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暗处探手 (求订阅,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姐,你回来了,老爷可是等你好久了,正在书房生气呢”

  丫鬟看到少女收了灵剑,急忙小跑过来,焦急的说道。

  “父亲找我何事,我该学的女工也学了,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想要我做什么?”

  此女正是跟随金鹏学习仙法的苏护之女苏妲己,跟着金鹏学习仙法七年,已经略有长进,至少可以御剑飞行,练会了一些神通道法, 这还是金鹏未曾揠苗助长的原因,如今的妲己已然是一位地仙了,若不然, 短短时间,在一位准圣栽培之下,此刻至少也是天仙一位。

  只不过整个苏家,唯有这丫鬟知晓自己修了仙法,已然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在父亲母亲眼里,自己就是个长大了的大家闺秀。

  金鹏已经在一年前飘然而去,因为燃灯已然传讯,让他返回灵鹫宫,另有要事。

  苏护此刻正在书房之中,妻子正在帮研墨。

  “父亲,母亲”妲己盈盈一礼,笑着开口“找女儿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你怎么磨蹭了这么久才出来,女儿啊,你爹爹是为了你的事情烦着呢”妲己娘亲苏氏看到女儿进来,急忙拉过她的手,心急的问道。

  “啊?”妲己不解, 自己修仙, 一不小心暴露了?

  “朝歌传来消息,纣王要纳妃,而且是四大镇守之地挑选秀女,容貌最佳者,送入朝歌,女儿你生的这般姿色,若是参选,怕是一定会被选中的所谓一入宫门深似海,我苏护也不是卖女求荣之辈,但是冀州府邸,谁不知道我苏护之女,乃是倾国倾城之色,为父如今真的是头疼至极。”

  苏妲己懵了,自己若是进了宫,岂不是要服侍那君王,自己是谁?自己可是人族护法金鹏的弟子,人族圣父燃灯大仙的徒孙哎, 怎么能够去服侍他一个君王,自己可是要求长生大道的。

  “爹爹, 那该如何是好?”

  “西伯侯姬昌与为父乃是旧识,关系不错,待我与他书信一封,一同前往朝歌朝拜之时,让他一定把你名字划掉,不要参加秀女之选便可。”

  ——————-

  西方灵山。

  今日迎来了三位不同寻常的客人。

  为首之人身穿杏黄道袍,仙风道骨,衣襟飘飘,乃是一位长相俊郎的中年道人。

  身侧的青年却是青袍打扮,一身双手背负在身后,气度不凡,虽不及那中年男子帅气,但也是英俊潇洒。

  右侧之人却是黑黝黝的脸色,一身黑袍,不苟言笑,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灵山某处。

  “阿弥陀佛,贵客临门,却是接引怠慢了”

  “接引师兄亲至,我与燃灯师弟岂敢说是怠慢呢,此次我们前来却是想来见一见他”镇元子朗声笑道。

  三人正是镇元子,燃灯以及红云弟子黑槐,三人此次前来灵山,就是要见一见红云重生之后的转生之身。

  “嗯,随我来”接引点点头,丝毫不提准提之事,显然是谁提谁尴尬。

  八宝功德池,有无数魂魄在其中缓缓沉浮,被八宝功德池的功德金光笼罩,随后慢慢净化,最后化作佛门八部众。

  燃灯与镇元子看到了那八宝功德池旁,八部众之首,是一个身披金色袈裟的和尚,端的是一副好皮囊,唇红齿白,剑眉星目,若是放在后世,那是比正太还要正太的美男子。

  “这,这是红云师弟转世?”镇元子有些绷不住了,目瞪口呆,有些失神,怎么会变化如此之大,记忆之中的红云,是一个一头花白头发的老头,红光满面,酒不离手,如今这个呢?双手合十,颂念佛经,身躯之外,佛光化作金轮笼罩,虽是粉嫩小和尚,但是那一副与世隔绝,世外高僧的模样,做不得假。

  燃灯也是破防了,金蝉子真的帅到惨绝人寰的境地了,就不提一口唐僧肉,长生不老,就是这长相,多少女妖精想要抱回家,与他双修啊。

  黑槐本想来一个泪奔相见的场面,但是看到了师尊转世之人,竟然是一个如此粉嫩的和尚,也是不断揉着眼睛,只觉得自己内心憧憬的一些东西,一下子幻灭了。

  “唉,不管如何,他就是红云师弟重生之人,镇元师兄,已然重生,便是告别了过往,我们不要打扰他吧,知晓他在佛门一切安好便可。”燃灯安慰了镇元子,又看着黑槐,示意两人一起离开。

