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不死火山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燃灯本不想打扰这些在这片火山之下岩浆湖内的生灵,毕竟境界相差太大了,它们也发现不了燃灯的踪迹。

  但是燃灯越往下,却是越发的心惊,“这倒是奇怪至极,怎么会如此这般有灵性,会炼丹啊”

  因为那岩浆之湖底,竟然乃是一处地火喷薄之地,是一座天然的熔炉,而地火水风从盘古封印之下,不断溢出,那最下边便有这化形的火灵,不断利用地火喷薄,压制你凝炼这些喷薄而出的地火水风之力,而旁边的岩浆之石所化的生灵,不断将身躯放入地火之中淬炼,两者互不干扰,倒是极有意思。

  不一会,一颗压缩地火水风灵力凝聚而成的丹药便是出现,足足拳头大小,布满了火焰纹路。

  而那火灵将这拳头大小的丹药吞服,便坐在一旁修行,换一个火灵上前来。

  而另外一边,那未曾化形的石头人,将自己不断淬炼,慢慢的,有了胳膊有了腿,还有鼻子还有嘴。

  “这是演化的过程,一个淬炼几身来演化,还有一个靠吞服灵丹来演化,殊同同归啊。”

  燃灯有些震撼,他是第一次见到别的真灵演化的过程,就站在那边看的津津有味,那些火灵还有石头化形的真灵也发现不了他。

  “这一族的演化,倒是有些奇特,石头男性特征明显,而那火灵女性特征明显,但是很明显,他们不知道该如何产生相互吸引,自顾自的修行演化。那石头人最强的都已经是天仙巅峰再进一步,怕是能够踏入金仙境界了,那朱雀也真是的,这火山之下有着灵族,她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这焰火之中诞生的焰中仙人,会不会以后霸占了这陆南之地。”

  燃灯没有干扰这诞生灵智种族的演化过程,或许要要几万年,十几万年,它们才会慢慢的知道结合,阴阳相吸。

  那最下方地火喷薄之下,有着盘古封印,两颗定海珠就在其中。

  “也罢,还是先将你们都弄走才行”

  燃灯施展大法力,将这些火灵全部转移走,那些火灵灵智不高,但是知道恐惧,被吓得半死,瑟瑟发抖,凝视那地火水风之下,那里一片迷雾,已经感知不到那下面有什么。

  燃灯动作快多了,直接祭出五行灵珠,布下五行大阵,快速的用自己的左手,强大的道韵弥漫,法力翻涌,手掌之上,勾勒纵横的皮膜筋络闪耀金光,一掌拍下,便是直接破开了那盘古封印,眼疾手快,取走了两颗定海珠,随后飘然而退。

  “过些日子,再来瞧瞧这火灵族,有些意思”

  燃灯架一步跨出,已然离开了这陆南之地火山,再踏步便是出现在了不死火山之外。

  “来都来了,自然要拜访一下祖凰”

  不死火山底,那巨大的梧桐木下,祖凰召集了所有在梧桐木上栖息的凤凰来拜见燃灯。

  “燃灯前辈大才,竟然已经踏入准圣,可喜可贺”

  祖凰有些艳羡,她这些年在梧桐谷里修行,得天独厚的神兽之身,都没有燃灯的修行速度快。

  燃灯笑着点点头,这等恭维的话,听听就行。

  “此次来此地,却是有一物要给祖凰鉴赏一番,同时还有件事情想要请教。”

  祖凰身旁站着金鹏之母火凤凰,替燃灯以及祖凰斟满岩浆灵酒,巧笑嫣然的开口“燃灯前辈对我凤凰一族有大恩,不用如此客气,不知我儿金鹏如今如何了?”

  燃灯一口岩浆酒下腹,只觉得胸口火焰燃烧,极为舒畅“哈哈哈哈,金鹏资质甚好,如今已然是太乙金仙,可以独自行走洪荒了”

  祖凰与火凤凰皆是面露喜色,雍容华贵的祖凰更是连连给燃灯敬酒。

  “祖凰请看”

  燃灯祭出了七禽五火扇,此扇一出,祖凰和一众凤凰的眼睛都仿佛黏在了这扇子上面。

  “前辈真的是收集齐了五种先天灵火,不知可否演示一番。”

  “自然可以,祖凰不如祭出一朵涅槃焰,让我的七禽五火扇,替你扇上一扇,你便可以看出效果来了。”

  燃灯也是有些显摆,虽然说财不露白,但是这也是在何处,这凤凰一族,还是值得信赖,而且此物炼制之法,更是祖凰亲自传授。

  祖凰纤细玉指一弹,一朵金色的凤凰涅槃焰,点燃梧桐枝,如同火雨流星一样,万千火雨垂落在梧桐木上,看上去极为美丽。

  燃灯轻笑,手中七禽五火扇一扇,顿时火焰疯狂蔓延,原本火雨流星点缀,一下子变成了燎原大火,笼罩整个地底。

  “好强,有南明离火,三昧真火,还有幽冥鬼火的气息,不对,这是三足金乌的太阳真火”

  祖凰目瞪口呆“燃灯前辈,竟然可以从东皇与帝俊手里拿到太阳真火的火种。。”

  燃灯点点头,笑的很神秘,毕竟这是打劫的东皇太一的。

  一番畅饮,自然聊到了正事。

  “祖凰道友,可知定海珠?”燃灯开了口,因为最后两颗定海珠的下落,祖龙却是不清楚,所以他才会想来问问祖凰。

  “自然知晓,前辈问这定海珠作什么?那是盘古大神为了开天辟地之时,天地灵力紊乱,定地火水风的先天灵宝,分布在洪荒四海八荒之中。”

  “祖凰可清楚这些定海珠在八荒的何处?”燃灯一看祖凰清楚,顿时追问道。

  “四海泉眼之下,八荒之中,具是在山脉之内,地火水风最为紊乱之处,我们不死火山之下便有两颗,燃灯前辈,此物有盘古封印,根本取不出来的,除非圣人出手“

  燃灯豁然明白了,当初这定海珠应该是鸿钧圣人取走了,但是如今圣人未曾出手,自己反而已经取走了十颗,难道这一切都在圣人的谋划之中?

  他没有再多想,听着祖凰述说着与祖龙曾经几乎相似的话语,对于最后两颗定海珠的下落,祖凰语出惊人,在不周山这撑天柱之下的地心之中。

  “怎么可能?此地也不是地火水风紊乱之地,乃是有不周山支撑天地,灵力浓郁”

  说着说着,燃灯自己都不再开口,会不会就是因为此地有定海珠镇压一切,梳理地脉,最终让这里成为了洪荒灵力最浓郁的地方。

  一切皆有可能,这么说来,岂不是自己一定要等到不周山倒,最终才能够进入地心之下寻找最后两颗定海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