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燃灯救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今只有等到明天,早朝之时,你们要求武成王以及一众朝中大臣,有他们护住你们,就算是大王也不会对你们有所苛责的,毕竟虎毒还不食子呢,武成王已然抓获了那刺客姜环, 也被押解在天牢之内,但是他一口咬定就是姜皇后指使,你二人明日到了大殿,切记不可鲁莽,要想办法让那姜环开口,只要能够洗刷皇后冤屈便可。”

  黄贵妃小心嘱咐两人,如今宫中流言蜚语四起, 又是皇后娘娘与别人有了奸情,又是皇后娘娘不满苏妲己入宫, 得到大王专宠,直接派了刺客,行刺大王,反正各种消息,已然混乱了整个后宫。

  这让黄贵妃也是心中担忧不已,她是武成王之妹,但是姜皇后也是东鲁伯侯姜桓楚之女啊,掌握两百诸侯,手握重兵的伯侯之女,说被大王如此抛弃,还被罚酷刑,若不是姜娘娘得了仙人降临,护住了她,怕是早就死在了朝殿之上。

  这殷郊殷洪兄弟二人也是止住了哭泣”明日,我兄弟二人,定要为母后洗刷冤屈。“

  ————————-

  翌日, 早朝。

  炮烙酷刑的铜柱已然烧的通红一片,姜皇后得了燃灯吩咐, 已经知晓自己今日结局,但是她没想到,两个儿子竟然都来到了朝殿之上,此刻正站在武成王身旁。

  “你二人未经本王允许,谁让你们上了朝殿?”纣王凝视殷郊殷洪,大声呵斥。

  “父王,儿臣是为了母后而来,母后是冤枉的,定然是这刺客被人所收买,栽赃母后。”

  “哼,你二人未经通传,便是上了朝殿,已然是大罪,念你们是为母求情,姑且绕你们一次,待在一旁,不得喧哗。”

  那姜环也被带了上来,这兄弟二人一看到这刺客带上朝殿,那是双眸赤红,两兄弟不过一个十四岁, 一个十二岁,看到母亲凄惨模样,心中早就疯魔一般,“都是你这恶人,刺杀父王,却是诬陷我母后,我打死你。”

  两个皇子,对着那姜环拳打脚踢。

  “将他们拖下去。”纣王一声怒吼,左右侍卫立刻上前,将两个皇子拖到了一旁,随后手持佩剑拦住了他们。

  “姜文英,姜环,今日本王在朝臣面前,再审你们一次,昨日你有妖法护体,今日我要让群臣看看,你是不是能够全身都抗住这炮烙之刑,若是你连炮烙都不死,这就是你勾结妖物的罪证,而且东鲁姜家,意图谋反,其心可诛,姜桓楚如今已然来到了驿站,本王这就将他擒拿过来。”

  姜皇后一看纣王,眼中满是憎恨,眼前这人,不是纣王,是一个恶魔。

  “你如此对结发之妻,宁可相信一个贼人诬陷之语,也不信我,我已无话可说,可怜十六年感情,付诸东流,殷寿,你可对得起我?”

  纣王脸上狰狞,“左右来人,将她绑上炮烙,一介妖物附身在皇后身上,我要杀的是妖。”

  姜皇后泪流满面,咬牙切齿“姜环,为何这个刺杀你的贼人不上炮烙之刑?”

  “他又未曾被妖物附身,何须如此麻烦,来人,剜掉那姜环一只眼睛,看看是否还能够长出来。”

  纣王阴恻恻的笑着,左右立刻有人上前,直接提刀冲了过来。

  姜环凄厉惨叫,根本挣扎不了,一只眼睛直接被剜出,随后扔在了大殿之上。

  “你看,这姜环未曾被妖物附身,不过一介凡人罢了,姜文英,你我夫妻数十载,你尽然狠心找刺客行刺本王,你真的是本王的好皇后啊,来人啊,还等什么,直接绑上铜柱,行炮烙之刑。”

  那姜环凄厉惨叫,缺了一只眼睛,此刻也是疼痛难忍,而姜皇后被铁链绑住,直接绑在了那炮烙铜柱之上。

  她虽然知晓燃灯已然给她安排好了一切,但是仙丹被燃灯收走,此刻她不过是凡夫俗子罢了,烟气飘飘,皮开肉绽,焦糊一片,凄厉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姜环,你这畜生,你害我姜家,你不得好死。”

