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血海之上虐冥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雷音山,八宝功德金池前。

  接引与准提看着那氤氲无边金色符文的池子,久久无语。

  “师弟,红云若是诞生了灵智,得了这原本肉身所化的舍利,资质自然不俗,而且八宝功德金池能够灌注这种金色元力进入那舍利之中,这倒是真的犹如金蝉脱壳,再次重生了。”

  “不错,红云与人为善,也算是洪荒难得的好人缘,师兄,不如就由你将来收为弟子,传授大道吧。”

  “也好”

  -----------

  幽冥血海,滔天血浪。

  冥河与镇元子斗的难解难分,不是说冥河有多强,而是冥河在这幽冥血海之上,实力暴涨,幽冥血海乃是孕育了他的地方,血海不干,冥河不死。

  而这里的无边血煞之气,对于他而言,就是无尽的元力,他手有元屠,阿鼻神剑,更有玄元控水旗护身,在这血海之中,兴风作浪,镇元子即便是境界高了冥河一筹,一时间也奈何不了他。

  此刻,镇元子手持地书,漫天法力,将血海差点给全部镇满,手持一柄杏色长剑,此物正是那人参果树的树心炼制,当初燃灯曾取走一块树心,镇元自然也心动了,截了一段树心炼制了这柄木剑。

  “哈哈哈哈,镇元子,在血海之中,我便是不灭的存在,你境界比我高又能够拿我怎样?这幽冥血海不枯竭,我便永生不灭”

  冥河狂笑,身躯之外,玄元控水旗护身,一道道血色元力在身躯之外凝聚,化作亿万虚影,那就是他利用幽冥血海之中的血色元力凝聚的血神子,也就是亿万分身,只不过这些分身,作用不大,逃命倒是一绝,只要溜走一个,冥河便绝对不会陨落。

  这还是拜燃灯所赐,当日燃灯祭出十二颗定海珠,其内孕育十二方世界,走出了十二个大罗金仙级别的分身,此幕被一众洪荒大佬们看到了,自然是心随意动,有所动作,这冥河惧怕红云之死,引起燃灯杀机,早早躲回血神宫中,这三千年,却是弄出这血神子来,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到时候逃命所用。

  他掐算的明明白白,燃灯弄死了鲲鹏,绝对回来找他麻烦,既然躲都躲不过,那就要做些准备,到时候,可不能步了那鲲鹏后尘。

  三千年,果然有人踏足血海,直奔血神宫,二话不说,祭出灵宝,便是开打,丝毫没有让冥河辩驳一句。

  而镇元子踏入准圣中期,也是吓了冥河一大跳,但是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燃灯,若是燃灯也踏入了准圣中期自己真的是有罪受了。

  “冥河,永生不灭?你以为你是圣人?”

  镇元子讥讽一句,便是停手,看着冥河,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愤恨,当日就是此贼,用玄元控水旗卷了自己,这才造成了自己没能第一时间护住红云。

  “不为圣人又如何,在这血海之中,我便是不灭的,我为血海孕育,你有什么本事便使出来,莫说你踏入准圣中期,就算是准圣后期,我依旧不惧。”

谷</span>  冥河硬气无比,幽冥血海不灭,就是他最大的倚仗。

  而下一刻,冥河那笑声如同被捏住了喉咙,嘎嘎不断。

  燃灯踏海而来。

  手持乾坤尺,头顶灵鹫宫灯,身躯之后,斩仙飞刀飞舞,一道白光欲吞吐,渔鼓阵阵鼓声,已然蓄势待发,那幽冥鬼火连天,七禽火焰扇滴溜溜的旋转,那阴风鼔荡,风助火势,整个幽冥鬼火已然弥漫在血海之上,亿万万里血海,彻底被燃灯所控。

  无数已然诞生灵智的冤魂鬼物,顷刻之间,全部被焚烧一空,这一下子算是毁去了冥河数十万年的积攒。

  冥河脸上带着一丝惧意,燃灯身后那两道斩尸后的虚影,已然说明了一切,这燃灯,也已经斩了两尸,迈入了准圣中期境界了,两个准圣中期境界的大能来找他一个准圣初期的麻烦,这还怎么打?

  “燃灯师兄,当日之事,都是东皇与帝俊蛊惑人心,我贪恋灵宝,这才误上了他们贼船,我本意可是没有伤害红云师兄的意思”

  冥河见面服软,丝毫没有一丝洪荒大能的傲气。

  燃灯面色和蔼,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嗯,今日我们只不过是来找师弟叙叙旧,正好境界有所提升,思来想去,发现很久未曾到师弟这里来走一遭了,特来找师弟印证一番道法,别无他意,师弟不用如此惧怕,我们不会乱来的”

  燃灯笑的越和蔼,冥河便是越紧张“师兄,都是同为圣人弟子,何苦为难冥河,当日的确是冥河鬼迷心窍,但是我不是主凶啊,那鲲鹏才是,帝俊与太一也是,我最多,最多算个帮凶。”

  冥河发现燃灯已然祭出了那乾坤尺,丝毫没有什么印证道法之说,这是要砸死自己啊,他急忙祭出元屠剑抵挡,那一侧,镇元子祭出地书,直接化作漫天戊土,坎土之气,将这血海给彻底掀翻,手持灵剑,对着冥河便是杀了过来。

  冥河被燃灯一人,便是压的喘不过气来,燃灯手持乾坤尺,一次次对着冥河砸下,那开天一式,蕴含力之法则,即便是残缺的,那也是有开天辟地之威势,道韵弥漫,一尺砸落,那冥河这才感受到当初东皇太一所受到的苦楚。

  东皇太一还有混沌钟来抵御,毕竟那是先天至宝,防御惊人,而他的玄元控水旗,根本撑不住燃灯这样一下子一下子的砸,眼看着无法护住他,都要化作阵旗了。

  燃灯根本不让冥河有片刻喘息的机会直接一拍眉心,顿时走出了两个道人,正是燃灯的善恶二尸,善尸持斩仙飞刀,身穿杏黄道袍,仙风道骨,眉宇间更是英气俊朗,而恶尸身穿黑色道袍,手中捏着灵鹫宫灯,一朵幽冥鬼火在灯上绽放,另外一只手,手持七禽五火扇,目光之中带着煞气,身后更是背着六柄长剑,左三,右三,造型极其独特。

  “燃灯,你真的要赶尽杀绝?我为血海真灵,你灭不了我的,不如放我一次,以后我绝不出幽冥血海半步”

  冥河发现,来服软这一套,根本不奏效,只好死鸭子嘴硬,硬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