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真假妲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此刻朝歌城中。

  四方诸侯带着各路小诸侯,又一次舟马劳顿的前往朝歌,朝拜纣王,不过这一次一众诸侯心情倒是放松的,不就是选个秀女嘛,小事而已,这普天之下, 美人无数,纣王就算是精力再过旺盛,又能够纳多少到自己后宫呢,甚至有些人的心思是,若是纣王一心贪恋美色,荒废了朝政, 这才是大好事。

  闻仲不在, 商容作为文臣第一权柄, 自然是无数诸侯登门拜访,但是这些个诸侯也是人精,自从闻仲前往北境镇压叛乱之后,朝廷之中费仲与尤浑两位却是成了大王近臣,而且把持朝政,还能够随侍纣王左右,据传此次如此兴师动众让一众诸侯再来朝歌朝拜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两位。

  而一众诸侯也是毫不遮掩,大力巴结,登门拜礼,豪礼也是丝毫不吝啬,为的就是这两位佞臣别在大王耳边胡吹乱说,被这两位惦记上了,绝对没有好下场。

  这苏护与西伯侯姬昌也是旧识,为了让自己小女不被送入宫闱,已经与西伯侯姬昌做了商议,不列入秀女选册之中。

  姬昌自然是满口答应,些许小事罢了。

  而这费仲尤浑两位纣王的宠臣, 为何要让四大诸侯率领一众小诸侯前来朝歌朝拜?

  那就是为了收礼啊, 各路诸侯哪一个不是肥的流油,他们二人虽然是纣王宠臣,但是也不过是借着闻太师不在朝内,才借机谄媚纣王,得了宠幸,但是这朝中大臣,他们也不敢太过得罪,无论是宰相商容还是武成王黄飞虎,皆不是好惹的主儿,但是这些镇外的诸侯就不同了,只要来一次朝歌,那就是剥削一次啊,上一次纣王登基,他们前来朝拜,他们没有捞到好处,这一次岂能错过。

  这二人府邸也是被来访的诸侯快要踏平了门槛,礼物收的是手软, 两人也是相互合计, 却是发现冀州侯爷苏护, 竟然连他们一家都未曾拜访。

  作为九州镇守,自然比起一些小诸侯要来的出名,那也是一方重臣,但是就是这样的重臣,丝毫不将他二人放在眼里,这还了得?

  两人让随从打听了一下,这苏护来了之后,便是与姬昌饮酒甚欢,其余时间,皆是留在驿站行馆之中休息。

  “好啊,苏护这是看不起咱们兄弟,那西伯侯姬昌见到我们,还客客气气,奉上万两黄金,他冀州侯爷,还不及那姬昌来的厉害,胆子倒是大的很。”

  “不错,不给他长长记性,怕是那苏护不知你我兄弟二人的厉害,以后传出去,哪一路诸侯效仿今日苏护之举,那还不是丢了你我兄弟的脸面。速速派人前往冀州,给我查,查那苏护的底细,查的清清楚楚,给他按个罪名,让他回不了冀州。“

  两人立刻安排手下,星夜兼程,前往冀州。

  ——————————

  轩辕坟外。

  云中子看着那轩辕坟之中的三妖,百思不得其解。

  他已经驻足在这虚空很久了,就盯着这轩辕坟看着。

  其内有三妖,一只九头雉鸡精,一只玉石琵琶精精,还有一只九尾狐狸精。

  当日他循着那微子启与微子衍身躯之上的一丝淡淡妖气,一路追踪而来,便是发现三妖竟然倒是选了个好地方,人皇轩辕的衣冠冢。

  此地经常受人族祭拜,自然有香火之力,这些妖物沾染了香火之力,反而成了她们护身之用,以那区区地仙境界的妖力,按理说靠近微子启与微子衍,当有很重的妖气残留才是,原来是沾染了人气香火,反而让她们可以接近凡人。

  但是那九尾狐狸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妖,但是周身流淌着的却是三皇之气护体,他看穿这妖身,还是因为这九尾狐狸自己显露了真身的原因。

  “原来她们是女娲娘娘布下的棋子。”

  云中子这些日子一直在这里,自然那三妖所说的一切,被他听的是清清楚楚。

  “也罢,既然是女娲娘娘布下的棋子,想来那九尾狐狸周身的三皇之气,应该是娘娘留下,怕是被被人识破了妖身而准备的,他们既然要入宫祸乱商朝,那么对我阐教便是有利。”

