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心性大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让你以身侍奉那昏君,你竟然也愿意?”苏妲己此刻再看着狐狸精时,却是有些看不透她。

  “咯咯,我不过是个小小狐狸精罢了,又有何本事操控自己的人生呢,你不是也一样,若不是因为你父亲, 因为这冀州城的百姓,想来你也是不愿意进那朝歌的吧,说白了,我们都一样”

  “好了,终究会有人找你父亲谈判的,大军兵临城下之时, 就是你入宫之时”

  九尾天狐走了, 悄然化作一道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

  而此刻, 虚空之上,云中子神色之中带着一丝狐疑,因为苏护府邸之中,有一道金光守护,他竟然看不透那苏护府邸之中的一切。

  “至少准圣修为才可以施展这种手段,莫非这苏护一家,有准圣大能护着?那九尾狐狸精,应该是来找这苏护之女的,有些意思了,这狐狸精都主动找上门来,而这金光对这狐狸精丝毫敌意都没有,看来这狐狸精真的有后台啊。”

  云中子发现探查不明,也就跟着这道青烟返回朝歌。

  余元本是盯着云中子的,但是他此刻也是看到了那一道青烟从这苏护府邸之中飞出,朝着朝歌方向而去。

  “嗯?”余元不是准圣,自然看不出这被三皇之气护体的狐狸精本体,如今这胡妲己化作一道青烟, 他还以为是某一个青烟修行得道的洪荒真灵呢。

  “倒是青烟得道, 就是道行太低了些”余元本就是追踪这云中子而来,云中子没有动作,返回朝歌,这余元也是悄然跟上。

  这九尾狐狸胡妲己是实力太低,丝毫不知道自己被两位大罗金仙给盯上了,与苏妲己约定好了一切,自然是返回轩辕坟等待便可。

  而云中子在明,余元在暗,倒是两人不曾打了照面。

  轩辕坟外。

  青烟飘入坟内。

  化作了九尾天狐本体。

  虚空之上,云中子入了朝歌,化作了一个普通道人,隐藏了行迹,余元却是大吃一惊,竟然又三只小妖隐藏在轩辕坟之中,而且其中一只狐狸精,赫然就是之前的青烟所化。

  “不对,有问题,这三只妖精,绝对有问题,待我观察数日, 若是真的是想要对大商图谋不轨, 那便一只手碾死”

  ————————————

  而此刻,冀州城外。

  西伯侯姬昌姗姗来迟,他已经足够磨蹭的了,但是没办法,再磨蹭也是每日行军赶路,终归是要到达冀州城的。

  散宜生已然将这冀州城之中的一切情况,悄然回传,姬昌听闻那崇黑虎被俘,还高兴了一阵,若是崇黑虎被杀,苏全忠被杀,这冀州是铁定要与大商决裂的啊。

  但是很可惜,那苏护也不知道是担心还是此刻已然心中有了悔意,竟然没杀那崇黑虎,反而是当做俘虏一样,与那崇侯虎交换了自己的长子苏全忠回来。

  如今冀州城外,崇侯虎列兵侯阵,就等他姬昌前来。

  ——————

  “君上,这苏护怕是要撑不住了啊,吾等大军一到,他定然要投降,以臣所知,这苏护爱民如子,冀州城破,崇侯虎岂会放过这屠城的机会,这苏护定然担心这一点,那样一来,他就是这冀州城的罪人啊”

  营帐之中,散宜生悄然对着姬昌说道。

  “吾岂是不知,为今之计,却是该如何是好,我若主战,那么之前营造的仁厚德行之风,当会被人看清,说我姬昌不顾无辜百姓性命,若是不主战,此次分离冀州这九州之一的好机会,却是白白浪费了啊”

  “君上,还是先去探探那崇侯虎与崇黑虎的口风要紧,若是这两人已然打定主意,要杀入冀州城,那么我们便是假意劝阻,让他们打头阵,城破之时,崇侯虎定然会一报之前被追杀之仇,到时候烧杀抢掠,吾西岐之兵,则是安抚城中百姓,与这崇侯虎决裂,为臣在朝歌之中安排好的棋子,则会传播崇侯虎乱杀无辜,皆是那纣王所授”

  “爱卿,怕是此计不妥,苏护此人仁厚,怕是最终还是投了的”

  散宜生沉默了片刻,冷笑道“那就由为臣亲自走一趟冀州,若是最终这苏护要为了这一城百姓而要献女求生,那么我便要在这苏妲己心中埋下一颗种子,仇恨昏君的种子”

