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都得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桀桀”冥河笑了一声,就凭你燃灯,想要让他们都死,做梦。

  而东皇一声大吼,混沌钟与乾坤尺再次撞击在了一起。

  燃灯身躯之外,幽冥鬼火疯狂化作漫天火海,想要将河洛大阵给毁去,那斩尸,手持七禽五火扇,猛然一扇,天火弥漫,天界彻底崩碎,偌大的洪荒大路,头顶之上,玄气肆虐,洪荒之下,万物都开始躲避这场灾难。

  昆仑山巅,三清道场。

  太清眉眼一耷拉,闭上双眸,显然是神游天外,开始参悟那鸿蒙紫气了,对于红云,燃灯镇元子以及帝俊,东皇,冥河他们,没有太过在意,打吧,争吧,你们求之不得的鸿蒙紫气,我已然在识海之中,开始参悟了。

  元始天尊更是封闭了道场,大道玄妙之光笼罩道场,万千庆云祭出,直接护住道场周空,显然是不想让外界一切打扰到他修行。

  通天倒是盯着那战场,凝视了片刻,轻轻一叹“不为圣人,皆是蝼蚁,而蝼蚁之间,也都在拼了命的想要摆脱命运。”

  西方两位大能,掐指连算,接引苦寂的脸上带着一丝叹息“那红云怕是应了劫,此次却是有些难逃了”

  “可惜了燃灯师弟,你我二人远在西方雷音山,即便是过去,怕也是面对疯了一样的帝俊与东皇。”

  倒是女娲宫中,女娲清秀绝伦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但是还是银牙一咬,脚下一踏,便是消失在娲皇宫,下一刻,直接出现在了天界之上。

  “女娲你是妖族大能,为何阻我一丝机缘”帝俊杀红了眼,女娲竟然出现在了战场,而且直接出手对付他,显然是要帮燃灯以及红云还有镇元子。

  “帝俊,命里无时莫强求,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章吧。”

  燃灯看到女娲竟然来了,心中只觉得喝了一口美酒一般畅快“女娲,来日我当亲上娲皇宫拜谢。”

  女娲俏脸含煞,与帝俊一尊斩尸斗的难解难分,豁然听闻燃灯此言,嘴角溢出一丝弧度,“谁要你来拜谢,我与红云亦是老友,可不是为而来。”

  “哈哈哈哈”

  燃灯狂笑,“好,今日,我便逆了这算计,我红云师弟,岂是那般被算计的?”

  燃灯双眸赤红,一捏法印,十二个大千世界竟然不断演化,其内走出了十二尊身影。

  燃灯这三万年本体实力未曾有太多精进,但是燃灯那十二方大千世界,可是三万年的时间,时时刻刻都在疯狂的演化,原本不过金仙境界的十二尊分身,早就在一方大千世界的供给之下,踏入了大罗金仙初期。

  当十二个燃灯同时出现在了天界之上,每一个都是大罗金仙实力,而且浑身法力滔天,最关键的是,这十二个燃灯出现的那一刻,便是布下都天神煞大阵。

  “盘古,现。”

  天地法力疯狂扭曲,整个洪荒之下,无数巫族跪地膜拜,他们以为是祖巫施展大法力,大神通,将盘古虚影给显化了出来。

  十二祖巫同时看向虚空,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盘古虚影出现在天界之上,这洪荒之中,除了我们十二祖巫,哪里还有其他盘古血脉?”

  十二人同时踏出祖巫殿,就连那刚刚从紫霄宫返回祖巫殿的后土,也是眉宇之间带着一丝疑惑,但是她拥有元神,略微掐算之下,脸上带着一丝震骇之色。

谷</span>  “怎么可能,燃灯师兄,天纵之才,竟然依靠我们每人一滴精血,便可以造就出十二尊堪比祖巫的肉身出来,而且还能够激发盘古虚影,不过只有一滴精血演化而已,怕是这盘古虚影,撑不了多久的。“

  天界之上,东皇、帝俊都是头皮发麻,他们与巫族斗了数十万年了,哪里不知道盘古虚影的强大,只见虚空之中,盘古虚影,手中蕴含大道法则,那是开天的力之法则,这与十二祖巫凝聚出来的盘古虚影完全不同,这是燃灯的十二分身,完全是继承了他所有的感悟,此刻,盘古虚影左手之上,那一丝丝闪耀着玄妙之光,大道法则涌动,而后乾坤尺直接落在了那虚影手中。

  “给我破”

  燃灯一击轰出,却是直接砸向了河洛大阵。

  咔嚓,帝俊终于感受到了当初东皇受到过的待遇,河洛大阵,直接被盘古虚影手持乾坤尺,一击轰碎。

  而被困其中的镇元子,毫不犹豫,祭出地书,不是护住自己,而是化作一道土黄光罩,罩向红云,地书乃是大地胎衣,天下之间,大地万物之灵供养,可以吸纳大地之力,防御力绝对不亚于混沌钟。

  燃灯大喜,有了地书护住红云,今天,东皇、帝俊,一切算计,都将失败。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间。

  天地间,一道黑光闪过,穿透了虚空,速度快到了极致。

  而这洪荒之中,有此速度的,只有一人,同样是紫霄宫听道者,洪荒大能之一的鲲鹏妖师。

  但是下一刻,燃灯凄厉一声大吼“鲲鹏,你找死。”

  之前出现的,竟然是鲲鹏的善尸,而真正的鲲鹏一直隐藏在暗处,就等待机会,给于红云致命一击。

  而他之所以被东皇与帝俊委以重任,便是因为,燃灯他们都不知道,还以为鲲鹏还是数万年前的鲲鹏,要知道,他如今也是有灵宝在手的。

  一道黑光,那是一柄闪耀黑煞气的长枪,枪身之上,布满了魔纹,此物赫然是丢失在混沌之中的弑神枪。

  “哈哈哈哈,妖师干得好,快,鸿蒙紫气要飞走了。”

  东皇哈哈大笑,鲲鹏真身,才是这一战真正的杀招,刚才千钧一发之间,鲲鹏隐藏在暗处,手持弑神枪,洪荒第一的速度,带着弑神枪,穿透了红云的眉心,偷袭之下,一击必杀。红云魂魄立刻被摧毁,那一朵还没有焐热的鸿蒙紫气,立刻往虚空逸散。

  而鲲鹏身形一闪,便是握住了那鸿蒙紫气,脸上带着一丝癫狂。

  “哈哈哈哈,我终于拿到鸿蒙紫气了。”

  东皇在那边大吼之声,鲲鹏充耳不闻,而燃灯与镇元子已经红了眼睛,差了那么一丝丝,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红云师弟在面前陨落。

  “天道不公,算计红云,怎配做这般事情。”

  燃灯嘶吼,第一次,在天道之下,说出了这样的话,那是大逆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