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 腹黑姬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起来吧”金灵圣母看着余元一旁的袁洪,含笑问道“这就是闻仲在北海受阻的原因吧?”

  她时刻关注大商局势,自己的弟子闻仲在北海平乱了那么久,她虽然未曾前往,但是此次火灵圣母前往朝歌,自然就是有将余元解脱出来,前往北海增援闻仲的意思在其中。

  “嗯, 此乃白猿一族之中的异类,乃是通臂猿猴,乃四大神猴之一”余元乃是血灵猴得道,自然对于猴族极为了解。

  “横炼肉身,这是八九玄功的影子,你非我截教,莫非你是阐教弟子?”金灵秀眉微蹙, 显然与余元一样, 第一反应就是阐教弟子。

  “我不是阐教弟子, 我是偶得这横炼肉身,可行七十二般变化的神通”袁洪在金灵面前,丝毫不敢造次。

  “是与不是,一查便知”金灵纤纤玉手抬起,随后一指顶在了那袁洪眉心,随后一股强大的神识之力笼罩在袁洪身躯之上。

  片刻之后,金灵缓缓放开了手,一脸奇怪之色“真是奇怪,到底是谁将八九玄功留在这里,让你来修行?”

  金灵神识扫过那袁洪识海,却是发现这袁洪果然没有说谎。

  “师尊,这袁洪如何处置?“余元小声问道。

  “八九玄功来历太过可疑,我无法推演出来,待我求师尊前来,圣人之威,当可拨开一切天机遮掩之处, 看看到底这袁洪是什么人设下的棋子。”

  金灵直接身形一闪,消失在了碧游宫, 随后出现在了三十三外天,寻到了上清宫之后,便是去求见通天教主。

  这封神之战缘起之时,通天教主就是几乎没有怎么布局,皆是让多宝与金灵负责,在他看来,只要圣人不插手,无论是从弟子实力还是占据的人族大势气运,截教都不会输。

  “弟子金灵,拜见师尊。”

  上清宫之内,通天教主盘膝坐于庆云之上,周身同样是周天星辰之影,无尽剑气在虚空纵横,道韵弥漫。

  “嗯,金灵,特来上清宫找为师,可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金灵急忙将袁洪之事说出, “弟子探查不到这八九玄功来历,而且袁洪显然是一枚棋子, 用来拖住闻仲,让他无法顺利返回朝歌,我怕是阐教设计,所以特来求见师尊,请师尊帮忙推演一番。”

  “好,待为师来推演一番。”

  圣人手段,恐怖至极,通天教主直接手指在虚空一点,便仿佛如同在那时间长河之中截取到了那袁洪的气息,随后一道道迷雾出现,笼罩在了那道气息之外。

  “有意思,果然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扰乱了天机,能够有此手段的,唯有同阶的圣人,待我看看,到底是哪一位在背后捣鬼。”

  通天教主脸上带着一丝笑容,但是内心已然起了怒意,这是要败坏大商气运啊,让闻仲离朝,不过是手段之一罢了。

  片刻之后,一道不可视的身影浮现在虚空之中,仿若一团金光遮掩真颜,看不清模样,但是那一处山洞,正是金灵用神识探查袁洪识海之中所探查的一模一样。

  “藏头露尾,除了那准提还会有谁,这周身金光乃是佛门金身之光,西方佛教还真的是不死心,想要挑起封神量劫,金灵,这袁洪身份没有问题,待为师出手,洗涤他的神魂识海,你收他为徒,传授我截教道统,我要让那准提布下的棋子,为我所用。”

  圣人虚空一指,仿佛穿透了一切虚空,那跪在碧游宫之中的袁洪,只觉得脑海之中,一道清凉之气,如同甘霖灌注,一瞬间神清气爽,而且除了自己参悟的八九玄功之外,还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道韵在其中,而且他再看向余元之时,也不似之前那般仇恨,反而是多出了几分好感。

  ————————

  金灵圣母返回了碧游宫,直接当着余元的面,将这袁洪收为了弟子,有圣人出手,袁洪这截教身份自然是跑不了的,而且还要让他为截教所用。

  ”余元,你且返回北海,接应闻仲回朝,有他坐镇朝歌,当可防止那阐教在朝廷之中使些阴谋诡计。“

  而这时候,一道人影缓缓而来,正是那多宝道人。

  多宝贵为通天四大亲传弟子,实力与金灵当是相仿,同样是准圣中期巅峰的大能,此刻却是一脸肃杀之意。

  “师兄,看你一脸怒气,这是为何?”金灵安排好了余元,便是看到多宝前来,一脸疑惑的问道。

  “那纣王贪恋美色,竟然要纳妃,如今成日里留恋后宫,也不理朝政,这是要坏了大商国运之事,而且火灵传回来了讯息,朝中奸佞作乱,若是不肃清这些乱臣,早晚还不知道出什么乱子,闻仲何时可以回朝?“

