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分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兄所言极是,我也当前往昆仑山,叮嘱我那四个弟子,此次当由他们为首,自然不能够落了威风,丢了颜面”通天抚须长笑。

  元始天尊不置可否,通天这话意思是这一次由他截教为首呗?凭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身形消失,下一刻直接出现在了昆仑山巅,三清道场之中。

  圣人一念便知万物,两人出现在了道场之内,便是脸色铁青,不仅仅是元始天尊如此,通天教主亦是如此。

  “师弟,你教出来的好弟子,你看看像什么样子,这昆仑山后山,都成了妖洞了,你看看,一个个的显化本体与我弟子缠斗,这算什么?我当初就与你说了,少收些湿身卵化之辈,你看着乌烟瘴气的样子,成何体统”

  元始一脸怒色,对着身旁的通天说道。

  通天更气“师兄,你这么说便是说我收徒有问题了?我知门下弟子,哪一个不是求道心诚,而且为何如此闹腾,你有没有去问一下就责难我弟子不好?就你那几个废材弟子,跟我四个真传都没法比,若论收徒,我看还是师兄好好考虑一番,这些个不成才的,逐出师门算了,此次天庭恭贺,他们不去也罢,省的丢人现眼。”

  “你,通天,你敢如此与我说话?”元始气急,自己是你师兄,你这么目无尊长。

  “哼,元始,莫要以为你是师兄便可指手画脚,我收徒如何,与你何关?”

  通天脚下一踩,玄光立显,直接出现在后山之上。

  强大的圣人威压,一下子笼罩在了这后山。

  原本还在激斗的阐截二教弟子,一下子立刻分开,噗通噗通,跪倒一地。

  “拜见师尊”

  “拜见师叔”

  一个个的乖的很,但是激斗了如此境地,那十二金仙皆是带伤,这边随侍仙人还有那四大弟子也面色惨白,看来争斗的极为激烈。

  元始天尊随后就到,那一众弟子立刻吓得再次拜见。

  “拜见师尊”

  “拜见师伯”

  “哼,多宝,说说为何如此?”通天看向多宝道人,让他先说。

  “启禀师尊,是广成子先骂长耳师弟的”

  广成子哪里会答应,急忙恭敬一礼,便是喊道“启禀师尊、师叔,是虬首仙先动的手”

  “如实道来,我倒要看看,到底为何闹成这般”

  元始天尊扫过这群弟子,自己拿十二个弟子,一脸伤痕,倒是截教弟子,除了衣袍破损,灵力消耗之外,倒是没有什么伤势,顿时心中怒火渐起。

  “师尊,还是我来说吧”长耳定光仙眼角含泪,大声说道。

  原来此次激战,却是因为广成子与他起了争执。

  自从之前因为土行孙与余元之事闹得不可开交之后,两教关系就一直很紧张,虽然偶有小摩擦,但是总能克制住,但这一次却是不同,因巫妖终战之时,广成子嘲讽了随侍七仙之中的长耳定光仙,这长耳定光仙乃是长毛妖兔一族,巫妖之战中,长毛妖兔一族被灭了族,从此之后,这洪荒之中,也就他这么一只长毛妖兔了,他当时在后山祭奠一番,岂知被土行孙看到,这土行孙竟然偷在他转身之时,利用土遁之术吃了他摆下的先天供果,这让长耳定光仙能忍?直接将土行孙揪出来,狠狠地收拾了一顿,这土行孙哪里是长耳定光仙的对手,长耳已经入了大罗金仙境界,这含恨出手,直接差点将土行孙打死,若不是惧留孙留在土行孙身上的护身符箓起了作用,怕是土行孙当场就被长耳定光仙杀成了死猴。

  这便是导火索,惧留孙就这么一个弟子,不过是偷吃了几个先天灵果罢了,你长耳身为师叔,便如此狠辣下手,治他于死地,他惧留孙能忍?

  直接祭出灵宝,与长耳定光仙在这边死斗,而广成子作为十二金仙之首,自然立刻赶来,哪知道两边罢战之后,这广成子还嘲讽他长耳定光仙身为这妖族,既然舍不得妖族被灭,当初为何要上山拜师,说他贪生怕死,怎么当初不去不周山参战,躲在昆仑山算个什么事,如今惺惺作态。

  这算是彻底将长耳定光仙惹毛了,不顾自己不是广成子对手,直接在这后山便是死战。

  这一下子倒好了,阐截两教被点燃,十二金仙与云中子南极仙翁都下场了。

  那边截教多宝入场,随侍七仙入场,而那云霞因为在三仙岛为两位妹子护道,却是未曾参与。

  金灵与无当却是受龟灵邀约,在灵鹫宫做客,这样一来,两边实力倒是相仿了,只有多宝一人是准圣中期,那阐教这边,十二金仙,云中子,南极仙翁,竟然都不是准圣,但是每一个法力都达到了巅峰之境,这才斗的生死惨烈。

  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都不言语,一时间,这昆仑后山有些压抑。

  “是谁先动的手?”通天教主看向长耳定光仙与广成子。

  “是长耳师弟先动的手,他差点将土行孙打死。”

  通天看向了那土行孙,此刻,这矮小丑陋的三代弟子,吓的面无人色,身躯如同筛糠一样抖动“师祖,弟子只是一时嘴馋,偷了师叔的灵果解馋,还望师祖恕罪。”

  “你就是故意的,我转身之后逮着你现形之时,你一脸诡笑,还对我眨眼,我岂会看错”长耳定光仙看向那土行孙此刻卖惨,顿时气的双耳泛红。

  “长耳,你因区区灵果而动手要打死师侄,实在是过了”通天思索了片刻,一开口,直接将长耳定光仙雷的呆立当场。

  “师尊”长耳定光仙双眸涌出血泪,显然是心神被压,气急之后怒火攻心。

  那土行孙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此次却是自己太过大意,被长耳定光仙逮着了,以后不去惹那截教一群疯子便是,这一次若不是师尊护着,怕是真的要死在截教众人手里了。”

  “你听我说完”通天看向长耳定光仙,随后又看了看那土行孙“你这弟子之前惹事一次,我已然知晓,这一次依旧因你而起,今日种下因,来日便会有果落下,我见你之模样,定然不得好死”

  哗然,圣人开口,金口玉言。

  元始天尊双眸微微眯着,看向了那土行孙,双手一掐法印,随后沉默片刻

  “通天师弟,圣人言出法随,却是过了”

  “哼,此子性子恶,怕是会惹事,我若是你,早早将他逐出师门才好”

  通天看向元始天尊,随后悠然开口。

  “我门下子疏于管教,我自会让惧留孙好好惩戒一番,让他管教好弟子,却是不牢师弟挂念。”

  元始天尊长袖一佛,随后看着通天“师弟,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我怕是分开的好”

  通天哈哈大笑“好,甚合我意,今日之事也就罢了,我自会离开昆仑山,来日天庭恭贺,吾等各自相往,别凑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