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燃灯后手一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燃灯感受着恶尸的实力又有精进,单单是一尊恶尸,已然是准圣巅峰境界,而且体内温养的十二品业火红莲,十二品灭世黑莲,以及那噬魂枪,皆是道韵弥漫, 最关键的是,自己留在这里,交给恶尸温养,虽然依旧是三品模样,但是显然要朝着四品进化了,果然这掌管幽冥界,分享六道轮回带来的功德,真的是聚少成多, 不容小觑。

  “你在此好好镇守幽冥界, 终有一日,你还会回归我的识海之内,这幽冥界当交给其他人来掌管,不过那时候,我定然已经成圣。”

  酆都大帝含笑点头“你便是我,我便是你,不分彼此。”

  燃灯点点头,随后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阎罗殿内。

  自己的十尊分身所化的十殿阎罗,全部聚集于此,而两具分身所化的阴阳判官也是立刻前来。

  “我要查找所有妖族死后,魂魄有无入生死簿的记录。”

  燃灯自从离开朝歌之后,便是一直有一个疑问,这也是女娲所疑惑的,那就是罗睺费劲功夫,将自己的一缕神念操控这个人间帝王, 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且说是老友, 罗睺与燃灯之间, 可称不上老友。

  他隐约有了一丝念头,这所谓的老友怕是不见得,是仇人还差不多,自己杀过的洪荒大能可不多,结仇者也就那么几个。

  阴阳判官将生死簿翻开,轮回笔不断刷刷刷的写着,快速的查找着。

  “妖族如此之多,怕是一时半会,根本查阅不完,你是不是到殿内稍事休息?”

  这分身毕竟是分身,与自己的恶尸还是不能比的。

  燃灯摇摇头,“既然如此,你们慢慢查,我去见一见故人。”

  他脚下一转,身形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平心殿外。

  缓步而行,说实话, 燃灯此刻竟然有着一丝丝害怕,毕竟成圣之后的后土,也就是平心娘娘, 动不动撩拨一下他,让他觉得难以招架,毕竟自己道侣女娲,也不是好惹的啊。

  “师兄,你来了。”

  欢喜雀跃的声音,身穿淡黄宫裙的平心娘娘,今日这是当年的后土打扮啊,一瞬间便是让燃灯记忆起当初与后土相识的点点滴滴。

  “燃灯拜见平心娘娘。”

  燃灯深吸一口气,好一个平心,这是一进来,便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啊。

  “咯咯,是不是觉得仿佛记忆起了与小妹我初见之时?”平心浅笑,身形之外,那淡黄宫裙化作了白色宫裙,随后邀请燃灯坐下“师兄,不要那么拘谨,我在这六道轮回之地枯坐修行,也无人陪我聊天,师兄你有女娲身侧作伴,却是忘记了小妹这个人了吧。”

  “怎会忘记。”燃灯小声嘀咕了一句,却是立刻岔开话题“娘娘,燃灯有一事相询。”

  “果然,师兄每次来我这里,皆是有事相询,何时才能够是因为思念小妹,过来看望小妹而来,那我便是知足了。”

  燃灯尴尬不已,自己对后土的确是很喜欢,但那是对疼爱的小妹的一种感情,与女娲之间的那种相互爱慕完全不同。

  “娘娘,我自然是记挂着娘娘的,你当初于我而言,如同亲妹一般,岂能忘记。”

  平心看着燃灯,轻柔的笑着“逗师兄玩呢,师兄无需介怀,我知你当我是妹妹,我也当你是哥哥呀。此次来找我,所为何事?”

  “我想要看看东华与西华转世轮回到了何处,已经经历了多少世了,到底何时可以恢复真身。”

  东华与西华被道祖责罚,入人间轮回转世,如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后土轻笑“那两人乃是欢喜冤家,打打闹闹的都已经经历了三十多世了,也未能真正认出彼此,我已然把这个当做了看戏一样,有意思极了”

  燃灯看着后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圣人,还有偷窥癖啊。

  不过燃灯也是借着后土显化的一道镜光,看到了这一世的东华,曾经风流潇洒的东华,这一世赫然是一个屠夫,而西华仙子却是个侩子手,两人赫然是兄弟相称,皆是整日杀生之辈。

  “就这?”燃灯无语,原本以为是你侬我侬的情景竟然是两个虬髯大汉。

  “咯咯,我也不知,虽然投胎转世为人,要么两人皆为男子,要么两人皆为女子,要么是生死仇人要么是结义兄弟,闺中密友。”