  那姜环知晓,自己是必死的,自己咬死姜家,只不过是自己死,自己暗藏的家人可以活着,若是自己反水,反咬费仲尤浑一口,那么自己与家人都得死。

  “主母,死到临头,你就认了吧,皆是你嘱咐于我,让我行刺大王啊,主母,主公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

  姜文英怒急攻心,一口鲜血喷出,洒落在了那铜柱之上,顷刻之间,蒸发一空,下一刻,她用最后一丝气力,看向了两个孩儿,眼中满是不舍。

  “啊啊啊啊“

  殷洪疯了,十二岁的孩儿,直接拔了那侍卫的佩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推开了侍卫,直接一剑斩向了那姜环的头,下一刻,鲜血冲天而起,姜环直接头颅咕噜噜的滚在大殿之上,污血溅射了一地。

  而他双眸赤红,看向纣王“皆是那妖妃妖言惑众,害我娘亲,我要杀了她。”直接提剑便是往外冲。

  武成王一看,大吃一惊,这还得了,这不是忤逆了大王吗?这时候谁还不知道,苏妲己就是大王的逆鳞,谁触碰谁都得死。

  果不其然,纣王一听,内心是乐的不行,苏妲己已然不在寿康宫了已经,那苏妲己被他震散了一魂一魄,被那金鹏带走,但是这又如何,别人又不知道苏贵妃已然不在宫中。

  而他一脸暴怒“来啊,这孽障竟然要杀苏贵妃,给我打杀了。”

  一众朝臣,内心是波澜起伏,纣王真的是疯了,昏庸至极,姜娘娘的尸身都已经焦了,已经被铁链放下,摔在了地上,如同干尸一样。

  这杀完了妻子,又要杀儿子,这大商是要完了吗?

  “武成王,救救我弟弟。”殷郊大哭,若是论心性,他还不及他弟弟殷洪来得稳重。

  ”来人,你们还等什么,还不速速给本王杀了这孽障?“

  武成王急忙出列“大王,娘娘尸骨未寒,已然证明,这不是妖祟作乱啊,大王三思啊。”

  “哼,武成王,连你也要来劝本王了?这只能说明,妖孽已然被这炮烙之刑给诛杀了,还不速速动手,晁田晁雷,速速诛杀那孽障。”

  ——————————-

  “啊啊啊,不管了,这昏君无道,杀子诛妻,建造炮烙,杀害忠良,宠幸奸臣,这还是我大商的天下吗?大丈夫既然不能为皇后娘娘洗刷冤屈,只有拼死一搏,护住两位皇子,古语有云,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仕,这昏君无道,尔等还要继续听命于他?哪一天你们被他送上这炮烙之刑,让你们剖腹剜心,你们就后悔去吧,我与大哥此刻便要反出朝歌。”

  这二人正是方相与方弼,乃是镇殿大将,两人皆是猛将,直接抢了殷郊,殷洪,瞬间爆出了大殿,朝着午门之外而逃。

  一瞬间,大殿之中,鸦雀无声。

  群臣脸红耳赤,仿佛是被这两位大将军给震慑了心神,都在内心煎熬之中。

  “反了天了,晁盖,晁雷,飞廉,恶来,速速点兵,追捕那逆贼,费仲尤浑,速速将那四大诸侯给我从驿站之中带来,我要以正天威。”

  纣王说完,便是转身离开,看都不看这群臣一眼,实则他内心已然欢心一片,“很好,果然是一环连着一环,等到四大诸侯齐至,便是杀了姜桓楚,谁帮腔,再杀谁,那崇侯虎是个狗腿一般的奴婢,就绕他不死,让他之后打头阵便可,西伯侯姬昌,围而不杀,阐教定然以西岐为阵营,截教死保成汤江山,而我便可以吸收无尽怨气,实力飞升。

  朝中。

  一众大臣许许多多都是垂泪。

  “可怜我等,自诩为忠臣,尚不如两个夯汉,他们尚且知道不忍国母负屈,皇子受伏,如今二人带着两位殿下逃走,若是被追回来,不仅仅是那方相,方弼会死,两位殿下也是命不久矣。可怜我大商,多少忠臣,死在这炮烙之下。”

