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章【摧枯拉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八章【摧枯拉朽】

趁着博望谷的屠杀者玩家大部分都被流苏给吸引走了后,我施展「幻影潜行」进入隐形状态,虽然速度下降了50%,但我的基础速度本来就不弱,加上靴子还有30%的速度加成,所以实际上我的潜行速度并不慢,跟周围的这些普通玩家速度差不多。

「怎么回事,是哪个公会来攻打我们的基地?」一名看上去像是公会管理层的玩家走了出来,冲着旁边的会员问道。

一名男子也是有些不知所以然地回道:「聂风老大,并不是什么玩家公会,而是一个女性首领精英怪,先前还以为是普通的NPC,但是这个NPC的实力极为强悍,属于首领精英怪,鬼知道它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啥,首领怪?他奶奶的……给我集合强力的兄弟,送上门的BOSS不拿太可惜了,还是个娘们,看我不轮了她。」叫聂风的玩家立刻让公会里的精英玩家出来打BOSS,这样送上门的BOSS放走就太对不起自己了,虽然他们每天过的是PVP生活,但不等于就不会玩PVE了。

于是,博望谷中,至少有三百名以上的玩家被动员起来了,其中精锐玩家大概有一百人的样子,由他们作为主力团队顶住流苏,其他团队负责辅助。

不过饶是如此,流苏这一刻的确展现出了高等级BOSS的威力,这些团队群攻不断,依然无法击破她的防御,一滴血都没掉,毕竟是接近70级的BOSS,对这些平均等级在30~40之间的玩家来说,有着巨大的等级压制。

流苏几乎是一拳一掌间,就可以秒杀一排的玩家,这些玩家由于是红名,即使没死,惩罚也很巨大,有的直接就是死亡,顿时让很多屠杀者玩家感到了害怕,阵型开始出现松动,于是有更多的精英玩家出现,顶替那些不靠谱的普通玩家。

我见流苏彻底控制了场面,便没再去关注别的,开启了语音,试图继续和加西亚联系,毕竟我可以确认,她就在这谷中的某个位置。

「谁,怎么是你?」加西亚的声音想起了,没想到她还记得我,还以为那一夜之后,她就会把我忘了。

「先分享你的位置给我,我来救你了。」我一边潜行小心避开不断冲出来的玩家,一边跟加西亚通话。

加西亚连忙说道:「不行,你快走,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他们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我们公会里好多人都死在了这里。」

