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妲己见妲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小督粮将,也敢逞凶,待我擒拿了你.“崇黑虎二话不说,一拍身后的红葫芦,直接飞出一团黑烟,那三千铁嘴神鹰再次出现,直接化作乌云席卷, 对着那郑伦便是冲杀而去。

  郑伦狂笑,身后三千乌鸦兵如同旋风一般,也是对着那铁嘴神鹰而去,自己却是将降魔杵往虚空一投,鼻息猛然一声响,如同洪钟震荡,却见那鼻孔之中,两道白光喷出。

  崇黑虎目瞪口呆,只觉得自己一瞬间被那白光笼罩, 自己三魂七魄都被这白光给吸走了,头晕眼花,直接从那金睛兽上跌落在地,而那铁嘴神鹰失了崇黑虎的控制,被那三千乌鸦兵给抓了个干净。

  “你,你是何人门下?”崇黑虎此刻醒来之时,已然被五花大绑。

  郑伦冷笑”师门来历,何须告诉你这小小曹侯,待我将那崇侯也抓了,你便知我郑伦师承。“

  “吾乃截教门人,若是同门,别伤了自家感情。”崇黑虎的师尊不过是截教外门一名记名弟子,他从修道之时,都不知道自己师尊名讳,此刻也是借着截教的名头, 看看是不是同门,毕竟截教门人太多了。“

  “截教又如何?我郑伦岂会怕了?“

  崇黑虎心头一凉,得, 怕不是那散仙或者那阐教传下的弟子?

  郑伦让左右侍卫将这崇黑虎压进了城。

  这苏护原本以为郑伦就是吹个牛,还担心这郑伦也如同自己儿子苏全忠一样,被人家五花大绑的给捆走了,哪里知道,竟然将崇黑虎给擒拿了回来。

  “贤弟如此英勇,此乃我冀州之幸,有了崇黑虎,还不怕他崇侯虎不放人。”苏护看到被五花大绑还被塞住了嘴巴的崇黑虎,思索片刻还是将那口中布条给扯了下来。

  “苏护,你我也是故交,难不成就这样对我,我可是让手下将那全忠侄儿好生看护,也未曾打杀,你就这样对待我的?”

  苏护一听,也是急忙让属下将这崇黑虎松了绑,毕竟有郑伦在,他也不惧这崇黑虎翻了天。

  崇黑虎松了绑之后,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 直接大咧咧的坐下“苏护啊苏护, 你是愚不可及, 与天子斗,哪里是小小一弹丸之地的侯爷可以斗的过的?我长兄虽然在冀州吃了亏,但是那后面还有西伯侯姬昌率领大军而来,你若是再负隅顽抗,怕是不仅自身性命不保,这冀州城的百姓也是性命堪忧啊,纣王若是破了城,依我大哥那性子,还不屠城,烧杀抢掠?你仅仅为一女考虑,却是为你全城百姓考虑过没有?所以,早些将女儿献上,送入皇宫,方可救一城之人,莫要再优柔寡断了,全忠贤侄,当可平安归来“

  郑伦一听,他崇黑虎这是来策反来了啊。

  内殿之中,苏妲己一直隐藏在这里,此刻听到这崇黑虎竟然是要父亲将自己送入宫内,这气的是柳眉倒竖,直接从内殿出来,一剑刺向那崇黑虎,她修行道法,御剑飞行,这一剑,速度快于闪电,若不是这崇黑虎也是武艺高强,直接坠塌木椅,自己瘫坐在地,怕是一瞬间就被苏妲己一剑给穿心而过。

  不过即便是如此,这崇黑虎也是吓的差点失禁,脸色煞白,看着提剑的苏妲己,怎么也想不到,苏护之女,竟然武艺如此高明。

  “信不信我一剑杀了你,我就算是死,死在冀州城楼,也不会去朝歌,给那什么昏君当妃子。“苏妲己,直接将剑一收,转身离去。

  苏护已经是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想不通,女儿到底是什么时候修炼了这一身好武艺。

  郑伦也是微微蹙眉,他是修道者,自然可以看出,刚才那一剑,风雷之力隐现,好似道法,这妲己莫非也是个修道者?