  燃灯苦笑,自己白为两人担忧了,也罢,百世轮回就百世轮回,希望到了百世轮回之时,能够觉醒一切,回归真我。

  “不坐坐了?”后土看到燃灯坐那不时挪动的模样,浅笑问道。

  “嗯,有一个老朋友,不知道怎么溜到了人间界兴风作浪,而且与混沌之中的魔祖罗喉扯上了关系,所以我还要到地府之中走一趟,我想看看,能不能查出是哪一位如此不甘心,死了还不消停。”

  后土点点头,也不强求他留下“人族是你享受香火之力最重的来源,肯定不容别人染指,不过如今血海之中,冥河跟地藏是天天斗法,抢夺血海残魂,而且地藏现在越来越过分了,直接想要从地狱之中瓜分恶魂,说是永生超度,让他们放下屠刀,皈依佛门,依我之见,还是想要将这些恶魂度到西方灵山,他们有八宝功德池,也可诞生心的真灵,所谓的佛门八部护法,便是由此而来,你是幽冥之主,地狱皆是你那分身掌管,你若是拦截了他,不让他如此做,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造次。”

  燃灯点点头“地藏之事,我已然知晓,如今我恶尸掌管幽冥,地狱为分身掌管,等我在封神之中,薅一批阐截二教的弟子进来,让他们与地藏去斗去,因为红云之事,我欠西方教两位师兄一个人情,而且当初我在北海受帝俊,东皇算计,也是得两位师兄相助,这份人情得还”

  “呵,那你还助那准提成圣呢,这份恩情,足够大了吧?”后土笑着,给燃灯添了茶水。

  “这种事情,若是真的计较得失,那也不是我燃灯的性格,地藏之事,先放一放,等封神量劫结束,佛教也不会拼命想要占据阴司幽冥这一点香火功德了,四大部洲才是他们想要占据的。”

  燃灯离开了,返回了地府之中,阴阳判官已然将生死簿捧了过来。

  “一共一亿七千八百万多个妖族,一丝残魂都没有,不过生死簿已然有所归一,大罗金仙境界之上的,除了几十个妖神,便是不多了。”

  燃灯接过生死簿,仔细打量筛选,大罗金仙都没有资格与他斗,至少也是准圣,其实燃灯心中已然有了一些怀疑,只不过,此刻却是来求证一番。

  “这些妖神,还不够格,那鲲鹏,是我亲手所杀,已然没有了一丝一毫魂魄,唯有当初的妖皇与天皇,视我为仇人,所谓的朋友,不就是身前仇深似海?”

  他看向东皇太一那一行黑色的古篆之体,已然陨落,神魂无一。

  燃灯回忆当初所见所闻“东皇一定是死了,所有圣人注视之下,他死不死,圣人还是能够看透的,而且混沌钟也被道祖扔进了混沌界内,那么只有这一个了。”

  天皇帝俊。

  他当初被燃灯重伤,但是再也未曾出现过,而帝俊陨落之事,谁也未曾见到过,只是女娲曾言,帝俊陨落了,而且当日东皇也曾说过,帝俊神魂融入了屠巫剑之中,而屠巫剑在东皇陨落之后,便是消失不见,而最终被昊天所得,轩辕斩蚩尤所用的便是屠巫剑。

  “难道真的是帝俊?”燃灯觉得越发的有意思了,绕来绕去,竟然还真的绕出来一个老朋友。

  “十之八九是他,他身陨,但是神魂融入屠巫剑,如何与那魔祖罗喉联系上的,暂且不清楚,但是他若是附身人族帝王,可想而知,他想做什么,覆灭人族,甚至恢复妖族荣光”

  “都死了那么些年了,这世道早就变迁许久,还想要出来兴风作浪,蹦哒的欢,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不能让他给跑了。”

  燃灯回忆起当日见到那纣王之时,明面上是罗喉与他交流,但是不可否认,那罗喉神魂,真的隐藏了太多信息,不惜让自己一丝神魂被自己所灭,也要保住这个纣王肉身。

  “呵,看来,他现在应该隐隐自得的很呐。”燃灯一合生死簿,交给了阴阳判官,随后脚踩玄光,消失在了地府之中。

  三十三外天。

  火云洞。

  说是洞府,那真的是谦虚的说法,完全是气势恢宏的宫殿。

  燃灯一脚从地府踏出,再踏一步,已然到了三十三外天上,如今他的实力,真的快要与圣人那种转瞬及至相差无几。

  “贵客临门”

