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石头剪刀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二十章【石头剪刀布】

九夜和其他玩家三三两两地走到了白色游戏机的两侧,站好了位置。九夜的对面是一名身着蓝色紧身服的男性玩家,此人年纪似乎比他要大一些,面容老成许多。

「请戴上旁边的游戏头盔,每个玩家临时获得100积分。」头顶有一道女子的声音传来,清晰入耳,于是九夜和其他玩家一样,戴上了头盔。

由于此前出现了意外,死亡了5名玩家,所以只有95名,导致出现一名落单的玩家没有对手。

「没有对手的玩家第一次游戏轮空。」头顶的女子声音提示道,于是那名轮空的玩家长舒了一口气,不少人都向他投去羡慕的目光。

头盔戴上后,九夜觉得眼前景象霍然一变,似乎周围的人都消失了,只剩下自己和对手。两人相距有十米远的样子,但是感觉上又不像是真实的距离,如同两人的形象被投影在空中一般。

「双方积分扣减10分!」一道类似仲裁的声音响起,然后九夜便看到自己的积分慢慢从100减少到了90.

「卡牌就位!」随着仲裁声音继续提示,九夜顿时发现自己的右下角出现了一道工具栏,含有三个格子,很快,每个格子上开始刷新卡牌,正是「石头」、「剪刀」和「布」三张牌,用一种暗黑系的金属风格制成的卡牌。

「九夜」VS「不懂老师」 第一局

「请抽牌!」有类似仲裁的声音提示道,然后倒计时「00:00:59」开始,意味着这一局必须在1分钟内解决,否则就会判定两人都是平手,等于作废,对双方都不利。

九夜皱起了眉头,思考了下,花了5秒的时间抽取了一张「石头」卡牌,第一次出牌,他选择了最为稳妥的「石头」。

在他的理解中,「布」是人处于精神轻松状态下会出的牌,比如人紧张的时候往往会攥紧拳头,而不是摊开手掌,所以第一次出拳头的概率反而是最高的。

「等等……这样一来,岂不是对方也会跟我一样的想法,那么出布的获胜概率应该更高?」想到这,九夜又将卡牌换成了「布。」但是,患得患失的心态又在作祟,似乎不断提醒他不该出「布」这张牌。

仲裁声音继续提示道:「是否确定选择该卡牌?」

九夜心一横,点了点头,第一次是机会最好的一次,如果太保守,反而是不利于自己的,此时倒计时走到了「00:00:46」

「双方已选定卡牌,请亮牌!」类似仲裁的声音继续提示道。

九夜便将「石头」卡牌打出,顿时卡牌化作一道光芒,耳边顿时听到一阵布匹在狂风中猎猎作响的声音,九夜回头望去,发现身后出现一只巨大的白色纯色布匹组成的手掌,朝着对面的玩家落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对面天空一声隆隆作响,飞来一枚巨大的石头,不,是由石头组成的巨大拳头,它如同陨石一般坠落,带起撕裂的火焰。它令九夜感到,这石头组成的拳头仿佛就是要将自己砸成肉酱一样,他都有点担心自己的卡牌牌面上虽然赢了,但能否真正扛得住这枚陨石一般的卡牌。

不过下一秒就让他安了心,布匹组成的手掌一下子就贴了上去,将石头组成的拳头牢牢包裹住,令石头无力前进,被布匹手掌给拍碎,然后继续朝着对面的玩家头顶落去。

「这什么鬼东西,不!」玩家「不懂老师」一下子被巨大的布手掌所包裹,缠得紧紧的,他根本摆脱不了。他痛苦地哀嚎求饶,哭喊着求救。布组成的手掌将他包裹得越来越紧,上开始冒出鲜血,越来越多的鲜血溢出,染红了手掌,最后整个身体被巨大的手掌捏碎,这只手掌竟然活生生将对面的玩家给绞杀了。

「呼……」我感到自己额头冒出了冷汗,想不到这就是输了这一局比赛的下场,难道这一切是真的吗?不过很快,就业就看到了复活过来的「不懂老师」,但是他此时的状态很糟糕,脸色发青,估计还沉浸在此前被杀死的记忆中。