  ——————————

  “哼,苏护,你自己想清楚吧,我本意是为你好,为冀州好,将我放了,换苏全忠回来。”崇黑虎还真的不敢再说妲己半句,却是让苏护将他与苏全忠交换。

  “不急,你在此好好休息便是,郑伦,好好招待一番黑虎贤弟,我去去就来。”

  苏护离开了,自然是去找自己女儿苏妲己了,回到了苏府之中的苏妲己,依旧是愤愤不平,那昏君还想纳自己为妃,做梦,只可惜不能一剑杀了这昏君,自己就算是可以从容退走,但是父亲呢,这冀州城的百姓呢,她苏妲己生长于此,从小的玩伴都在这冀州城内,若是让她选择,她也会犹豫很久。

  “妲己,你何时修炼了一身武艺?”苏护看着内殿之中,恬静温柔的女儿,急忙问道。

  “父亲忙于政事,哪里顾及得到女儿,女儿自幼学习武艺罢了,天资好而已。”她也没有告诉父亲,自己乃是仙人了。

  苏护端详了妲己良久,轻声一叹“妲己啊,若是你能够离开,早些离开冀州。“

  说完,苏护便是走了,他不忍心,也不愿意将苏妲己送入那朝歌之中,换来的,只有那昏君的凌辱。

  ————————————

  此刻,轩辕坟外。

  三妖之中,九尾狐狸精胡妲己已经悄然前往冀州这边来。

  因为胡喜媚与玉馨从微子启与微子衍口中得知,纣王要强纳苏护之女苏妲己为妃,苏护不从,题反词于午门墙上,直接反商,而北伯侯崇侯虎率军前往冀州征伐。

  “苏妲己,妲己,圣父给我取名妲己,且说有一人与我有缘,莫非就是这个苏妲己?”她已经等不及了,直接化作一阵青烟,便是从轩辕坟离开,直接前往西岐查探一下,看看这苏妲己到底是何人,真的有倾国倾城之色?

  云中子一直监视着朝歌,这些日子,那琵琶精与九头雉鸡精倒是出没朝歌频繁,接触那微子启与微子衍,两人是纣王之兄,大商王朝嫡皇子,显然那九头雉鸡精与琵琶精是要魅惑这两人,让他们反纣王,不过在云中子看来,估计收效甚微,因为微子启与微子衍无兵权在手,天下除了朝歌之外,八百诸侯手中皆有自己的兵将,多则百万,少则数万,这微子启与微子衍不过就是个闲散的皇族罢了。

  这一日,云中子看到了那轩辕坟的九尾狐狸精,化作一道青烟飘散,直接去了西方,顿时心中疑惑,也是紧随其后。

  而一直镇守在闻仲家中的火灵圣母,这一次依旧未曾发现了那云中子的动向,反而是从北境再次提前归来的余元,走冀州而过,返回朝歌之时,发现了云中子的动向。

  他第一时间,隐藏了身形,躲避在云层之中,看着云中子朝着西岐而去,心中一凛,莫非是这阐教有所动作?

  思虑片刻,他立刻跟了上去。

  ————————————-

  却说这狐狸精胡妲己因为有三皇之气在身躯之中,只要自己不显露原形,准圣也难以看破她的真身,所以她直接到了冀州城之后,便是卷起青烟,飘入到了冀州苏护府邸。

  落地之后,化作了本体模样,千娇百媚的狐媚子。

  此刻,苏妲己正在内殿,在自己师尊金鹏的画像面前,诉说着。

  抽抽噎噎,吧嗒吧嗒的滴落泪珠儿,苏妲己,哭的梨花带雨“师尊,您来救救妲己吧,妲己该如何做才好,若是妲己现在离开冀州,冀州百姓将会因妲己一己私欲,而陷入生灵涂炭之中。但是妲己真的不想入宫侍奉那个昏君,我只想跟着师尊您修道,师尊,妲己想跟着师尊一辈子”

  室外,胡妲己目瞪口呆,她不傻啊,这苏妲己竟然是金鹏护法的弟子,那不就是说,这苏妲己乃是圣父门下三代弟子?