  “师兄放心,最迟三月,便可班师回朝,这袁洪已然擒来,北境无碍,那北境的伯侯自己就可以应对叛乱,闻仲回朝之后,便会肃清这些乱臣,当打杀的,绝不留情。”

  “好,三月时间尚可,我让火灵好好盯着朝歌。”

  ——————————-

  却说这崇侯虎先姬昌一步,追杀那苏护去了,率领数十万兵卒,星夜兼程,追击苏护。

  而苏护也是知晓自己题词叛商,已然是纣王眼中钉,势必会派人来剿,更是带着随从连夜赶路,返回冀州,立刻调遣冀州兵力布防,城门大关。

  城主府邸。

  苏妲己盘膝静修,但是身前却是悬着一柄宝剑,此剑通体流转雷光以及风之力,乃是金鹏帮妲己炼制的风雷剑,蕴含风雷之力,妲己已然将它当成了本命灵宝,苦心祭炼。

  她昨日便是已知父亲为何匆匆赶回,那昏君竟然要纳自己为妃,而且还要杀自己父亲。

  岂有此理,这种昏庸君王,早就该反了他,她如今正在潜心祭炼风雷剑,待会要一展神通,随父杀敌。

  ——————————

  城外。

  崇侯虎率兵叫阵,城头之上,苏护率领一众军将迎战,倒是城门未开,两方打嘴仗的功夫具是一流。

  “苏护,你不思皇恩,题反诗于午门之外,是为逆贼,罪不容诛,今日本侯特奉旨前来拿你问罪,待擒拿了你,押至辕门,听后大王发落。若是不从,则兵破冀州,斩首示众。“

  “哈哈哈哈,那昏君无道,轻信谗言,不思量留心邦本,要强纳臣子之女为妃,荒淫酒色,非是苏护不忠在前,实在是那昏君已然失了民心,若不然,那北境袁福通等七十二路诸侯为何要反?皆是你这北伯侯作乱一方,助那昏君行逆之事,要不了多久,八百路诸侯怕是大半要反,崇侯虎,赶紧收拾收拾滚回北境去吧。”

  崇侯虎是气的脸色泛紫,本想与苏护掰扯一番,毕竟这苏护怕是多半不会被纣王杀了,毕竟若是那苏护之女进了宫,到时候这苏护就是国戚,纣王岂会轻易杀了呢,本想结一番善缘,这苏护不识好歹,揭他短处,岂能善罢甘休,既然有纣王谕旨,那还等什么,破了冀州再说,而且西伯侯姬昌兵马已动,不日便可赶赴冀州,踏平冀州,指日可待。

  “谁愿与我擒拿此贼。”崇侯虎一声令下,顿时左右军中,立刻有偏将一夹战马,冲了出去。

  “末将梅武,愿往。”

  他直接杀至城下,而那苏护之子苏全忠,身披黄金甲,狮蛮带,直接一声令喝“打开城门,待本将打杀了这人。”

  苏全忠乃是修过道法之人,力大无穷,手中乃是方天戟,骑着青花骢,与那梅武在城门之前,力战数十回合,那梅武不过是一员武将,没有修过道法,此刻数十个回合之后,便是被苏全忠一击斩了头颅,跌落马下。

  顿时冀州城的兵将皆是欢呼。

  那边崇侯虎看到偏将梅武直接被那苏全忠斩杀,也是传令鸣鼓,开始攻城。

  苏护这边竟然闭守城门,无数弓箭从天而落,那圆木滚锤,一次次的撞击,用血肉堆砌,终于还是破开了冀州大门,两方人马,在城门之外厮杀,血溅成河,尸骸遍野。

  那崇侯虎打到了人间冀州门口,这是冀州地盘,苏家在此经营了数十年之久,根基盘固,兵强马壮,两边打的是日月无光,从白日战至了傍晚。

  苏护这边有足够的补给,那崇侯虎却是疲惫之师前来揭战,此刻损了梅武,折损三军,狼狈拖着参军而逃,在那数十里之外安营扎寨,准备休憩一夜,也是静待西伯侯姬昌率领部队前来汇合。