  云中子心中虽然有些不愿掺和这些事,但是身在阐教,逃脱不得。

  ”二妹,三妹,计划有变,你们继续去诱惑那微子启与微子衍,让他们与一些诸侯联系上,不断让他们起对纣王的反叛之心便好,切记不可伤及其他人族。“

  “那姐姐你呢?”我当进入皇宫,此次纣王纳妃,倒是一个好机会,我会附体到一个被选入皇宫的秀女身上,这样便可顺利入宫,到时候施展魅惑之术,诱惑纣王便可。

  她有些话没有对那两个妖精讲,毕竟燃灯所说,她也一知半解,不知其意,说是有一女与她会有缘,如今看来,怕是说的就是此次选进来的秀女了。

  ————————————-

  却说火灵圣母离开了碧游宫,一路前往朝歌,她是多宝道人的得意弟子,实力也已经踏入大罗金仙初期,算是三代弟子之中的领袖人物,此次多宝将这件重任交给她,也算是栽培她,让她成为真正的三代弟子之首的铺垫。

  火灵圣母也是一路而来,到了朝歌上空,发现这商朝气运冲天,显然是福运绵长之相,不由得冷笑一声“阐教想要破大商气运,做梦,我坐镇商朝,倒要看看那阐教耍什么花样。”

  她直接化作一道火光而落,显然是直奔闻仲府邸而去。

  云中子隐藏在云头之中,而去是在轩辕坟附近,他实力比起火灵圣母要高了太多,自然不会被那火灵圣母发现,看到火灵圣母来了朝歌之后,顿时明悟“截教看来也会行动了,将火灵圣母给派来朝歌,显然是要在朝中布下眼线。“

  火灵圣母来到了闻仲府邸,自然是见到了金灵圣母的弟子余元。

  “师兄,闻仲师弟这一直在北海镇压叛乱,长期不在朝廷,对我截教而言,并不是好事,我坐镇此地,师兄前往北海,助闻仲师弟平叛可好,早些班师回朝,他在明,我们便在暗处相助,定能够巩固大商国运。”

  余元对这些算计却是不精,听到火灵圣母如此说,自然是满口答应,他也很想去看看,到底那北海平乱为何如此之久还不能够结束。

  ——————————————

  却说这纣王今日是接见了东伯侯姜桓楚以及一批又一批的东鲁之地的诸侯,这位国丈爷虽然对于纣王要选秀女纳妃之事心有不喜,但是已然从自己女儿亲信那边得知,不过是大王当日进了圣母庙,见到了那泥塑金身的圣母女娲娘娘的法相,回来便是茶饭不思,只觉得惊为天人,那费仲尤浑为了讨好大王,便是建议纳妃。

  姜桓楚的东鲁兵强马壮,一直是纣王登基的最有利的支持者,如今知晓纣王不过是贪恋美色罢了,只要不影响自己女儿的皇后之位,那么就没有关系,他也相信自己女儿的本事,给纣王生下了两个皇子,德善仁厚,母仪天下,为人所敬重,更是得到了大商所有朝臣的认可,皇后之位,绝不会丢,而且东鲁若是选出秀女,那也必须是他姜家之人。

  而姜桓楚也是满口答应,回东鲁之后,便会给大王着手选秀之事,定然为大王选来绝色美人。

  他如此说,自然是让纣王很是满意,一番赏赐之后,便是继续召见鄂崇禹的南伯侯以及所镇的各路诸侯。

  而那被尤浑费仲派到冀州之地查探消息的属下已然回来,带回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消息,冀州侯苏护之女苏妲己,有倾国倾城之色,这在冀州府已然是家喻户晓的。

  “桀桀,得来全部费工夫,明天就是接见西伯侯姬昌以及一众西部的诸侯,到时候,你我二人要趁机进言。”

  ————————

  翌日,朝歌王城大殿。

  纣王坐于宝殿,西伯侯姬昌率领一众西境的诸侯前来朝拜。

  冀州侯苏护也在朝拜之列,他倒是老神在在,反正也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纣王也是一番问候,西岐之地物产丰饶,姬昌功不可没,而且每年上贡的资源也是仅次于东伯侯姜桓楚,算是四大诸侯之中,比较得纣王欣赏的一位。

  一番君臣叙旧,倒是其乐融融,而纣王也是传旨,让西伯侯姬昌在西岐之地挑选秀女,姿容最漂亮着,入宫为妃,到时候全族都可跟着享受荣华富贵。

  姬昌自然是满脸笑意的答应,纣王爱美女,那就送他一个美女便是,他西岐有精心培养的女子,无论是琴棋书画,针织女工皆是上选,容貌也是一等一的,最关键的是,对西岐忠心耿耿,因为她们的父辈数代,皆受西岐姬家掌控。

