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黑虎,郑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若能取而代之,便是应在了这数年之间,而且我占卜一卦,虽然此次我有血光之灾,但是有惊无险,所以不必太过担心,只希望这一战, 能够成为反商的引子。”

  散宜生也是点头“可惜了,那崇黑虎也是有大教影子,与那闻仲出自一脉,我西岐若是有此大教支持,何愁大业不成”

  ——————————

  这散宜生所期盼的大教能人,已然到了西岐, 暗中观察西岐的一切,他正是阐教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

  广成子与云中子分开而行, 云中子前往朝歌监察一切动向, 而广成子得师命,前往西岐,一观帝星出世,他此刻就在看着这伯邑考与那姬发,到底谁才能够值得阐教来扶持。

  一番辨别,两人心中皆是雄才伟略,但是伯邑考更加仁慈,特别的重孝道,姬昌前往朝歌,他是日夜思念父亲。

  而姬发则是文武双全,心性坚韧,心思全在治理西岐之上,虽然是胞弟,但是比起那伯邑考而言,更适合做一个国君。

  于是乎,广成子悄然入了姬发之梦,传授一番阐教大道, 并且悄然告诉他, 他乃帝星转世,当有国运气运加持,享受天下敬仰。

  这可是让姬发激动坏了,虽然是在梦中,已然是跪下拜见广成子,他知道,这天底下,洪荒大能太多了,有圣人,还有圣父圣母,有人族护法,那山林之间隐藏的仙山洞府,不知其数,西岐也有奇人异士,曾经得到仙家传承,修行了道法,如今这天下之中, 许多武将皆是到山林之中,寻仙问道, 有些运气好的, 也是修得了一两门厉害的神通,官拜总兵,一方城主,诸侯,皆是存在。

  这梦中大能,自称广成子,乃是阐教圣人元始天尊首徒,这让他深信不疑。

  第二日,姬发便是屏退左右,在内殿之中,沐浴焚香,将那供奉的圣父圣母画像摘下,换上了阐教元始天尊的金身法相画。

  而广成子看着姬发如此知情识趣,很是满意,他在三皇之争时,算是彻底被金灵圣母,龟灵圣母以及最后的玄都大法师比了下去,三皇之争,他一次都没有捞到好处,这一次,若是可以让人族改朝换代,将这姬发立为新主,阐教当为国教,他广成子能不能得到功德赐下那还是次要的,最关键的是可以将截教彻底击退,削了那截教气运。

  他并未现身相见,这种时候能够悄然完成的,还是要悄然完成,回头让一位师弟前来坐镇西岐便可,他还要去那朝歌看一看,云中子师弟性子还是太过清静无为,不喜争斗,真的论到算计,怕是会被截教所压制。

  ————————————-

  却说这崇应彪连夜奔赴曹州,累死数匹战马,才算是赶到曹州,求见了自己的叔父崇黑虎。

  “彪儿你先起来,叔父已然知晓,这便点齐一路人马,随你前往冀州。”

  这崇应彪丝毫不知道,这崇黑虎嫉恶如仇,对于自己长兄在北境肆意收刮,谄媚纣王之事,早就心怀不满,若不然他也不会离开北境,跑到这曹州来做一方侯爷,实在是因为长兄如父,不忍对其斥责,索性眼不见为净。

  此番崇应彪带来的消息,是西伯侯姬昌以及崇侯虎率领二十余万大军,前往冀州征讨苏护。

  他知晓苏护其人,乃是一方诸侯之中少有的贤才,治下百姓安居乐业,而且他与苏护相熟,但是也不忍见到苏护被崇侯虎压至朝歌,那样是必死无疑。

  他率领一众人马,跟随崇应彪前往冀州,这崇黑虎心里想的是,到时候抓了这苏护,让他将女儿送入皇宫,若是真的等到西伯侯前来,大军一至,怕是真的无力回天,不仅仅冀州城百姓生灵涂炭,自己大哥是什么尿性,他是最清楚不过了,一旦冀州城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舍弃一女,救一城之人,想来苏护会有定夺。

  翌日。

  冀州城外,崇侯虎,崇黑虎以及崇应彪率领大军,再次到了城外。

  而苏护这边,自然也是发现了那崇侯虎残部再至城下,而探子已然来报”下方是那崇侯虎,还有那曹州侯崇黑虎。“

  苏护一听,崇黑虎都来了,心中咯噔,一脸焦急的说道“这崇黑虎乃是幼年得道人传授神通道法,而且武艺高强,晓畅玄理,万军之中取人首级如同探囊取物。”