倒计时定格在了「00:00:27」……

「恭喜玩家——九夜第一局获胜,现在1:0领先玩家——不懂老师。第二局在10秒后开始,请准备!」

卡牌道具栏上,缺失的卡牌直接刷新补上,又是完整的三张牌。

「请抽牌!」10秒休息时间一过,仲裁声音再次响起,第二局开始了。此时九夜已经占据了巨大的心里优势,毕竟领先一局,哪怕第二局输了,只是平手。但是对方不一样,一旦输了,这局就败了,精神压力会大得多。

九夜通过第一张对方出的牌大致可以判断对方是什么样的性格和思维方式,这位叫「不懂老师」的玩家不太具备逆反思维,那么他第二局出「布」的概率很低,会在「石头」和「剪刀」之间徘徊,所以自己出「石头」至少能保证不输,于是选择了「石头」卡牌,此时已经过去15秒了。

确定了卡牌后,九夜的心情其实也有些忐忑的,但是他还是逼迫自己镇定下来。仲裁确定了他的选牌后,便让他等候对方选牌。

过了一会,对方依然还在选牌,看来非常纠结。

倒计时已经过了35秒,只剩下不到25秒了,九夜有些不解地看向对面,却发觉对面的玩家似乎一动不动的,不知道出现了什么状况。

又过了10秒钟,仲裁声音响起:「由于玩家——不懂老师晕厥过去,无法继续比赛,所以本局判定他落败,玩家——九夜赢得第二局,总比分2:0获胜,赢得这次游戏的胜利,获得10个积分。」

顿时眼前的空间消失,九夜得以瞬间从比赛空间中退出,又回到了原来的游戏大厅,一下子将头盔给摘下,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感到疲惫和后怕。再看看周围的人,已经有数十个人摘下了头盔,不少人比他还夸张,有嚎啕大哭的,有浑身发抖的,有不顾一切要离开游戏大厅的,顿时被持枪的工作人员给教训了一顿。

其他身形不动的人都是在比赛中,不过看他们不时身体扭曲,表现出痛苦的一面,便明白他肯定是某一局输掉了正遭受那种非人的痛苦折磨。

整个比赛的倒计时还剩下2小时57分钟,也就才过去3分钟而已,但是很多人却觉得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九夜对面的玩家,那个叫「不懂老师」的人被抬去抢救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如果他无法参赛的话,那么意味着铁定被淘汰出局。

跟「不懂老师」一样情况的玩家还不止一人,起码有十多人都是昏迷的状态,场上的玩家一下子少了好些,人数下降到了八十多人,最后系统统计出来是86人。

九夜略微休息了下,起身寻找对手,他还是更喜欢采取「手动模式」,这样他可以选择有利于自己获胜的对手。

很快,他看到了一名性格暴躁的男人,这个男人留着吴克的发型,五官长得本身就凶悍,加上动不动就骂人,所以很不讨好。他似乎输了好几把,所以脾气更差了。

「我能否查看玩家们的战绩?」我来到一名工作人员身边问道。

这名戴着墨镜,配着手枪的工作人员看了看我,然后耸耸肩说道:「随便,直接去找AI调出档案即可。」

于是我来到游戏大厅中央的投影屏幕下方,同AI进行交流,很快我得到了答复,可以查看当前所有玩家的对战成绩,但需要付出10个积分的代价。

「狗日的官方……」九夜咬紧了牙关,想不到只是查看资料就要索取10个积分,这可是他赢了一次游戏得来的,非常宝贵。不过思前想后了一番,他还是同意支付10个积分查看当前玩家的对战成绩和对战时的出牌资料。

「已扣除10个积分,当前剩余100个积分。」AI出声提示道。

九夜将损失10个积分的郁闷心情给抛开,开始全身心查看想要的资料。

一个个玩家的头像和游戏昵称以表格的方式呈现出来,点击其中某个玩家的头像,则可以看到该玩家更相信的资料,包括出牌的信息、出具体每张卡牌的耗时、出牌又换牌的动作等等。

通过细致观察这些看似没用的资料,再进行分析和推测,九夜的双眼渐渐闪现出光芒,那是代表胜利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