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定海珠化大千世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三光神水,合在一起,才是天地之间的顶级圣物,乃是救命之用,只要一丝魂魄在,都能够给你吊回来,但是分开的话,那便是屠戮肉身,消弭神魂的剧毒之物。

  “元始,你竟然招了三尸来助,简直是厚颜无耻。”

  女娲气的俏脸含煞,没想到元始天尊竟然这样,他三尸都有准圣修为,这怎么打。

  元始天尊脸色不变,但是心里恼怒至极,若能够之前就把你们收拾了,何至于我要撇了脸面,唤出三尸和你们斗?

  一言不发,要尽快将燃灯与女娲击退。

  燃灯也是没有办法,都是被逼的,这打到这份上,若是定海珠再不做出点声势来,怕是元始天尊真的把他与女娲打落云头了。

  “一珠一世界,布阵”

  刷,十二座大千世界降临,雷霆遍布,风暴席卷,巫毒弥天,火焰翻飞。。。

  十二颗定海珠,演化出了十二个大千世界,每一个都包含无尽混沌之气与那单一的元力世界,但是如同潮水猛兽一般,将天界之上彻底笼罩。

  “师弟,住手”

  太清一看,这还的了,这定海珠之中的大千世界,比起所谓的大能开辟出来的空间,也就是所谓的小千世界,要浩瀚无垠,这混沌之气若是彻底弥漫,笼罩洪荒之下,怕是生灵涂炭,这等杀劫因果,他们不想沾惹。“

  元始天尊也是脸色铁青,没想到燃灯苟了这么多年,竟然憋出了这样的宝物,用定海珠演化出了十二个大千世界,而且混沌之气与元力交融,只要他狠下心砸落在洪荒之中,那不知道多少生灵要遭受无妄之灾。

  “师兄,我岂会怕了这个?”元始心一狠,直接将头顶庆云祭出,直接兜底,拦截在天界之上,他竟然用庆云笼罩洪荒虚空,防止这混沌之气与这十二种元力弥漫到洪荒大地中,而他连带三尸,四个准圣,对着燃灯便是猛砸,三宝玉如意,日光神水、月光神水,星光神水,镇妖塔,与此同时,那脑后还飞出了一柄风雷剑,直刺燃灯。

  女娲一见,只好唤出自己的那斩尸道友,燃灯自然不能免俗,也是唤出了善尸,四个又在虚空战成一团。

  看戏的四人,已经有人忍不住了,东皇太一脸色有些难看,他没想到,燃灯竟然如此厉害,那十二颗定海珠,被他祭炼成了十二个大千世界,而且这明显对应巫族十二种元力啊。这燃灯果然与巫族有染。

  元始一人,加上三尸,三尸也是准圣中期修为,这他么的没法打了,燃灯与女娲具是准圣初期,斩尸也是准圣初期,完全是在元始压制了其余四个准圣。

  但是十二颗定海珠化作都天神煞大阵,虽然未曾召出其内的燃灯分身,但是足够护住燃灯与女娲。

  “元始师兄,已然打到这份上,你还要再继续下去吗?都被燃灯与女娲逼出了三尸,又何苦再都斗下去。”

  通天这句话,让燃灯一瞬间要给他狂刷好感度,你个太清,看戏这么久,也不公平的说一句。

  元始一听,通天如此说,又看向太清与帝俊东皇二人,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意,随后长笑,最终身形一退,三尸也跟着遁入他的身躯之中。

  “燃灯,我与你无什愁怨,此次为难于你,却是因为你落我面皮在先,既然你与女娲能够逼得我祭出三尸,我元始也认了此战当为平手,三千年后,你我徒弟一绝胜负吧,论传道授业,你肯定比不过我。”说完,身形消失,头也不回的返回三清道场。

  燃灯松了一口气,果然,若不是自己这些年苟在灵鹫宫彻底炼化定海珠,演化十二大千世界,以此布阵,这才能够顶住元始加三尸的压力,若是一对一没有女娲相助,自己必败,不过这元始不似传闻之中那般冷漠啊,斗了便斗了,结束便结束,也是丝毫不拖泥带水之人。

  “哼”

  倒是女娲显然心情不好,对着通天与太清一拱手“两位师兄,还在这作什么?那芭蕉树都冒金光了。”

  一行人立刻移步,东皇太一与帝俊竟然也厚颜跟上,显然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燃灯与元始天尊斗了起来。

  那是一颗高一丈有余的芭蕉树,树上风火之力弥漫,道韵笼罩,结出了两把宝扇,燃灯取了那阴风扇,也就是外红内绿的那一把,而太清笑呵呵的将那外绿内红的那一把也摘下,一瞬间,这风火芭蕉瞬间枯萎,化作灰烬,消逝于山巅之上。

  燃灯觉得有点可惜,若是能够拔走摘下,或许还有救啊,哪里知道,这风火芭蕉被摘了宝扇,直接烟消云散。

  “大师兄,刚才二师兄所言,三千年后,徒弟之争,所指何意?”帝俊看着太清,笑着问道。

  “没什么,些许小事而已。”太清好像不太愿意与帝俊、东皇打交道,从这态度上面就可以看出来。

  但是通天不同“怎么,两位也有兴趣?三千年后,昆仑山三清道场,燃灯师弟、女娲师妹的弟子,与二师兄还有我的弟子,进行比斗,胜者可以得到大师兄的一颗九转金丹,我到时候自然会以先天灵宝为彩头。”

  东皇帝俊一听,顿时没了兴趣,这比斗有何意义?还不如杀巫族来的痛快。

  两人发现没机会下手,也就抱拳告辞,从头到尾,没有与女娲还有燃灯打个招呼。

  不过燃灯看到帝俊与东皇,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看到东皇翅膀又长好了,总想上去敲断。

  “燃灯师弟,定海珠乃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时镇压地火水风之物,没想到你可以拿到,看来有些事情,还是不能以常理来推断,你那乾坤尺砸落之时,道韵法则弥漫,有点像是盘古开天之姿。”

  太清看着燃灯,笑着开口。

  “太清师兄严重了,不过偶得一丝遗泽而已,与盘古大神相比,那不过是萤火与皓月相争罢了,定海珠我已然炼化,还望太清师兄行了方便,毕竟此物还有十二颗镇压在洪荒大陆上。”

  太清点点头,他灵宝很多,虽然这定海珠也是一等一的灵宝,但没必要处处抢夺,就单单他拥有的乾坤鼎,便是足够抵得上二十四颗定海珠了。

  “师弟有师弟的机缘,旁人也抢夺不得,此次元始师弟与你约战,还是因为上次东海之事,既然此次你们斗法以这种结局结束,那么就三千年后以弟子之争收尾,元始师弟曾经想要打定海珠的念头,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何放弃了,师弟,那便三千年后见了。”

  老子摘了扇子,心情不错,跟燃灯女娲多说了几句,随后与通天一起离开,只留下了燃灯与女娲站在这昆仑山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