  “父亲长他锐气,灭自己威风,孩儿也是幼时得异人传授神通,待孩儿前去取了他的首级。”

  苏护看了看长子,无奈叹息道“切勿鲁莽,如若不敌,速速退回。”

  苏全忠直接出了城门,点名道姓“那崇黑虎出来应战。”

  崇黑虎看到这苏全忠不知尊卑,自己与他父苏护乃是故交,这苏全忠也太不懂事,直接骑着战马,出了阵前“侄儿,此次吾前来,一是为了长兄兵败,二则是为你父苏护解围,冀州终究不过弹丸之地,怎会是那朝歌大军的对手,一旦西伯侯姬昌前来,大军围城,你冀州城必破。”

  苏全忠气炸肺,这崇黑虎口口声声说为苏家解围,这合着就是让自己父亲将妹妹送入朝歌,供那昏君凌辱?

  “崇黑虎,你休得聒噪,我冀州永不朝商,与你势成敌国,你若是与我父亲还有一丝交情,那就速速退兵,本将饶你性命。”

  崇黑虎也是大怒,我为你苏家好,你倒是记恨了我,也罢,将你擒下,到时候再擒拿了苏护,到时候再劝解也不迟。

  ——————————-

  两人皆是催动战马,枪戟交戈,战的是烟尘滚滚,苏全忠也是使尽毕生所学,而且他力大无穷,手中战戟,九九八十一式戟法,腾、挪,闪,收,也是将那崇黑虎杀的是冷汗连连。

  崇黑虎一声惊呼“苏护有此子,当真是麒麟儿,力大无穷,戟法出众,当真是一方虎将,只可惜,终究是匹夫之勇。”

  苏全忠哪里管这崇黑虎说什么,手中银尖戟横扫,对着崇黑虎后脑便是一戟扎出。

  崇黑虎一声大叫,也是吓的差点三魂出窍,直接紧绷脊背大龙,一把将背负在身后的红葫芦摘了下来,揭开了那顶盖,口中念念有词。

  只见那葫芦之中,一道黑烟喷出,如同天罗地网,大小黑烟之中,有那咿呀之声,遮天蔽日,下一刻,所有将士皆是发现,那哪里是什么黑烟弥漫,根本就是无数的黑色铁嘴神鹰,冲了出来,直接对着苏全忠铺天盖地扑杀了过去,一瞬间便是差点将苏全忠眼睛啄瞎,苏全忠浑身疼痛,跌落战马,被崇黑虎用长枪顶着脑袋,随后一声令下”左右前来,拿了。“

  苏护在那城池之上,面若土色,自己大儿子被抓走了,这还有活命的机会?

  “封闭城门,众将随我回去商议。”苏护也是心情沮丧至极,他也知道,真的与商朝为敌,那真的是螳臂当车,西伯侯姬昌大军还未曾到来,一旦大军前来,便是城破之时啊。

  ——————————-

  那崇侯虎大营,苏全忠被五花大绑,扔在账内。

  崇侯虎想到之前,被苏全忠追杀的灰头土脸之事,哪里还能够忍住怒火,“左右来人,将这贼子推出斩首示众,祭奠吾等死在此地的众将士。”

  这苏全忠也是彪,瞪着眼,破口大骂“要杀便杀,还怕你不成,今日若不是这崇黑虎施展道法伤我,论武艺,你们拍马不及,我苏全忠虽死,但还是要骂你们这帮奸臣,助纣为虐,那纣王昏庸,陷害万民,要强纳我妹,还要杀我父亲,这等昏君,迟早将商朝葬送,但我恨呐,全忠只恨活不到看到商朝被灭之时。到时候,你崇侯虎也是死无葬身之地。谁不知道你就说那纣王的狗腿。”

  崇侯虎气的脸若猪肝,直接大喝“还等什么,就地正法。”

  崇黑虎一听,这还得了,他还准备劝降那苏护呢“长兄稍待,这苏全忠虽然该斩,但是他苏护皆是朝廷要犯,而且若是苏护将那苏妲己献上,怕是大王会改变心意,所以杀不得,你我兄弟只管拿人,切不可杀了这苏全忠,到时候长兄你到了朝歌,听大王旨意,是杀是放,皆是旨意,岂不是上策?若是此刻你将这苏全忠杀了,若那妲己入了宫得宠,怕是要与长兄你为难的。“

