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袁洪被掳,还有暗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却说这苏护这次倒是铁骨铮铮,被押出午门之后,二话不说直接让那跟随前来的苏府下人,取来笔墨,“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 永不朝商。”

  “回去转告那昏君,费仲尤浑乃是奸佞之臣,卖弄权术,商容、黄飞虎之流,不过尔尔,眼睁睁的看着大商基业毁于一旦,到时候诸侯兵乱,受苦的是黎民百姓, 可怜先帝眼拙, 竟然选了这个昏庸之辈来继承祖业,真是天要亡我大商。”

  说完,便是愤恨的扔下笔墨,直接率领一众家将,急速骑马而驰,离开朝歌,显然是立刻赶回冀州做些防备。

  而纣王从传讯官那里得知了苏护种种忤逆之举,勃然大怒“苏护贼子,本王体上天好生之德,绕他性命,竟然提反诗于午门,大辱朝廷,罪不可恕,来人,宣殷破败,晁田, 鲁雄,统领六师,集二十万为先锋,随后本王当亲征冀州。“

  那鲁雄心中却是思量,苏护此举忤逆了大王,怕是大王也是一时之气,“大王,何须天子亲征,四大诸侯皆在此,尚未归国,不如大王钦点一二路征伐,以擒苏护便可。”

  “冀州地处西岐与北境夹缝之间,可属北方崇侯属下,也可属西伯侯属下,不如陛下让两位大人一同前往,当可擒拿那苏护。“

  而姬昌心中却是盘算,自己之前应下苏护,如今却是反而要举兵征伐他,真是造化弄人。

  而崇侯虎是纣王亲信,本就是因为袁福通之事, 被纣王怪罪,现在有了这征伐冀州苏护之事, 自然是用心至极,想要极力表现,直接点齐了人马,辞别了朝歌一众旧识,随后拍马而追。

  ——————————————

  北海。

  闻仲驻扎的大商营地。

  一头白发的闻仲,脸上风吹日晒,沧桑无比。

  七年时间,他被耗在了这北海。

  原因就是因为这袁福通之子袁洪,乃是万军之将,一人之力,横扫千军万马,而且这闻仲身为截教金灵圣母弟子,实力也是天仙修为,自然是一眼看出,这袁洪乃是异类,袁福通甚至是所有那袁城的军将,皆是猿类所化,虽然一族之力,但是可敌数十万大军,有此军力,若是再让他发展下去,怕是北境迟早被这袁福通给拿下,到时候,他得了北海之地,坐北望南,其余一众诸侯岂能不心生异样,尤其是那西伯侯姬昌,他闻仲有天眼,可观人气运,也可辨别忠奸,那姬昌貌似忠良,实则脑后有反骨,不可不防。

  “唉,只可惜,我不是那袁洪对手,就算是有师尊赐下的雌雄鞭以及这黑麒麟兽,也不及那袁洪实力,他那诸多变化之道,肉身横炼,怕是丝毫不差于当初的大巫之身,端的是厉害无比。”

  此刻,却是一道血云刮下。

  “哈哈哈哈,师弟,为兄来也。”

  来者正是金灵圣母的大徒弟余元。

  闻仲却是急忙挑起,拍手叫好“来得好,师兄来的正是时候,此次要劳烦师兄出手,擒拿那一方敌将。”

  ————————-

  起鼓升旗,大商的龙凤旗随风飞舞,闻仲再次整兵,直插北海袁城之外。

  那袁城之上,袁福通看着闻仲率领大军再次前来,哈哈大笑“太师,你我交战七载有余,莫非是急着赶回朝歌?”

  “袁福通,你为大商朝臣,不思报恩,聚众反叛,更是聚拢妖猴,哼,让那袁洪出来,本太师升旗叫阵”

  此刻,一个毛脸雷公嘴的猴儿,手拿镔铁棍,浑身宛若金刚之色,双眸赤金,头发蓬乱在头顶,身躯之外是那白虎之皮裹住了身躯,一块护心镜镶嵌在胸膛之位。

  “父亲,让孩儿去将那闻仲打杀了吧,每次将他击退,却是不杀他,孩儿这窝囊气是受够了。”

  “哼,你懂什么?”袁福通瞪了一眼自己孩儿,破口骂道“闻仲不可杀,你可知道,他是何人弟子?”

