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连战连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二十二章【连战连捷】

看着百里桃花远去的身影,九夜叹了口气便不再理会了,他不会这么圣母,觉得自己对不起人家,这本来就是个你死我活的游戏,同情别人的人是最傻的。

目前他已经赢了3轮游戏,积分达到了130分,距离180分还差50分,只要再连胜5场。

九夜继续按照正常的步骤,逐一去接触自己选定好的目标人物。

第二个目标人物ID编号是:3071149,游戏昵称是「最爱轩尼诗」,是个女人,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看上去挺有派头的。这个女人的弱点是技术很一般,但喜欢说垃圾话,在和人对局的时候,通过垃圾话去干扰对手的思维,但只要你无视她的垃圾话,就很容易赢她。

第一局,九夜还是有点不适应她的垃圾话,输了,这个女人顿时更加嚣张,不停地从各个层面去鄙视九夜。

第二局,九夜调整了心态,集中了注意力,获得成功,比分改写为1-1;扳回了一局后。

到了决胜局,女人的垃圾话已经显得有些绝望的挣扎了。相反,九夜的心态则更加稳定,连续三把逼平了她,让她压力陡增。

在最后关头,她想拖延时间打成平局,却被九夜用一句垃圾话给刺激到,顿时失去理智出了一张臭牌,结果被九夜抓住机会,反败为胜,几乎是在最后3秒钟内,那个女人顿时崩溃的大哭,但九夜没有理会她,继续寻找下一个对手。

第三个目标人物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游戏昵称叫「狮王之傲」,他非常自信,已经连赢4轮了,处于风头正盛中,对于九夜的挑战毫不畏惧,立刻答应下来。九夜充分利用了他骄傲轻敌的表现,第一局故意输给了他,让他以为自己的技术简直是秒杀所有人,所有第二局被扳回一局的时候,依然是无所谓,非常自信。

到了决胜局,九夜如同一名最稳重的猎人,牢牢把握住了狮王之傲的心态,成功引诱他继续按照自己此前连胜的步骤走下去,结果一击秒杀,拿下了决胜局。狮王之傲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但是等回过神来已经晚了,九夜已经走远了,他也碍于面子没有复仇,不过这次的失败倒是给了他一个教训,让他不在那么骄傲目中无人了,于是在接下来和其他玩家的比赛中,反而发挥出色,连胜两局。

就这样,九夜一路过关斩将,此后又陆续战胜了两名玩家,连胜场次达到了6场,积分达到了160分,还差2场胜利即可上岸。

这时,一名身材傲人、戴着一头金色假发的高挑女子挡在了九夜跟前,用诱惑的眼神看向他,说道:「欧巴,要不要和人家来一把?」

你妹啊,把玩游戏说得这么暧昧,开车这么随便的吗?九夜腹诽道,摇了摇头,他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神秘,可能不好应付,纯粹的直觉。

女人见他要走,顿时拉住他的胳膊,大半个身子挨在他的身上,撒娇道:「欧巴,别这么绝情嘛,你要是答应跟我玩游戏,等游戏结束后,不论输赢,我都可以满足你的一个要求,什么要求都可以哦~」

艹,九夜顿时觉得一股欲望冲向某处,骨子里的好色毛病开始发作了。

「好吧,那就玩一轮,你可别说话不算话哦~」九夜拍了下这个女人的臀部,有点犯贱地说道。

女人立刻嗲声嗲气地首数道:「嗯……欧巴你好坏!」然后便拉着九夜来到一台游戏机跟前,两人相对而战,戴上游戏头盔后,正式进入游戏空间。

「ID1589001?这个ID怎么这么熟悉……艹……你是芙罗拉?」九夜这时才注意到了对方的游戏ID,然后看到了让他震惊的游戏昵称,正是那两个不能碰的玩家之一。

其中一人叫做「鬼豪」,另一人便是眼前这个女人——「芙罗拉!」

但是眼下,游戏已经开始,不能中途取消,否则直接被判输掉比赛。

「欧巴很熟悉我吗?你应该是第一个去调查其他玩家资料的人吧,怪不得鬼豪跟我说要小心你,不过在我看来嘛,你也就是个大色胚而已,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哈哈哈……」芙罗拉放肆地大笑,九夜却觉得像是吞了苍蝇一般,的确,他大意了,并不是没有闪,而是没有抵挡住自己性格中的弱点——好色。

他似乎有些记忆恢复了,好像最早一开始进入这个游戏,便是因为好色的缘故。之后好像遇到了好些女人,好色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但是具体又是怎么到了这里他还是没想起来。但是眼下最急迫的是,他又一次因为好色,被人坑了。

「该死的!」九夜给了自己一巴掌,很是自责。

「请抽牌!」

这样的心态是很致命的,所以第一局,九夜急躁地出了一张自己都没怎么仔细看的卡牌,等到掀开后,才发觉,自己竟然下意识地选择了「石头」,而对方是「布」!