  哪知苏护精通兵法,直接一鼓作气,让苏全忠率领冀州兵将,连夜疾驰,直接劫营,那崇侯虎手下大将金葵等人皆是被斩了头颅,死了的不能再死了。

  但是也是因为一众大将的死命抵抗,也让那崇侯虎不过是伤个腿,他长子崇应彪不过是伤了胳膊,但还是逃之夭夭。

  ————————————

  “父亲,此次兵败,若不能除了那苏护,怕是回到朝歌,便是你我父子人头落地之时啊。”

  丧家之犬的崇侯虎与崇应彪以及一众残部,惶惶不安,连夜逃走,困乏无比,此刻崇应彪扶助了自己那摇摇欲坠的父亲的身体,酒色掏空了老父亲的身子啊,早就没有当年之勇了。

  “我儿,这可如何是好,因袁福通之事,大王早就对我心有不满,若不是看在我尽心尽力,每年大肆收刮北境,给大王献礼的份上,怕是早就项上人头不保,这次征伐苏护,却是失策,就不该独自前来,等那西伯侯姬昌一起,两方兵马齐至,定可将冀州攻破,杀那苏护泄愤。”

  “父亲,皆是那苏全忠,乃是修道之人,力大无穷,梅武不过数十回合便被挑落马下,吾等武将不是他他的对手,但是叔父定然可以降服了那苏全忠,吾等传讯曹州,请叔父前来助战,当可建功。”

  这崇侯虎的确是不如他弟弟崇黑虎,崇黑虎自幼拜入截教,只不过师尊不出名罢了,也是那外门记名弟子,隶属于赵公明管,如今则崇黑虎正在曹州。

  “速速连夜赶往曹州,请你叔父前来助战,我就不信,拿不下那冀州城”崇侯虎一听儿子的建议,顿时便是同意,并让崇应彪带着护卫,立刻连夜赶赴曹州。

  -----------

  却说这西伯侯姬昌,却是带着兵将,慢慢悠悠的吊在后面,该一日三餐扎营生火,那便是从未间断,夜晚扎寨,美其名曰,让兵卒们养足精神,到时候好一鼓作气,破了冀州。

  但实则呢?

  扎寨的主将帐篷之中。

  姬昌与属下得力谋士散宜生,正在密谋。

  “伯侯,前方探子传来消息,崇侯虎大败,被那苏护追了数十里之外,好似还受了伤,那崇应彪星夜兼程,已然离开,方向是去了曹州,怕是想到曹州借那崇黑虎的兵了”散宜生笑的很坏,仿佛一肚子坏水要溢出来了。

  “嗯,两败俱伤最好,我们不宜过早,但也不可过迟,那崇黑虎可不是好惹的,只可惜了苏护,正直廉明,治下百姓安居乐业,实则是一方良将,若是能够为我所用,当是最好不错,这纣王此次如此对待苏护,苏护定然怀恨在心,这献女之事,最好不要成功,若不然,一旦那苏妲己进了皇宫,吹了吹枕头风,怕是纣王又会重用苏护,苏护之前的那点偏见,估计会烟消云散的”

  姬昌为西伯侯,在那袁福通反了商朝之前,他便是有了异心,只不过一直韬光养晦,而且商朝朝廷之中,人才济济,各州府之间,屯兵无数,单靠西岐兵力,是无法反叛成功的,但是袁福通这一挑起头,顿时如同火引一般,牵一发而动了前身。

  北境被牵扯住了,闻仲更是被派出了朝歌,前往北方平叛,这朝廷之中,武成王黄飞虎忠肝义胆,但是对于朝廷权谋之术,还真的不是什么好手,那商容、梅伯等一众文臣,耍嘴皮子有些本事,但是溜须拍马之术,与那费仲尤浑相比,差了太多,如今佞臣当权,这是姬昌所最乐意看到的,甚至是他此次来朝歌,更是给两位佞臣,献上了不俗的宝物,为的就是能够结交这两位,奸臣当道,当霍乱朝纲,只要闻仲不回,这商容等人进谏,怕是也无用,而且纣王刚愎自用,觉得自己是天下之主,谁都要臣服于他。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若不是商朝先祖一代代的征伐,怎么可能一统天下割据的诸侯?让八百诸侯朝商?他纣王不过是捡了个现成的便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