  镇元子与黑槐来的快,走的也快,话也没有说上一句,毕竟眼前的小和尚,真的无法与记忆之中的红云联系在一起。

  倒是燃灯停留了下来。

  “师弟,准提所做之事,我代师弟向你赔不是了,师弟为了佛教大兴,殚精竭虑,也是煞费苦心,如今还在东部洲,未曾回来。“

  燃灯摇摇头,从准提角度来看,他也没有错,而且燃灯已经拦下了准提吹风之举,这过节也就谈不上,“接引师兄,佛门想要大兴,当不可毁人族根基,若是准提师兄再暗算人族挑起事端,毁人族气运,怕是我与女娲皆不会罢休,对了接引师兄,当日圣母庙上,一道紫雷落下,穿透了圣母庙,师弟我想请师兄告诉一声,不是你做的吧?”燃灯还是问了一句。

  “当日那紫雷,我也是察觉到了,不是我所为,也不似三十三外天之上出现,来的甚是奇妙,仿佛无根之雷,从虚空诞生,又好似从地底而上。”

  “什么?”燃灯看着接引也是满脸肃穆之色,顿时觉得自己怕是错怪了那三清了,若是三十万外天所为,一直关心准提行动的接引,怎会看不到呢。

  “嗯,此事甚是蹊跷,此雷无根无源,就这么凭空在虚空出现了,天下有这般本事的,怕是只有那一位。”

  接引叹息了一声,心灵传音于燃灯听见。

  燃灯点点头,“多谢师兄,师弟我先离开了。”

  ——————————-

  离开了灵山,燃灯心里依旧是百思不解,若真的是道祖鸿钧,那他是为何要这么做?

  “莫非是因为天道运转,不可被外人所干扰,封神量劫必须按照既定之事来发展,我挡下了准提吹风,却是差点拐偏了封神之事,那么虚空降雷,就是纠正这个天道运转的拐点。”

  他凝视虚空,“或许这只是我的猜测罢了,万事不可凭空臆断,走一步看一步吧,鸿钧应该不至于这样干预一个封神量劫才对,那阐截二教已然都有了警觉性,怕是要不了多久,闻仲就会班师回朝,那妲己也快入宫了”

  他心随意动,随后便是直接一步踏出,来到了这西岐之地。

  只见果然是帝星之光冲天,而且一道光芒快要黯淡了,而另外一道帝星光芒直冲斗宵。

  “呵,准提做的也太明显了,阐教截教那两位岂会看不透这一点,怕是阐教乐见其成,截教不愿意吧。”

  ————————————————

  他再一步跨出,直接来到了冀州,想要看看被金鹏传道了数年的小妲己。

  苏护府邸,妲己正在盘膝修行吐纳,吸纳灵力入体,丝毫不知道自己房间之中,站着一位洪荒大能。

  “倒真的是天香国色,单单是容貌可与金灵可媲美,比起女娲师姐与常曦,也不过是只差了一筹罢了,人世间有此等钟灵毓秀,倾国倾城的女子,实属少见,而且也是天生媚骨,活脱脱的一个妖精。”

  “你已然修成了仙身,还会安安稳稳的入宫吗?”燃灯轻笑,随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

  昆仑山,玉虚宫。

  元始天尊几乎所有时间皆是在三十三外天神游修行,自然不会来这昆仑山道场的,所以这道场之中,全部是广成子做主。

  只不过除了广成子留在了玉虚宫修行之外,其余十一位金仙之中,只有太乙真人、道行天尊,灵宝大法师,道德真君以及赤精子在这里修行了,那阐教F4已然各自回了自己的仙山洞府,显然是不愿意与广成子天天待在一起。

  至于广成子的铁杆支持者玉鼎真人,因为收到了一个宝贝徒弟,自然是返回了自己的道场,悉心传授那三目童子杨戬各种道法。

  “师兄,如今朝歌有些异样,之前圣母庙被毁,已然是个昭示,我们阐教在大商根基太浅,与那截教没有办法相比,如今封神量劫已经应在了这大商,师尊让我前来传讯,商朝气运若是不散,截教借气运之机,自当可以保全,所以我们必须要打散大商气运。”