巨大的白色布手掌将他包裹起来,然后捏碎,痛入骨髓的感觉深深刺激到了他的大脑,让他更加痛恨自己,越加自责。

「第一局,玩家芙罗拉获胜,比分1-0。」

「不行,我不能再自责下去。错误已经铸成,无法挽回,只能接受眼前的事实,否则必死无疑。」九夜再次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一巴掌不同于之前,将他打醒了过来。

看到极度失态的九夜,对面的芙罗拉顿时娇笑不已,风骚地转过身扭动着腰胯,对着九夜说道:「来啊,欧巴,游戏结束后我就给你想要的杀必死……」

九夜不断地调整呼吸,让自己从芙罗拉的诱惑幻想中脱离开,然后开始第二局。

这一次,九夜冷静地选择了一张卡牌,芙罗拉更是早早就锁定了卡牌。

啪地一声,芙罗拉掀开了自己的卡牌——「布!」,大笑道:「你以为我不敢再出布了是吧,老娘观察你好几局了,你死定了。」巨大的手掌朝着九夜笼罩过来。

啪!

九夜掀开了自己的卡牌——「剪刀!」

咔嚓!

剪刀将嚣张的芙罗拉脑袋给剪断了下来,她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第二局,玩家九夜获胜,比分1-1。」九夜成功地扳回了一局,将芙罗拉的嚣张气焰给打退。

第三局,复活后的芙罗拉用怨毒的眼神盯着九夜,随后也放弃了继续色诱他的想法,开始认真决定出哪张牌。

九夜脑子里回想起芙罗拉和鬼豪两人的有限资料,发现两人的资料几乎是空白,三局简单至极的平局,都是一把平手拖到时间结束,根本看不出什么规律。

「难道……难道他们两人第一轮故意打成平局,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我这样会查看玩家游戏资料的特殊玩家?」想到这里,九夜似乎明白了这两人的意图。会分析数据的玩家如果得不到有效数据或者得到的是错误的数据,那么对他的判断是不利的,甚至是误导。

眼下,九夜只能临场决断。

「请抽牌!」

九夜陷入了长考中,他从前面两局的对战中可以判断出,芙罗拉是个善用垃圾话同时心理素质出色的玩家,比此前那个「爱上轩尼诗」要厉害的多。不过她同样有个缺点,那就是过于自信。

九夜看了看对面的芙罗拉,发现她正用一种非常自信而且戏谑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好像觉得她是必胜一般。

「这个游戏存在必胜的法则吗?」九夜不相信有这样的法则,那么她就是在故弄玄虚,用一种表面的自信来给对方施压,就像自己以前做过的一样,同样的伎俩。

九夜想到了一个主意,于是从卡牌栏上抽出一张「剪刀」,然后翻转过来,让牌的图案面向芙罗拉,等于告诉芙罗拉,他要出「剪刀」这张牌。芙罗拉盯着他,似乎感到了一丝惊讶。

这个游戏的规则其实有很多空子,比如他刚才向对手故意展示卡牌图案就是其中之一,仲裁并没有警告不能这样做,那就是可以这样做。

然后,九夜又将另外的两张卡牌取下,同样将图案展示给芙罗拉看。

「这混蛋到底什么意思?」芙罗拉有些愣住了。

一局的时间上限是60秒,现在已经过去快30秒了,但是两人都没有出牌。芙罗拉不敢出牌,她现在必须等到九夜出了牌,她才敢出牌应对,现在的她是被动的。

此时,九夜倒像是完全不在乎时间流淌一样,他在玩牌,是的,在玩牌,将三张卡牌不断地「洗」,如同魔术师一样,不断变幻,速度极快。

「混蛋,你在故意拖延时间,裁判……仲裁……他在故意拖延时间……」但是游戏规则并没有规定不能拖延时间,既然芙罗拉可以和鬼豪玩一出故意的平局,为什么九夜就不能通过拖延时间故意造成一场平局。

芙罗拉恨的牙痒痒,但是却无能为力,仲裁没有理会她的投诉,这个游戏是开放性的,只要不触犯明确禁止的规则就行。

「10——9——8——7——6——5——4——」只剩下最后3秒了,九夜看似随便地抽了一张卡牌出来。

「对方已锁定卡牌!」仲裁提示道。

「混账……真是王八蛋……」芙罗拉紧张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其实她可以选择不出牌,然后等待平局,这样双方都会损失10个积分。但是芙罗拉如何甘心,她费了不少心力,甚至牺牲色相来给九夜下套,难道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个平局?

不!

绝不接受!

芙罗拉豁出去了,在后一秒咬着牙抽了一张卡牌出去。

「双方已锁定卡牌!」

「请亮牌!」

啪!

九夜掀开了卡牌,赫然是——

「布!」

芙罗拉脸色惨白无比,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她甚至没有力气去翻自己的卡牌,于是系统替她翻牌,赫然是——

「石头!」

「第三局,玩家九夜获胜,总比分2-1获胜,赢得10个积分。」仲裁最终宣判!

「噎死!」九夜摘下头盔,激动地大吼了起来。

芙罗拉哭着问答:「为什么,难道最后一次你真的是随机出牌的吗?」她无法相信,自己本来是想出「剪刀」的,但是在九夜的诡计下,她完全被打乱了思绪,最后一刻,她害怕了,就是这么的神奇,明明愤怒到了极点,却潜意识里害怕输掉,于是鬼使神差地出了一个「石头」!

九夜哈哈大笑道,盯着芙罗拉说道:「你猜啊~」芙罗拉差点被气得喷出一口血,但是她输了,自己完败,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竟然被逆转了,气死偶勒!(来自元首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