  ——————————

  苏护从营帐之中返回了侯府,一脸丧气,整个军中,自己大儿乃是武艺最高之人,其他一众武将,哪里会是那崇黑虎的对手呢。

  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妲己手持宝剑,直接闯入正厅之中。

  “父亲,大哥被抓了?”妲己秀眉含煞,显然是知晓了今日大军之事。

  “唉,为父无能,保不住你与你大哥,那崇黑虎修了道法,一道红葫芦之中飞出三千铁嘴神鹰,直接将你大哥啄伤,捆了带走,也不知道如今是生是死。”

  妲己怒火中烧,“父亲,如今妲己也不瞒。。”

  她话音还未说完,便是有家将前来通报“侯爷,督粮官郑伦求见。”

  妲己却是不再说话,提剑站在一旁。

  苏护这时候也没有心情管女儿,待那郑伦进来之后,便是问道“贤弟,你此来是运粮到了城中?唉,如今就算是粮食到了,也是晚矣。”

  郑伦却是恭敬一礼“末将一路听闻君侯反了大商,崇侯虎奉旨征讨,因为末将星夜兼程赶回来,不知胜负如何?”

  苏护看了一眼妲己“皆是那纣王昏庸,也不知道是不是那费仲尤浑谗言献媚,那昏君要纳妲己为妃,我正言谏诤,却是触怒了那昏君,他便是问罪斩我,那尤浑与费仲更是进言,特赦我归国,但是要将妲己送入朝歌为妃,我怒急攻心,在那午门之外墙上题了反诗,崇侯虎率兵追杀而来,已然被我儿打退,但是那崇黑虎却是前来援助,此次还将忠儿给擒拿走了。”

  妲己砰的一拍桌子,“那昏君该死,待我杀上朝歌,一剑取了他狗命。“

  苏护看着自己女儿“你这疯丫头,又犯什么傻,朝歌重地,你这柔弱身子,怕是还没有走出冀州境内,便是被人家给祸害了。”

  苏妲己眉头一挑,她如今可是仙人了,哼。

  郑伦在一旁,笑着看向妲己,“妲己,听叔叔一句话,在此候着,待叔叔前往,哼,那崇黑虎不过修了几天道法,也敢猖狂,君侯放心,这普天之下,莫说他崇黑虎,就算是东鲁姜桓楚,西伯侯姬昌,南伯侯鄂崇禹,皆率兵前来,也不在我郑伦眼里,此战,末将请战,天黑之前,若不能将那崇黑虎擒来相见,愿将项上人头纳于众将士之前。”

  说完,便是也不待一脸懵逼的苏护答应,便是出了厅堂,翻身上了自己的坐骑,那是一只火眼金睛兽,直接将自己的兵刃降魔杵提溜在手,招呼城门守将“开城门,本将要生擒那崇黑虎。”

  这时候的两军交战,皆是主将叫战,完全是振奋士气之事,可谓是有来有回,这郑伦前来叫战,那崇黑虎岂会不迎战,直接催动自己的坐骑金睛兽,也是出了战场。

  两人仔细相互打量,崇黑虎此刻全副武装,连环铠,大红袍,头戴九云四兽冠,手提两柄紫金斧,而那郑伦面若紫枣,长须如针,头戴九云烈焰冠,身穿金锁甲,腰细玉束带,同样是骑着火眼金睛兽,手提两根降魔杵,正瞪着眼睛看向自己。

  “来者何人?”崇黑虎也不认识这郑伦,不过看他敢出来叫战,当不是无名小卒。

  “冀州督粮上将郑伦是也,你便是那崇黑虎?擒拿我主将之子,仗道术逞凶,还不速速放人,下马受缚,若再道半句,直接打杀。”

  崇黑虎一听也是怒发冲冠,小小督粮将,也敢与自己一方曹州侯叫嚣,也真是二话不说,催动金睛兽,直接是杀了过去。

  两人也是仗着武艺先行试探,发现对方皆是强敌,怕是武艺一时间难分胜负,那崇黑虎心中暗想,这郑伦莫非也是从仙门中来?

  而这边,郑伦冷笑,看着那崇黑虎“还不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