  “孩儿不知。”袁洪一看被骂,顿时耿着脖子问道。

  “这闻仲你别看他只不过是人族商朝太师,他可是早些年拜入截教金灵圣母门下,那金灵圣母乃是圣人之徒,实力通天彻地,你若是将这闻仲打杀了,惹来了截教门人,就我白猿一族,都不够人家杀的。”

  “那父亲你为何要久战拖住他?”袁洪不解。

  袁福通看着自己这儿子,空有一身本领,但是这脑瓜子真的不灵光,但是有些事情,他说不得,也不能说。

  他难道能够告诉自己儿子,自己之所以反叛,是因为有仙家大能进入了自己梦中,告诉自己要将那闻仲引出朝歌?这种事情,太过可怕,一不小心,就是闹的个身陨的结局,他小心翼翼聚拢一切可以聚拢的诸侯,在这北海反叛,崇侯虎那草包,不过是溜须拍马之辈,实力还不及其弟,被自己不断壮大了兵马,打的是节节败退,但是他也不敢占领北境,只是不断扩张,给那崇侯虎压力,果不其然,闻仲亲至北海平叛,他就这样与闻仲接连大战,算是拖住了他七年多了。

  朝歌之中的消息,他通过密探,不时的传来,知晓朝臣之中,出了那费仲与尤浑二人,他不知道这二人是不是那位大能的布置,但是显然是有人要动摇大商基业,他们就是棋子。

  “你不用多问,且出去拖住那闻仲,将他撵走便可,他不是你的对手,切记,不要杀了他。”

  袁洪瓮声答应,直接将这镔铁棍一捏,直接骑上那追风驹,出了城门。

  两方阵营皆是鸣鼓,旌旗飘扬,闻仲手持雌雄双鞭,坐下正是那黑麒麟兽,看着袁洪,两人交战不下数十次,知晓自己不是眼前这猴头的对手,不过这一次不同,他有余元前来相助,定要擒拿了他。

  “呔”

  闻仲一夹坐下黑麒麟兽,墨云飘荡,麒麟兽直接奔腾而出,他手中雌雄双鞭,化作游龙,直接窜出,对着那袁洪便是打去。

  袁洪催动脚下追风驹,手持那镔铁棍,根本丝毫不惧那飞来的两道蛟龙,镔铁棍对着地面猛然一砸,顿时地面直接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他借机直接弹入虚空,一棍横扫,对着那闻仲头顶便是砸来。

  “找打”

  闻仲一惊,收回雌雄双鞭相架,两人在这阵前斗的是烟尘缭绕,地裂破空之声传来。

  两方阵营的将士皆是知晓,两位主帅皆是修道之人,眼前看到的都是神通道法,也不惊奇,静待这闻仲落败退走。

  “小小泼猴,也敢撒野,待我整兵再来。”闻仲自然是不敌金仙境界的袁洪的,直接催动黑麒麟兽飞入空中,竟然要驾云远逃。

  “闻仲休得逃走。”袁洪是气炸了肺,他如今都是金仙修为,也褪去了那猿猴之身,竟然还敢喊自己泼猴,直接脚下一踏,飞遁虚空追了上去,眨眼间,两人消失在了虚空。

  袁福通看着那虚空不见了袁洪身影,顿时大惊失色“不好,这蠢儿,莫要着了人家的道啊,唉呀,都怪我,就不该让他出去应阵。”

  他急忙返回城内营帐之中,焚香开始祭拜祷告“小人求大仙显灵,救救小儿袁洪。”

  他知道这位大能定然是存在的,若不然也不会入了他的梦,之所以选择了他,怕是也因为自己的儿子袁洪从小便是天赋异禀,乃是猴中异类,天生不入五行,乃是那通臂猿猴之身。

  ——————————

  此刻,那闻仲已然将袁洪引入了虚空之中,那袁洪不知有诈,但是在看向那一片乌云之下,有一个赤发獠牙的男子,头戴鱼尾冠,大红服,坐在一头异兽身上,这异兽在洪荒也算是比较出名的,乃是叫做金睛五云驼,此刻一脸狞笑的盯着自己。

  “不好,上当了。”他立刻施展那八九玄功,一个身形闪烁,便是要逃走。

  “哈哈哈哈,在本尊的血修罗大阵之中,你往哪里逃。”

  无尽刀气,如同血色地狱,将这虚空彻底封锁,余元手持那金光锉,另外身躯之后,那化血神刀不断盘旋。

  他看到这袁洪之时,便是已然是决定要将此猿猴擒拿,带回碧游宫,因为他余元也是一方天地异猴,知晓这通臂猿猴的强大,他是水中血灵猴得道,比起这通臂猿猴资质却是差了一些,与那惧留孙的弟子土行孙相似,那土行孙不过是一只土灵猴罢了。