  说话的是云中子,他从三十三外天而来,带来的是元始天尊口谕。

  “师弟,大商之中,截教把持,而且人间之事,我们这等境界的修士一旦动手,截教那四大亲传岂会坐视不理,就算是真的要动手,也是暗中布下棋子,让棋子出手才行。”

  “师尊说了,若是要灭商朝气运,当从那四路诸侯之中择其一而扶持,西岐之中,有帝星之光冲天,那是西方佛教做的手段,那两位圣人想要看到我们两教起争端,师尊便是顺水推舟,让吾等前往西岐之地,扶持帝星,先占下道统。”

  广成子点头,元始天尊有了布置,那就好办了,他们照做便是,但是他还是有些疑惑“师尊既然知晓那佛门想隔岸观火,显然是想坏我阐教还有那截教气运,师尊怎么能够忍得了?”

  他是知道的,元始天尊最重道统传承,这佛教平日想要探手到东部洲与南部洲,皆是忌惮三位圣人而不敢放肆,如今师尊竟然任由西方圣人算计?

  “师兄,师尊说了,一时得失算不得什么,只要将封神量劫应在截教身上,到时候再与佛教清算,如今显然是佛教不想大商存在,借机挑事,顺势而为,才是正解。”云中子笑着开口,身躯之外,依旧是福德之光凝聚,但是广成子不知为何,总觉得云中子隐藏的很深,或许那福德真仙之下,隐藏着一颗不知道怎样的心。

  “也好,师兄明白了,吾当亲至西岐,寻找帝星,定会悉心教导。“

  ——————-

  云中子离开了,原本一脸笑意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丝无奈“原来阐教也是这般,师尊算计师叔,佛门算计阐截两教,圣人果然也不是那般无为的,唯有大师伯,清净自由,但是我身在这阐教之中,置身这量劫之中,哪有逃走的道理,师尊传我道法,有授业之恩,我就算是舍了这些许名声,又有何妨。”

  他直接前往朝歌,他也有元始天尊布下的任务,监察朝歌一切截教动静。

  显然是元始天尊也知道他云中子的性子,不喜杀伐,就让他到朝歌监察截教动静,真正办事的,还是他最看重的广成子,因为广成子心够狠,也够腹黑。

  他飘然而来,凝视朝歌,看着一片歌舞升平之景,一声长叹“国泰民安,气象祥和,为何要徒增杀业。”

  他看向皇宫方向,却是露出了一丝惊诧之色“为何这纣王身躯之上,有着一丝黯淡之光,而他两子周身却是红光冲天,莫非这纣王要死?”

  他不知娲皇宫之事,元始天尊也未曾告诉他,如今他一到这里,便是看到了那纣王周身虽然人皇之气依旧,但是一丝黯淡之气已然萦绕在其周身。

  他不信邪的又看向皇宫其余一众皇亲,“有妖气,那两个是纣王长兄,竟然周身有淡淡妖气萦绕,妖物都已经到了朝歌之中,祸乱宫廷?为何选择那纣王的两个兄长,莫非是要使用那离间之计,让他们兄弟反目?”

  云中子觉得有些意思,看来不仅仅是阐教开始布置了,显然是有人更早就开始动手。

  作为二代弟子,他们是没有资格知晓女娲的布置,整个洪荒之中,怕是知晓女娲出手的,也就几位圣人了。

  ——————————————

  碧游宫之中。

  多宝道人却是同样得通天教主座下童子前来传讯,朝歌之中,已然有妖物想要祸乱宫闱,让闻仲班师回朝,派得力的弟子前往朝歌,监察一切,若是有人想要利用妖物祸乱,直接揭穿,打杀了,切不可让妖物祸乱了商朝气运。

  “火灵,你是为师得力弟子,前往朝歌去吧,你余元师兄也在,有你二人在朝歌盯着,我也放心一些,为师要与你几位师伯,盯着那阐教一众,暂时不会前往朝歌的,你们此行一定要小心,阐教之人阴险,怕是会借机动摇大商国运,分崩离析商朝朝廷,你们要做的便是让所有截教门人,护住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