,这是已经开始想办法找退路了啊,那三位伯侯,连马车帘子都没有掀起来一次。

  朝歌皇宫,盛楼台,在摘星楼的左侧,算是纣王日常不升朝之时,常待之地,说白了,就是后世的尚书房。

  “大王,四位诸侯已然到了,皆是在殿外等候呢。”费仲进来通传,尤浑则是接待四位诸侯。

  “嗯,侍卫都已经准备好,到时候,直接本王一旦下令,立刻动手。”纣王点点头,让这费仲前去将四人带进来。

  此时此刻,这大殿之外,尤浑手里捏着一沓厚厚的绢丝。

  这绢丝可不一般,乃是房契,朝歌城之中,也有西岐之民在此做生意的店面,其实这些都是姬昌暗中所持,只不过这时候,全部被姬昌借着与尤浑行礼之时,悄然塞进了尤浑袖口之中。

  “西伯侯果然是懂事,咱们可不能让这样重情义的好友今日出了什么岔子。”这尤浑与费仲乃是一丘之貉,四人进来之后,尤浑便是拍了拍费仲的手,眼神示意了一下。

  费仲秒懂,看来西伯侯出手大方的很呐,让尤浑都这样为他说话。

  此刻,盛楼台内,纣王坐于宝座,四位诸侯皆是赐了座。

  只不过几人神色不同,鄂崇禹一言不发,静静的坐着,武将坐姿,端正而又霸气,东伯侯姜桓楚,惬意舒坦,毕竟他为姜皇后之父,纣王的老国丈,手中握有雄兵,镇掌两百小诸侯,也是气度不凡,而那崇侯虎则是有些卑躬屈膝,一脸谄媚的笑意,看着纣王,至于西伯侯姬昌,则是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审视,不过也是微微侧身弓腰,态度放的是绝对很低很低。

  “大王,今日特意召集我等在这盛楼台相见,可是要有什么事情吩咐我们去做?”崇侯虎作为纣王第一狗腿子,这时候一脸谄媚的看着纣王,开始接起了话茬。

  纣王脸上带着一丝笑容“不错,今日有两件事情要与四位爱卿聊一聊。”

  他这未曾开口,就听到朝殿之外,传来了阵阵鼓声。

  这鼓声很大,整个皇宫都可以听得到。

  “何人如此大胆,竟然敢敲响鸣冤鼓。”崇侯虎一听,顿时脸色一变,这皇宫之中,仅有一座鼓架,那就是鸣冤鼓,所谓的告御状便是如此,但是你以为凡夫俗子有这个资格进来敲鼓鸣冤?

  “哼,这是要让本王升朝啊,也罢,既然如此,四位爱卿都来了,一并去看看吧,到底何人击鼓鸣冤,半个时辰之后,本王上殿,一众朝臣,也该聚齐了。”

  纣王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四位伯侯“四位爱卿,就与本王在这里等待片刻便是,费爱卿,你且去看看,到底是谁扰了本王的兴致。”

  不多时,费仲便是跑了回来,噗通跪下“大王,敲鼓者乃是老臣相商容,还,还带着那方相与二殿下返回了。”

  “这逆子仗着有商容护着,就以为高枕无忧了,也好,本王今日便要亲手了结这孽障。”

  纣王话音一落,东伯侯姜桓楚立刻脸色惨白“大王,您这是做什么?到底发生了何事?”

  姜桓楚若是再不知觉出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那真的是枉为一方伯侯了。

  “桀桀,伯侯,待会你就知道了,放心,该送上路的,一个都走不了。”

  尤浑冷笑,左右招呼,立刻后殿之中,数百侍卫立刻冲出,直接将四人拿下。

  “大王,您,这,大王,我是侯虎啊!”崇侯虎一脸懵的看着自己被铁链锁身,一下子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怎么眨眼之间,成了阶下囚了?

  鄂崇禹也是如此,勃然大怒“大王,我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了吗?为何要锁拿我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