「别废话,分享位置给我,怎么说我们也算是一夜夫妻。」我忍不住低声骂道,这个女人,真是婆妈。

加西亚忍不住骂道:「好吧,你要来送死就随便吧,你个混蛋!」说完就挂断了语音,然后分享了一个位置给我。

我让茜茜计算了下位置和我现在的距离,立刻规划出路线,我立刻沿着这条路线前行。5分钟的潜行时间不抓紧的话,很快就过去了。

走上楼梯,避开不断跑过来玩家,隐藏在暗处,等到人过去后,我继续前行。穿过一道道封锁,此时整个山谷中的守卫力量大幅度被削弱,方便了我通过。

3分钟后,我终于到达了一处看上去像监牢一样的地方,门口有两名守卫,他们并不被位面的动静所影响,依然牢牢守卫在这里。

我没有犹豫,一张「催眠卡」出手,将其中一名守卫给催眠过去,另一名守卫立刻大吼道:「谁……」还没喊完便被我一刀扎在背部,然后一阵切割劈砍。

这两名守卫等级比之前遇到的鼠仔、子弹要高一些,在45级的样子,不过仍然不够看,没几下,那名守卫便倒下了,另一名守卫随即也被我放倒,轻松的很。

两名守卫的尸体都没有消失,我直接用九幽魂珠收走,反正在副本中,我的尸骸损失了不少,正好补充一番。

铁门上了锁,我从守卫的尸骸上找到了钥匙,将铁门打开,然后想了想得保存好自己的退路,于是召唤出两名魔尉,代替之前的守卫替我守住这道铁门。

进入监牢后,里面黑乎乎的,还传来水滴答滴答的声音,还真是符合监牢的形象。

嗡地一声,我展开能雷霆盾刀的刀身,顿时照亮了前方一大片,看到里面此刻正悬挂着两个人,一大一小,小的好像还是个少年。

「利蒂希娅?」我朝那名被悬挂的大人身影喊道。

「是我……你……你是九夜?」果然是加西亚的声音,我立刻来到她的底下,延长刀身,将吊着她的锁链给斩断,将她救了下来。

此刻的加西亚憔悴了很多,身上只穿着遮住重点的一点点衣服,虽然瘦了一些,但较好的身材依然是暴露无遗。

我将背包里早已准备好的衣服给她穿上,然后去解救旁边那个少年。

「是波利斯?」没想到是以前那个调皮的少年,他就没有利蒂希娅这么好运气,被人折磨得有些惨,全身伤痕累累的。

我给他施展了一道「圣光治愈」,顿时让他的气息变强,不再是那种奄奄一息的状态了。

「你……你现在好像变得很强了……难怪……」加西亚看到我一身的装束和手上的并兵器,有些犹豫地说道。

我将波利斯背起来,然后看了看她说道:「先别感慨这些,等我们出去了再说。」

加西亚点点头,我给了她一瓶商城里兑换的「轻伤药剂」,喝下后,她便恢复了行动力,就是装备和武器没有了。

不过眼下倒也不太需要,有我一个人和门口的两名魔尉,足以保护她和波利斯逃出这里。

来到门口,加西亚吓了一跳,看到两名高大的不像人类的守卫,以为是敌人,顿时挡在我身前,着急地说道:「快走,我来挡住它们。」

「你秀逗了,他们要是敌人,你还能活命?」这女人看来被关得失去了冷静,或许是这段时间受尽了恐吓和折磨。

我让两名魔尉替我开路,戴上懵懂的加西亚索性大摇大摆地走下去。

路上也遇到了嗜血屠城的玩家,在魔尉的手上,几乎是像捏死蝼蚁一般简单。

「这……它们是你的召唤物?」加西亚仍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甚至觉得我有些陌生。

我点点头,说道:「分别了有好几个月了吧,你也知道我现在属于被系统通缉的名人,有点手段也是正常的。」

加西亚跟在我后头,说道:「混蛋,你变化太大了,我都不敢认你了,不过你骨子里的那种讨厌的样子还是没有变化。」

「哈哈……你的毒舌也还是没有变化。」这才是我熟悉的加西亚,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女人。

几乎不用我动手,两名魔尉就像两尊魔神,对于这些等级不算高的玩家来说,根本无法阻挡。加上嗜血屠城中的精英玩家都被流苏给吸引走了, 因此剩下的都是一般的玩家。

我们一路杀下来,很快来到了谷中的地面,我直接召唤出机车,然后继续让魔尉为我们开路,加西亚抱着波利斯坐在我后面。

「杀出去!」我单手操控摩托,另一只手握着雷霆盾刀,刀身展开,到了十米长度。

轰轰轰……

机车咆哮冲出,魔尉这挥舞着大刀高速奔跑在我的左右。

凡是挡路的玩家便被我一刀劈了,两边的其他玩家则是被魔尉不断放倒,异常凶猛。

嗜血屠城的精英玩家终于回头了,他们此时围攻的流苏,血量已经掉到了50%的样子,看上去挺多的,但我知道她有杀手锏。因此我也没有怎么担心她,见到前方有玩家纷纷抽出卡牌制造出了障碍,我顿时一拉机车,机车像是起飞一般,瞬间跃上半空,我同时释放武器技能——雷霆斩!

轰隆!

天空阴暗下来,雷霆汇聚而来,随后随着我一刀劈出,顿时前方扇形范围内,倒下近一百名玩家,其中有数十名看上去装备都很不错,应该是精英玩家。

机车落下,直接在一片狼藉中冲出了山谷。

「公主,别玩了,我们走!」我朝流苏喊了一声,顿时流苏取出御龙锁,瞬间被一层柔和的黄色光芒所包围,血量蹭蹭蹭地的回复满了。

「卧槽……死了一地的人,血量又满了,打个毛……」

「这是有预谋的……」

「怎么可能,玩家怎么可能命令BOSS,这一定是在做梦!」

流苏起身,快速追上了我的机车,身后传来一名扛着大刀的玄甲大汉,怒火万丈地冲我咆哮道:「狗杂碎,就算跑到天涯海角,老子都要将你碎尸万段!」

我回身冲他比划了个友好手势,然后在加西亚的嗔怪下回到了原位,四个人一起离开了博望谷,直接前往梅瑟尔主城。

当天夜里,我们一行人到达了梅瑟尔,由于我的造物者身份,守卫依然对我十分恭敬,甚至不敢收税,于是我在加西亚崇拜的目光中带着她、波利斯和有些高冷的流苏进入了梅瑟尔主城。

