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阐截初争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昆仑山巅之后,开辟了数千个洞府,但是灵力不可能完全一样,自有灵力浓郁之处,也就有灵力稀薄之处。

  马善便是在一处灵力稀薄之地,选了个山壁开辟了洞府。

  而与他相隔不远的是一气仙余元的洞府。

  这余元与马善关系算是不错,因为余元曾在蓬莱仙岛修行,后来东华帝君将蓬莱化为自己道场,以至于很多散仙被迫转移到了方丈瀛洲仙岛之中。

  他与马善于数千年前相识,便是一起来到昆仑山拜师,本以为自己实力比起马善要高,会被通天圣人收为二代弟子,哪里知道,结果是马善成了二代弟子,自己成了金灵圣母的弟子,虽然师尊金灵圣母是二代弟子之中的佼佼者,已然是准圣中期修为,但是毕竟成为圣人弟子这样的好事没有落在自己身上,还是有些憋屈的。

  再加上这数日之间,还受了阐教弟子的冷眼,让他更是不甘。

  “师傅,为何不去告诉师祖,那惧留孙欺人太甚。”

  余元自己原本就有弟子,叫做余化,一起带上了昆仑山,这算下来,那就是四代弟子了,地位算是比较低的了。

  “若是此事就要麻烦师尊,岂不是显得我无能?那惧留孙也是大罗金仙修为,我也已然踏入大罗金仙,他凭什么瞧不起我,就因为我青面獠牙,乃是妖物化形?”

  此刻,说话的余元,那真的长相有些让人心生不安,人族孩童看了,夜夜啼哭。

  身穿鱼尾冠,金嵌成,大红服,云暗生,面如蓝靛獠牙冒,赤发红须古怪形,丝绦飘火焰,麻鞋若水晶,身躯之后一口化血神刀悬浮,一柄金光锉不断旋转。

  只不过长了个人身,头完全是妖物一般。

  他本是水中血灵猴得道,天赋便可转化五行之力,修的是血毒神通,炼化了一口化血神刀,实力非凡,已然是大罗金仙,此次拜师,他被金灵圣母收为弟子,哪里知道回来开辟洞府之时,因为与那拘留孙的弟子土行孙因为争夺此处洞府,而两人动了手,他实力比起土行孙高了不止一筹,但是土行孙仗着是拘留孙的弟子,竟然敢跟他动手,以至于引来了拘留孙,开口便是骂余元妖气未脱,连湿生卵化都不如。

  这能忍?

  他在蓬莱修行之时,也是小有名气的散仙,人称一气仙余元,此刻面对拘留孙,他也是丝毫不惧,就直接在这后山斗了起来。

  原本他以为,两教会有人来劝架,哪里知道,阐教未曾来人,截教叫好的一片,但是没有出手以多敌少,两人一番争斗,余元不敌那拘留孙,差点被捆仙索给拿了,结果是看中的洞府被土行孙给占了。

  他知道原因,那土行孙是土灵猿猴得道,与他有些相冲,他是水中血灵猴,与这土行孙先天便是相冲,他土行孙想要抢夺自己洞府,可想而知是何原因了,就是一句话,不想让余化好过。

  “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余化手一伸,化血神刀入手。

  他直接找到马善,他与马善相熟,第一个找马善的原因是因为,马遂与通天圣人的随侍五仙关系很好,尤其是那乌云仙、虬首仙、灵牙仙,更是关系甚密。

  “马善,当初你我同在瀛洲仙岛修行,关系甚好,虽然我如今是三代弟子,你为二代弟子,但是你我兄弟一场,我如今被那截教拘留孙师徒欺辱,你帮是不帮?”

  “走,随我去见三位师兄,阐教那些个道人,一个个的眼高于顶,看不上咱们截教的弟子,我也受不了这口恶气,我去找虬首仙师兄,他是老师随侍仙人,定然可以为我等做主”

  马善三只眼,火红袍,整个人如同火中仙,手里倒提一柄长剑,便是要冲出去。

  余元一看,高兴不已,带上余化,便是直接去找那虬首仙。

  本就是金眼青狮得道,爆炸的性子,一点就着的那种,岂能够见到阐教那些个弟子敢在截教面前撒野?就算是元始圣人是众人师伯,但是他的弟子如此欺负截教弟子,这就算是告状告到圣人面前,他们也不怕。

  再说了,他们背后也有一尊圣人作为靠山呢,截教弟子众多,还怕了他阐教不成,就那几个弟子,都不够亲传的四位师兄师姐打的。

  随侍五仙很快便是聚集,以虬首仙为首,灵压仙,乌云仙,金光仙,长耳定光仙附议,五人加上这马善,还有那凑热闹来的金箍仙马遂,这随侍七仙来了六个,加上一气仙余元还有他的弟子余化,浩浩荡荡的直接杀到了那土行孙的洞府。

  “那矮子出来”余元身高一丈有三,那土行孙生高四尺,的确就是个矮子。

  土行孙本在洞府之中修行,一听洞府之外,有人叫阵,甚至嘲讽自己矮子,这算是戳中了他的痛处,他化形之时便是如此,跟脚在那,不好改变,但是他最忌讳别人如此说他,直接杀出洞府,这声音他听出来了,不是那余元又是谁,好啊,自己师尊收拾的他还不够重是不是?

  阵法撤去,那土行孙身形从洞府之中窜出,横眉冷对,就要与那余元理论。

  但是一眼看去,竟然有八九个截教弟子围笼在自己洞府之前,而且那余元化血神刀,指着自己,仿佛一言不合,便要动刀。

  “那矮子,你胆子不小,敢抢我截教弟子的洞府,我也不收拾你这三代弟子,让你那师傅拘留孙来,乖乖的让出洞府,若不然,绝不轻饶了你”

  虬首仙也是人高马大,盯着三寸跳的土行孙,一出口便是矮子,还让拘留孙过来。

  土行孙目视几人,也不敢造次,毕竟那余元可是与他斗过法,他连余元都打不过,更何况这一来就是这么多截教弟子,心里暗暗叫苦,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哑巴了,莫非是有胆子抢夺我截教弟子洞府,现在没胆子承认自己做的了?余元,这小子交给你处理,你们都为三代弟子,谁赢了,洞府便是谁的”

  土行孙大叫“你们欺人太甚,我师尊前来绝不会与你们这般无耻之徒妥协,有本事让我去请我师尊前来”

  “哈哈哈哈哈,土行孙,你莫要扯你那师尊的大旗,你以为我会怕了他?不过去求你师尊之前,先让余元把与你之间的事情,好好算一算。”

  余元一听虬首仙如此说,顿时大喜,直接祭出金光锉,戳向那土行孙面门,手中血色神刀一转,滴溜溜的便要将那土行孙的头颅给斩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