  “谁?”刷,一道风雷之光,从这室内爆发,一剑蕴含杀机,一瞬间便是刺向了偷听的胡妲己。

  胡妲己也不过天仙,那苏妲己实力不及天仙,但是她手中之剑,乃是金鹏亲手为妲己炼制,后天杀伐灵宝,威力无穷,一瞬间也是将那胡妲己吓的差点逃之夭夭,还好她法力比苏妲己要强一些,直接拦住这一剑,惊魂未定之下,急忙说道“妹妹,自己人。”

  苏妲己一眼看去,一个长相妩媚动人的女子,千娇百媚,双眸水汪汪的,一眼看去,犹如一汪桃花泉,那白皙若凝脂的肌肤吹弹可破,云丝叠鬓,柳叶眉梢,尖翘翘的下巴,衬托的越发的狐媚。

  “你是谁,潜入我苏府,意欲何为?”苏妲己此刻周身灵力翻涌,虽然不及天仙境界,但是仗着风雷剑在手,也不惧眼前这狐媚子,她也看出来了,这女子实力比自己要强一些。

  “却是为妹妹而来,妹妹可否将这宝剑收起,姐姐来此,没有恶意。”

  “哼,谅你也不敢,若是心怀歹意,我收拾不了你,自有能够收拾你的人,我身后站着的高人,可是你想象不到的。”

  妲己到底是少年心性,三两句言语,便是暴露出了自己是个修行小白。

  胡妲己心中暗笑,这苏妲己倒是有些意思,金鹏护法收她为徒,传授道法,怕是没有教她一些洪荒之中的危机。

  “是是是,妹妹是人族护法之高徒,姐姐是比不过的。”

  苏妲己知晓自己焚香祭拜金鹏之事,被她看到了,她也不着恼“不错,我就是人族护法金鹏大仙的弟子,你快说吧,来此作甚”

  “却是为妹妹解忧而来。”她说完,便是悄然展露了自己九条狐狸尾巴。

  “你是妖?”苏妲己瞪大美眸,再次祭出风雷剑,便要与这狐狸精拼个你死我活。

  “妹妹别动手啊,听我说完,我受圣父差遣而来。“

  “我师祖?”妲己自动自觉的给自己榜上了一个强有力的粗大腿。

  “嗯,妹妹是金鹏护法弟子,圣父大人自然是你的师祖了”这胡妲己也不与这苏妲己争辩,笑的眉眼眯起,缓缓说道。

  “进来说话”苏妲己让开了门,让这狐狸精进来。

  两人对面而坐,却是这狐狸精先开口“我是要入宫的,圣父给我取名妲己”

  “什么?”苏妲己轻掩檀口,显然是被惊着了,难道师傅收自己为徒,传授自己道法,皆是圣父安排?

  “嗯,妹妹也要进宫,到时候我附在你身上,我有圣父赐下三皇之气护体,不会被准圣之下的大能看穿真身的”

  “为何要进宫,我才不要服侍那个昏君”苏妲己气不打一处来,她不愿意入宫。

  “吾等不过是棋子罢了,哪里轮得到我们说话?”狐狸精看着义愤填膺的苏妲己,心中却是在想,若这女子不是护法弟子,就是个普通的凡间女子,怕是被自己附身夺舍,也活不了性命的。

  “我要去求师傅,师傅定然可以帮我的”苏妲己摇着头,打死都不愿意进宫。

  “我会幻化成你的模样,服侍纣王之事,交给我来,圣父让我不准插手任何商朝之事”

  “你到底要做什么?”苏妲己看着这狐狸精,心里萌发了一个念头,莫非这纣王是圣父的后人?

  “魅惑纣王,让他迷恋美色,说白了,毁掉商朝气运”

  “你,你竟然是要去魅惑昏君,若是这般,你定然要受人族唾骂的,到时候这因果之力就太大了,你承受不住的”苏妲己怜悯的看了一眼狐狸精。

  这却是让那胡妲己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触动之色“无妨,这是我的使命,我已然说了,我就是一个棋子,如今这纣王听信谗言,要杀你父亲,你进了宫之后,若是可以规劝,劝他收回成命便可”

  “那昏君会听我的?”苏妲己嗤笑一声。

  “那是你小看我了我九尾天狐一族的魅惑之力,我会让他沉迷我的美貌之中,我的容貌便是你的容貌,白天之时,你便出现,我隐藏真身修行,夜晚我会出现,你则隐藏真身修行便可”

  苏妲己思索了很久,最终还是难以逃过亲情这一关,她不忍心父亲被杀,也不忍心冀州城破,生灵涂炭。

  “好,希望你能够做到,我会入宫,到时候你附身于我便可。你若骗我,我就算是死,都不会放过你”

  胡妲己拉着苏妲己的手“你我以后就是姐妹,我岂会害你,而且你看我这妖身之上,有三皇之气护体,还能有假?放心,我也不想死,不想因果之力加身,或许那昏君自己无道,败了江山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