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入西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燃灯点点头,鲲鹏此人,性子阴邪,那东皇帝俊二人,有霸主之气概,那鲲鹏则是阴毒小人之心胸罢了。

  燃灯自然不知,那鲲鹏还曾想,若是东皇帝俊陨落,有朝一日,他可为天帝,甚至夺了混沌钟,河图洛书,也成就一番大道。

  “师弟,此次前来,想必已经看到了,我与准提师弟,参悟出了一条截然不同的大道,只不过,道法尚未悟透,也在摸索之中,但绝对不是玄门之道。”

  接引轻饮一杯灵酒,言语之中,还是以道门自居,甚至说自己走出的是一条不同于玄门的道法。

  燃灯心想,你这哪是道门,你这分明已然走出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啊,说你们乃是天才,也不为过。

  “两位师兄聪慧,悟性极佳,乃是有大智慧,有慧根的人”

  燃灯这慧根两字一出,便是仿佛挠到了接引的痒处。

  他浑身一颤,喃喃自语,慧根,修行我与师弟的法门,不求资质,只需慧根。

  而准提亦是如此,两人看向燃灯,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热情“师弟,说起慧根,怕是师弟才是拥有大慧根之人,一语点拨,胜过我与师兄悟道万年啊,当年师弟一番话,让我炼制出了七宝妙树,如今已然成了我的本命灵宝,未来成道,全靠它了。”

  燃灯心想,我不说,你自己以后也会悟出来的,这种拿别人想出来的东西,再告诉他本人,那种精神上的契合,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接引与准提,就觉得燃灯师弟与他们想法太一致了。

  “师弟,西方欢迎你”接引一脸热情,脸上哪里看到一丝苦寂之色,满脸笑意

  “对,西方需要你”准提就差过来捉住燃灯的手了。

  两位西方教大能开口说出来的话,让燃灯只觉得凉飕飕的。

  “师兄,此次来西方,却是想要请两位师兄帮一个大忙。”

  “燃灯师弟,有什么事情,只要我与师兄能够帮上的,一定帮。”

  “红云师弟尸身被我收回了,但是已经没有残魂,只剩下曾经烙印在散魂葫芦之中的一丝神魂烙印,想请两位师兄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红云师弟,续回这条命”

  接引与准提思索了很久,皆是摇头“燃灯师弟,非是我二人不想帮你,实在是没有办法,魂飞魄散,那想要回归本源,根本不可能的,若是那肉身有朝一日修兵解之术,成为旱魃一类,最终可与那金毛吼类似,以肉身成道,但是终究不是正途,大罗金仙,已经是顶峰,想要斩尸成准圣,绝对不可能再做到了”

  燃灯心里一沉,难道连西方两位都没有办法吗?

  “燃灯师弟,我知你们师兄弟情分很深,但是红云已然陨落,你也不可再执着于此了,毕竟,大道在前,不可再为这件事情而伤神。”接引劝了一句。

  燃灯点点头,却是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审视“两位师兄,若是我执意要让红云师弟活呢,绝不兵解修尸道,而是修灵道,他一丝残神魂烙印,先天带有一丝魂魄,虽然极为微弱,但那毕竟是红云师弟的一丝意志,将来就算是这丝神魂烙印之中再诞生出灵智,已经记不得前尘往事,那也是红云师弟。他的肉身,我知道两位师兄有这份本事,可以将它彻底归元,成为一颗金丹,或者骨节,亦或者舍利。”

  舍利。

  这两个字再一出,接引与准提心中却是咯噔,怎么会如此,自己两人识海之中已然凝聚出了舍利,燃灯师弟怎么会也有此想法?

  “舍利?倒是有些奇特,师弟不妨细说”

  “舍弃本我,利于其道,便是将一生精华,本源之力,感悟,全部融合在一起,舍弃自身,利于后来者。”

  准提看着燃灯的眼神都变了“师弟所言,甚合我意,若是我与师兄能够让红云那一丝神魂烙印诞生灵智,怕是以后要入我西方教了”

  “有何不可?两位师兄皆是天定圣人,红云师弟入圣人门下,岂不是造化一件的大事。”

  “燃灯师弟,若是你能来西方教,这三教主之位,必然是师弟的。”

  燃灯笑着摇摇头“不瞒两位师兄,我与两位师兄甚是投缘,也想靠着两位师兄,追寻圣人大道,但是我与道门这边牵扯甚深,怕是来不得的,也有人见不得我来西方的,红云师弟入了西方,那便是西方教之人,我与两位师兄,亦可合作。”

  燃灯本想将善尸送入西方,但是最终放弃了,三尸其实是一体,最终要融入身躯之中修行,长期分开,定然各有神智,就好比菩提祖师,至此再也没有回归准提识海,绝对影响准提的实力。

  接引与准提对视一眼,叹息一声,“看来,师弟是真的不会来我西方教了,也罢,能够让红云师弟入了我西方教,与师弟这份缘分自然也就不会断了。”

  雷音山道场,一座金色的莲花池中,一道道繁密的符文不断在这座布满金色莲花的池子中沉浮。

  一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在池子之中弥漫。

  “师弟,此池乃是我与师弟施展造化之术,才得以凝聚出来,其内的力量,绝对不是灵力,而是一种众生信仰之力,金色的元力,而且还有这种奇特的的符箓,应运而生,我与师弟日夜参悟这一个个符箓,却是感悟颇深”

  “这不就是佛元之力”燃灯自然不会说出来,而是点点头,一番吹捧,两位师兄大智慧,大毅力,总是能够挠到两人的痒处。

  “这是八宝功德金池,将那一丝神魂烙印留在这里,或许不要三五万年,便可诞生一个新的灵智,而红云师弟的尸身,正如师弟所说,最终会化作舍利,将来留给这个新诞生的灵智,让他得以继承这份传承。”

  燃灯点点头,将红云尸身取出,那九九散魂葫芦也一并拿了出来。

  “放下去吧,师弟,有舍有得,红云师弟若是想要获取新生,唯有此法。”

  燃灯点点头,看着红云的尸身缓缓沉入八宝功德池,片刻之后九九散魂葫芦也被沉入其中,最终消失不见。

  燃灯给两位师兄道谢,最终转身,一行眼泪再也止不住,此刻他也不是什么准圣大能,只不过是不舍那份师兄弟情谊的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