  姬昌轻轻的敲着大帐之中的太师椅,缓缓点头,只好如此了。

  ——————

  帐外亲兵来报,崇侯虎崇黑虎两兄弟率领北伯侯亲信前来。

  两位镇守一方的伯侯再次见面,却是一脸假笑,仿佛熟络无比。

  “姬昌兄,侯虎是盼着你来的这一天,只要你大军一到,便可直入冀州,擒拿反贼苏护,屠城三日”

  崇侯虎进了大帐,便是哈哈大笑,大刀阔斧的往那一坐,开口便是让姬昌攻城。

  “侯虎兄,若是真的这么做,怕是大王会怪罪尔等的,这苏护之女苏妲己乃是大王钦点妃嫔,苏护就算是现在是罪臣,怕是以后也是会免其罪责,加封国戚,享受椒房之贵,你这屠城三日,怕是到时候与苏娘娘会结下仇怨。”

  姬昌不傻,这崇侯虎一进来,就莽夫一般,要苏护陪同他率兵攻城,屠城三日,好家伙,这是要将自己当枪使啊。

  “哈哈哈哈,大哥,我就说了,西伯侯仁义无双,岂会不顾念一城百姓,我之前被那郑伦捉了去,却是已然与苏护谈过一回,让他还是将女儿送入朝歌,这样避免城破,百姓遭殃,只可惜苏护也是疼爱女儿,不愿将那女儿献上,哦对了,那苏护之女,巾帼不让须眉,竟然武艺超群,差点一剑便是伤了我”

  散宜生看了一眼姬昌,这与君上你说的不符啊,你不是说那苏妲己乃是名门闺秀,手无缚鸡之力吗?

  ——————-

  却说这广成子早就来到了冀州,冀州被围困之事,他岂会不关注呢,作为九州之一,若是这冀州真的反了,再加上北境那么多诸侯反叛,再能够让朝歌大乱,当可破了这商朝气运。

  而他自然也是看到了那郑伦大战崇黑虎的场景。

  这郑伦他却是认识的,度厄真人的弟子,这度厄真人还算是大师伯的记名弟子,算起来也是三清一脉的,那崇黑虎身后背着一个红葫芦,可以释放三千铁嘴神鹰,这显然是截教的路数,好像外门有一个鹰道人,就是耍的这个把戏。

  当时他想趁机直接将这崇黑虎给杀了,借机挑起冀州与崇侯虎之间的死仇,但是后来想一想,却是不值得,这小小崇黑虎死了也算不得个什么大事,而且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才是让他欣喜若狂的。

  “有意思,真的太有意思了,狐狸精主动上门,找这苏妲己,虽然看不清那内殿之中一切,但是显然这一人一妖已经有了打算,云中子师弟也是太过老实,抓住那狐狸精搜魂便是,到底有何勾当,当可清清楚楚,还傻傻的追着回了朝歌。”

  广成子心里对云中子有些看不上,你福德真仙又如何,论到这种时候,还是他出马来的容易,为何师尊最器重自己?那是因为自己可以为师尊做贴合师尊心意的事情,无论是明还是暗,只要是对阐教好,就算是坏掉我广成子的名誉,那也是无妨。

  此刻,广成子就阴搓搓的隐藏在这姬昌等人的营帐虚空,听着那帐内商讨,是攻城,还是劝降。

  “姬昌这人心眼也多,明明恨不得朝歌大乱,这边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处处为这冀州百姓考虑,啧啧,果然是能够将西岐所有子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大贤人,伪装了一辈子的贤者而不露馅,这份功夫,值得钦佩。“

  广成子看到那姬昌口口声声为了苏护,为了冀州,又是不忍生灵涂炭,不忍百姓受辱,要给苏护讲大义,舍小义,不就是想让苏护卖女求全吗?