  “大王,我看着西岐之地啊,怕是都不用选了呢,选来选去,都不会比那位差的。”费仲尤浑站在台阶之下,此刻却是弯着腰,恭敬的来到纣王身侧,谄媚的说道。

  “哦?爱卿难道已经都替本王看好了?”纣王哈哈大笑,让费仲起身,好好说来。

  ——————————

  此刻朝歌之上,火灵圣母冷眼看着那朝歌大殿之中,“好色之流,不过人族君王好女色,也并无大碍,只要心怀天下,以至理天下为重,后宫多一些便是多一些吧,不生出事端便可。”

  她要监察这里的一切动静,防止阐教施展鬼魅伎俩。

  --------

  “是,大王,冀州候苏护苏大人之女,国色天香,早就名动冀州,若是能够进宫来服侍大王,那才真的是天赐良缘,苏大人也是父凭子贵了呀”

  苏护瞪着那费仲,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一股怒意直冲天灵,随后又看向那姬昌,发现那姬昌也是一脸懵的模样,心中猜测,怕不是这姬昌的主意,定然是这费仲与尤浑想要讨好大王。

  “哦,果真是天香国色之姿?”纣王一听便是来了兴趣,转过身来,便是对着苏护问道“苏爱卿,本王很想见一见你家小姐,择日便送来朝歌,本王若是心仪,定会加封为妃,爱卿到时候便是国戚,食其天禄,享受这荣华富贵,爱卿可永镇冀州,坐享安康,名扬四海,天下莫不艳羡,爱卿以为如何?”

  苏护一听,这是铁了心要纳自己女儿为妃子啊,这还得了,自己就这么个宝贝女儿,还是老来得女,也怪自己疏忽,竟然得罪了那费仲尤浑这两个奸佞小人,此刻却是骑虎难下。

  “启禀大王,大王宫中上皇后与贵妃皆是倾国倾城之佳人,小女不过蒲柳之姿,而且不谙世事及礼度,德色俱无,不能侍奉大王,还请大王收回成命”

  苏护一说完,那前方跪着的姬昌便是心道要完,这纣王是何许人也?如今大费周章,全国选妃,听了那尤浑与费仲之言,那还不是如同百爪挠心一样痒痒,你这越是推辞,他便越要将你女儿纳进宫来的,苏护贤弟这是自己给自己挖坑了呀。

  “本王想要纳爱卿之女为妃,爱卿难道不愿意成为国戚,尊享殊荣?还是爱卿有了异心,不愿应承本王?”

  苏护进退两难,又看到那费仲尤浑两人计谋得逞的奸笑,顿时怒火中烧“大王,你听信这两个奸佞小人之言,怕是误国误民,臣闻仁君之道,当勤修政务,则万民悦服,四海景从,前有夏朝,荒淫酒色,败了祖宗基业,大王不可学那夏王,自毁社稷,那费仲尤浑,谗言进献,不安好心,其心当诛,若是大王一意孤行,臣恐我商家江山六百余年基业就要毁在大王手中。”

  满朝文武皆是脸色泛白,这苏护虽然是直言进谏,但是这是必死之局啊。

  “大胆,敢将本王比作那昏庸夏王,来人啊,苏护不尊圣命,违抗旨意,以亡国之君匹配本王,罪不可赦,来人,将苏护拿出午门,斩首示众。”

  一时间,立刻有兵卒上了大殿,直接将苏护给拖了出去。

  你费仲尤浑也是立刻进言“大王,苏大人爱女心切,就算是诋毁我二人,我二人也是甘心为苏大人作保,若是仅仅因为选妃之事,便要杀了苏大人,小臣怕是天下百姓知晓了,会风言风语,说大王你不听贤臣进言,顾恋美色,不如让他戴罪立功,赦免他的死罪,想来苏大人生死之间,念头定然会转变的,再让他他将他女儿送入宫来,乃是一举两得。”

  “很好,爱卿所言极是,传旨,着苏护立刻返回冀州,本王不愿杀他,让他立刻将女儿送至朝歌,免于死罪”

  ------------

  虚空之上,火灵圣母盯着那费仲与尤浑二人看着,心中怒火已然中烧“果然是闻仲师弟不在朝廷,奸佞小人当权,祸害那纣王,这纣王也是昏庸,竟然为了美色,强纳自己权臣之女,简直是愚蠢,费仲尤浑这等奸臣,等到闻仲回来,定要杀了他们,以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