  说话者,正是上大夫杨任,此刻他垂泪与黄飞虎说道“武成王,还请速速派兵,若是能够将两位皇子送入东鲁,当可保全殿下一命啊。”

  黄飞虎一声长叹,也是眼角含泪“我亲自去一趟,可怜皇后尸骨未寒,还请大臣代为收敛。“

  说完之后,他便是立刻出了大殿,而一众朝臣,准备收敛娘娘尸骨之时,却是发现这尸骨已然化作一阵烟灰,直接飘舞在半空之中,下一刻,所有烟灰,直接对着殿外吹去,消失的干干净净。

  一众群臣,又是悲痛欲绝,哭泣不已,“天呐,这是什么世道,君王残杀结发之妻,最终连尸骨都未存。”

  ————————-

  此刻,阴司界,阴山入口。

  燃灯亲自站在了此地。

  他在等待,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前方漩涡之中,出现了一片烟灰。

  燃灯也是眉头紧蹙,“好狠的手段,如此对待结发之妻,真的是畜生都不如,这纣王必死,商朝覆灭已然是必然,不管他是被迷了心智,还是那罗睺另有手段,我都要让他死后,永世镇压在十八层地狱之中,饱受痛苦。”

  他取出一滴三光神水,此物可肉白骨,活死人。

  但是此刻的姜文英已然一口气都没有,都化作飞灰了,能够让他复活,也就只有给她重塑肉身,而她的三魂七魄,已然被燃灯从地府之中给提了出来。

  只见他身旁,缓缓飘出了一个女子的身形,正是那姜皇后。

  “光靠三光神水,怕是还不行,你的肉身都成了灰烬,这却是我的疏忽,不过没有关系,我取先天白莲子一颗,先天莲藕四截,与你这肉身灰烬融合,可重塑你的肉身,而且再塑周身之后,你便是先天仙人之体,直接就是人仙,而融合了神魂之后,你会保留所有记忆,但是你已经是人仙了,将来可以求缘仙道。“

  燃灯将莲藕取出,又取出一颗莲子,与这收集起来的灰烬摆放在一起,成了人形,他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道玄妙的道法打出,渐渐的,地面上的灰烬融入了莲藕之中,渐渐地四肢出现,随后人脸出现,却是姜文英年轻之时,随后燃灯将三光神水洒落其中,顿时一具不着寸缕的女子出现在了这阴山脚下。

  “还不速速回归识海?”燃灯用手一指,顿时,那姜文英的三魂七魄,直接融入到了那新塑造出来的肉身之内。

  不过是瞬间功夫,那苏醒过来的姜文英,立刻起身,待看到自己不着寸缕之时,又是立刻羞红了脸。

  燃灯随手甩了一套衣袍给她“你已然有了法力,或许你原先是普通人,并不会飞天遁地,但是只要稍加熟悉,便可以飞行,从此以后,仙凡已隔,你是人仙了,此刻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前往首阳山圣庙,在那里有人族练气士,踏入仙人境界的,可以飞升至灵界继续修行,二是你隐藏行踪,就留在这阴山黄泉河畔修行,这里很安全,我答应过你,你与你那两个孩子,终有再见之时。”

  姜文英跪倒在地,眼泪簌簌“小女选择留在这里修行,再次叩谢圣父怜悯,此恩难以报答,今生当日日供奉圣父神像,为圣父祈福,来世结草衔环,报答圣父大恩。”

  “嗯,好了,我还要去阴司走一遭,你且留在黄泉河畔便是,那里有一位女子,名叫孟婆,你就陪在她身边吧”

  燃灯说完,便是将她带到了黄泉忘川河畔,那座草屋还在,孟婆也在,奈何桥,三生石,无数的阴魂不断的喝了孟婆汤,慢慢的上桥离开。

  这姜文英果然不愧是一国皇后,很快便是适应了眼前的一切,她都已经重生了,还有什么稀奇的事情,不能够接受的。

  “小女姜文英,见过前辈。”

  她主动靠近孟婆,恭敬行礼,却是发现孟婆根本没有理会她,依旧是念叨着,“喝了这碗孟婆汤,了却前尘往事,该上路了。”

  燃灯直接脚下一转,出现在了酆都城内。

  恶尸所化的酆都大帝,看到燃灯前来,含笑起身,随后身形一闪,融入燃灯身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