  伏羲放下手中的伏羲琴,看着大殿之外走进了来的燃灯,抚须长笑。

  神农却是急忙起身,“神农拜见圣父。”

  轩辕同样如此“轩辕拜见圣父”

  燃灯也是长笑“燃灯不请自来,却是打扰三皇清修了,哈哈哈哈”

  四人就坐在这大殿之中的蒲团之上,却是一个侍女走来。

  “原来是你这条小鱼儿”燃灯看向这小侍女,也是微微错愕,片刻之后点头“你福缘倒是深厚,可以跟随天皇,地皇,人皇在此修行,将来大道可期。”

  “梨儿拜见师祖”那侍女正是龟灵当初点化的渭水河畔的小鲤鱼,如今已然是金鲤化龙,成了名副其实的龙族。

  “嗯,师祖这一称呼,我也受下了,以后却是不可这么叫了,你在此修行,当尊三皇为师才是。”

  “燃灯啊,梨儿是龟灵点化,一直跟随着我身边,这些年,潜心修行,也已经快要踏入大罗金仙了,资质甚好,他有你这个快要踏入圣人境界的师祖,是她的福缘。”

  伏羲与燃灯关系那就是紧密了许多,毕竟女娲是他前世的亲妹妹,而他投胎为人,又是拜龟灵为师,这又算是他的徒孙,如今证道天皇,那又是互称道友,所以两人见面,也是直呼其名了。

  “是啊,圣父离圣人仅有一步之遥,神农已然感受到了圣父周身道韵的浩瀚无双,与圣人相比,也是相差一筹。”

  一番恭维,燃灯也是说明了来意。

  此番来火云洞,却是想找伏羲,“此次前来,事关人族未来,有些暗地里的阴险家伙,想要让人族湮灭于这历史的尘埃之中,所以,我想请伏羲,你用河图洛书,帮我追踪一个故人的下落。”

  开门见山,燃灯为人族圣父,自然是要为人族将来的气运与发展着相,三人皆是人族之中证道,享受人族供奉,听到燃灯如此说,也是大吃一惊,伏羲更是蹙紧眉头“燃灯,此事可当真?”

  “看来你在这火云洞清修,也不管人族之事了,你好好推演一下人族如今的情况吧。”

  燃灯没好气的看着伏羲,果然啊,成道之后,也不管人族未来了,在这里清修,还有清秀侍女天天侍奉,快活的很呐。

  伏羲点点头,他本就是精通占卜望星之术,此刻更是准圣后期境界,一番推演之下,也是大吃一惊“这如今的商朝气运跌宕,隐有帝星冲天,怕是要有王朝更迭。”

  “正常的王朝更迭,我也不会去过问,是有心人想要颠覆人族。”燃灯将河图洛书取出,此物当初要交给伏羲,但是伏羲不收,最终还是被燃灯炼化,成了自己的先天灵宝。

  “燃灯,你实力比我强了太多,为何不自己推演?”

  “论算计,你差我何止一筹,但是论推演之道,我甘拜下风,河图洛书借你推演,定然事半功倍。”

  伏羲点点头,接过了河图洛书,“此物还是昔日天帝帝俊所有,当初妖族掌天之时,天皇与东皇也是洪荒最强大的那一批大能,只可惜,如今皆是过往。”

  伏羲轻叹一声摇摇头,当初他还是妖族帝师,可谓是风头无两,也算是洪荒一号巨擘。

  “你要我推演何人,还是个故人?”

  “嗯,的确是故人,天皇帝俊。”

  此言一出口,顿时伏羲目瞪口呆,“帝俊已死。”

  “我知道,所以我要你推演一番,到底是真的死了,还是有魂魄留下。”

  伏羲看到燃灯凝重的神色,顿时知晓,事情不简单,他浑身灵力流转,道韵弥漫,河图洛书祭出,纵横勾勒的河洛之气,将这火云洞弥漫,伏羲脚踩八卦之位,以星力演化河洛,将自己置身河洛大阵之中,探寻溯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