旅馆内……

「对了,赶紧给姚老先生发消息,让他来梅瑟尔找我们,省得他又涉险。」我提醒加西亚,波利斯已经安定下来了,醒来后被加西亚告知是我救了他,顿时抱着我哭了好一阵,毕竟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这一次,小蜜蜂遭此大难,恐怕要解散了,毕竟人心都散了。

我点了一桌菜和流苏两个人吃,就是流苏现在表现的很高贵,很精致,而且和我似乎也开始保持你一种距离。

「你没事吧?」我吃完后,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滚!」流苏不客气地吐出一个字。

我愣了愣,来到她身边抱住她,她挣扎了几下还是放弃了,然后努努嘴,正好是加西亚房间的方向,问道:「你老婆?」

「不是,是情人。」我大方地回道。

「……」流苏无语地看了看我,又问道:「你几个老婆?」

「一个!」我老实地回道。

「那么有几个情人?」流苏似乎在忍着怒气。

我低下头,流苏见我不说话,以为是在惭愧,说道:「难得你还知道羞愧……」

「不是,你误会了,我在计算我到底有几个情人。」我抬起头在她脸上香了一口,然后起身,跳起。

果然流苏抬起一脚扫堂腿踢了过来,被我机智地躲开了。

「你个混蛋,渣男……」流苏骂骂咧咧地说道,我摊摊手,说道:「我也不是见一个爱一个,我有原则的。」

「那你的原则是什么?」流苏走到我旁边,被我抱在怀里哄着。

「互相有感觉,愿意为彼此着想……」我在她耳边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自己,流苏脸色又一沉,指了指自己,问道:「那你当初是因为对我有感觉才和我那个的吗?」

「当时……当时……咦,不对……我记得当时好像是你主动把我……」我刚要反驳,却被流苏一脚踹出门外,还恶狠狠地关上了房门,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不跟她一般见识。

来到加西亚的房间,见她正在语音和人联系,听内容似乎是姚老先生。加西亚看到我后,立刻开启了视频对话模式,对面顿时显现出姚老的样子来。

姚老苍老了许多,比我初次见到他的时候老了十岁的样子,大概是这几个月的变化和遭遇让他承受了巨大的打击。

「九夜,这次要谢谢你,没有你的帮忙,加西亚和波利斯他们很可能……」姚老脸色沧桑地说道。

我挥挥手,对他说道:「姚老,我知道此次对你打击很严重,我有个提议,带着剩下的会员到我们自由之城来安家,我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

「自由之城?」姚老愣了愣,随即感激地点点头。

「经过此次劫难,剩下的人不足十人,我们已经没有雄心独自生存闯荡,我正打算解除公会,不过能得到你的邀请,我还是感激的。九夜,你是个做大事的人,我会在近期就前往自由之城,加西亚和波利斯就先拜托你了。」姚老和我生份了很多,没有办法,经历此次劫难,他的雄心遭到巨大的打击,只能让他带着剩下的人前往自由之城看看。

结束通话后,加西亚扑进了我的怀里开始抽泣,我安慰着她,这段时间以来的委屈在这一刻都爆发了出来。坚强的女人固然令人钦佩,但对于女人本身来说,却是一种不幸。

「好好睡一觉,我带你去一个全新的世界。」我将她哄睡着后才离开,门口站着流苏,见到我有些意外。

「走吧,我们去睡觉。」我拉起流苏的手走向她的房间。

「你怎么没陪她?」流苏好奇地问道。

我摇摇头说道:「男女之情很微妙,有时是朋友,有时是恋人,水到渠成自然可以互相慰藉,此时正是人家心灵受伤的时刻,干吗要想那么低俗的事?我是那种好色如命的人吗?」

「那麻烦你认真说话的时候将手从我的屁股上拿开,这才有说服力。」流苏拍掉我搭在她臀部上的手,鄙视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独自进门还关了房门。

没办法,今晚只好一个人睡了,我又开了个房间,当晚睡眠质量居然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