  “诸位,小臣愿前往冀州侯府走一遭,劝说苏护,若是事成,当不费一兵一卒”

  散宜生还是离营而去,孤身一人到了那冀州城下“城上守将,请通传苏侯,说西伯侯差官下书,请求一见。”

  那守备士卒当然立刻前去通传了苏护,苏护一听,是姬昌的人,也是同意放进城来。

  “原来是散大夫。”苏护一见来人,也是苦涩一笑。

  “侯爷有礼了,我家主公已率兵前来,虽然减缓了行程,但是终究还是来了,主公速来知晓侯爷乃是忠义之人,所以未曾与崇侯一起攻打冀州,而是派小臣前来劝降。“

  苏护眉头紧锁“散大夫,我知西伯侯贤明,爱民如子,但是昏君摆明了是要纳我女儿为妃,我老来得子,怎舍得将她送给那纣王凌辱。”

  散宜生刚准备一番说辞,却是只觉得自己浑身一颤,神魂识海一痛,下一刻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是在苏护眼里,散宜生笑了笑“昏君无道,那也不是你现在可以螳臂当车的,我劝侯爷还是老老实实的将女儿送入宫中,这份耻辱,记在心中,终有报复之时。”

  苏护目瞪口呆,这散宜生在做什么?他如此大逆不道的话都说出来了,莫非???

  他心思百转“西伯侯他??”

  “不错,我家主公雄才伟略,西岐兵强马壮,只不过缺一个合适的由头反商罢了,侯爷,此番送你女儿入宫,却是想要与你结盟,你女儿安危,自有高人相护,到时候只要她在皇宫之中配合,魅惑纣王,吾等会彻底将大商气运打散,到时候,还你一个完整的女儿。“

  苏护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这散宜生说的是什么东西了,他只觉得那散宜生双眸之中犹如两道金光刺向自己双眸,下一刻,他便是神魂一颤,迷迷糊糊的便是答应了下来,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年头,反商,忍辱偷生,让妲己魅惑纣王,祸乱宫闱,让纣王彻底昏庸无道,朝廷混乱。

  广成子悄然从散宜生的识海之中抽回了那一道神识。

  “内外结合,让妲己魅惑纣王,铲除碍眼的朝臣,还要舍弃一些棋子,这样,诸侯群雄反商之时,西伯侯姬昌便可一应而起。”

  ——————————

  他广成子丝毫不知,这都是女娲之前玩剩下来的,只不过燃灯没有让这九尾狐胡妲己去祸乱超纲,这广成子却是把主意打到了这苏妲己身上来。

  “待我去见一眼这苏妲己,将她神魂给洗了。“

  广成子身形一闪,便是来到了内殿之中。苏妲己正在内殿之中清修。

  他刚想进门,却是只觉得一双金色双眸盯着自己看着,让他浑身一颤。

  “金鹏的气息,怎么会如此?灵鹫宫的人参与了进来,这是为何?”

  他想要强行侵入这妲己识海,却是害怕被金鹏找上门来,这灵鹫宫的人,每一个是好惹的,燃灯更是敢跟圣人掰腕子的大能。

  不过他很快隐藏了气息,因为苏护来了。

  “妲己”苏护在外敲门。

  “爹,你找女儿何事?”妲己推开了门,她也有事想要与苏护讲。

  “哎,大军兵临城下,西伯侯姬昌怜这一城百姓,不愿攻城,却是让我投降,可恶啊,这昏君,天道开开眼吧,昏君强纳臣女为妃,不从便要灭了冀州,真是丧尽天良了。”

  苏护老泪纵横,看着妲己,“我儿,为父也舍不得让你去。”

  “什么时候出发,我行囊已收拾好了”苏妲己指了指那床榻之上一个彩花的小包袱,面无表情的看着苏护。

  苏护结巴了,他满脑子都是被反商所指引,此刻献女也是必须要做的,本想哭诉一番,最终用真情打动女儿,让她委曲求全,哪知道女儿竟然不按套路来啊。

  “爹,准备轿子吧,送我入宫,全了你的名声,也救这一城百姓”

  苏妲己虽然不知道父亲为何如此变化,之前还说让自己悄然溜走,如今又要来规劝自己入宫,不过她已经与那狐狸精有了约定,她入宫,便是一个傀儡,真正霍乱宫闱的,是那狐狸精。

  “女儿,那纣王昏庸,你要魅惑他,让她他沉迷于你的美色,不问政事,甚至若是可以,你帮爹爹铲除那朝中一些老臣,为父会为你报仇的,毁了大商,便是最好的报复。”

  苏妲己神色一凌,总感觉今日的父亲怪怪的,而且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父亲,你怎么了,莫非被那西伯侯给下了迷魂咒?”

  她一指点在苏护眉心,以她那粗浅道行,自然不会看出广成子做的手脚。

  “女儿你做什么,为父没事,只是突然想通了,这样的昏君,有何资格享受一朝气运,大商该易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