  “你是何人?”袁洪知晓逃不过,直接施展八九玄功,周身金光闪闪,浑身横炼,如同金刚之身,手持镔铁棍便是对着余元砸来。

  “我?哈哈哈,算起来,你我乃是同源同类,只不过你资质比起我来还要好,留在这里相助逆贼叛商还不如随我前往碧游宫,拜在我师之下,到时候你可修行大道之法。”

  余元操控化血神刀,无尽血气粘稠,刀气纵横。

  但是他也是越发越惊诧,此刻他倒是没有施展的大法力擒拿,只不过依靠神通道法,想要压制这袁洪,但是他发现这袁洪竟然修行了阐截二教传承下来的八九玄功。

  “你是阐教何人门下?“余元脸色不好了,若真是阐教门下,那么毫不犹豫,打杀了。

  “什么阐教,我这神通乃是在一处山洞之中偶得,你这妖人好强的本事。”

  袁洪发现自己赖以自傲的八九玄功,在这化血神刀的刀气之下,一点作用都没有,完全被大阵所困,根本不是那余元的对手。

  “不是阐教?”余元心中虽然疑惑,但是还是直接祭出金光锉,轰。

  一道金光爆发,直接将这袁洪打的跌落而下,那胸口护心镜直接碎裂成片,袁洪面若紫金。

  “大罗金仙,你是大罗金仙。”

  袁洪瞪着余元,喃喃自语。

  “哼,小小金仙,若不是本尊要试试你的本事,怕是一击便是要了你的性命,随本尊走吧,若是可以,还能够赐给你一道机缘,你留在这北海小地,却是可惜了。”

  余元直接单手擒拿,将这袁洪拎在手里,哈哈大笑,随后骑上五云驼,哒哒哒哒的往东海而去。

  ————————————

  两人离开之后,虚空之中一道身影显化,乃是一道略微有些肥胖的老道。

  他含笑看着离开的余元以及被拎走的袁洪。

  “很好,这小泼猴倒是能够闹腾,若是能够进入截教,也可给那阐教带来些麻烦,不过那袁福通现在可不能死,得让他继续拖着闻仲才行,等到朝歌闹起来了,闻仲才可离开。再有几年便差不多了。”

  这虽然是个胖道人,竟然默念了一声佛揭,随后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了北海之外。

  那袁福通依旧在祈求,这老道随手一道金光打出,顿时将那八九玄功打入这袁福通的脑海之中。

  “虽然不能够如那袁洪那般实力,但是可匹敌闻仲便可。”

  这老道再次一声佛揭念起,随后隐了身形,消失不见。

  ——————————-

  却说这袁福通得了八九玄功,却说如获至宝,转眼间便是把袁洪的安危忘得烟消云散,他心中明白,他们皆是棋子,棋子还有作用之前,是不会被遗弃的。

  闻仲返回了那袁城阵前,继续叫阵,却是发现那袁福通龟缩在城中,城门紧闭,任凭闻仲如何叫阵都不出来,甚至是闻仲说那袁洪已然人头落地,那袁福通依旧是不为所动。

  ————————————

  碧游宫。

  余元将这袁洪拎着一路前来,自然是引起了一些三代弟子的关注,此刻,许多截教弟子皆是在碧游宫之中,看到了余元手里拎着一只猿猴所化的人族过来,纷纷上前“余师兄,这是从哪里抓回来的?”

  “这可不是一般的猿猴,待我求见师尊之后,再与诸位兄弟饮酒详聊。”

  他急忙忙的前往金灵殿,那是金灵的道场。

  大殿之中,金灵正在清修,不过余元拎着这袁洪踏入大殿之中时,金灵便是睁开了眼睛。

  身穿凤袍,头戴紫金冠,金灵圣母那倾国倾城的容颜,也真的是洪荒首屈一指的绝色美人。

  “弟子拜见师尊。“余元恭敬的给金灵圣母行礼。

  金灵含笑看着自己的弟子,这个长得奇丑无比的弟子,对自己真的是恭敬有加,其实也不知道为何师尊为何没有收他为二代弟子,却是让自己收为徒弟,余元的资质也非常不错,如今也是大罗金仙境界,在截教之中也算是三代之中的佼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