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遭遇诬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九章【遭遇诬陷】

路上晴芸怕我闷,一直陪着我说话,不过我因为一直有心思,所以只是敷衍着,很快小姑娘就噘着嘴不理我了。

「姑爷很讨厌晴芸吗?」小丫鬟不满地问道。

我摇摇头,摸了摸她的发髻,说道:「刚才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但一下子又想不起谁,抱歉。」

「哦?姑爷,是男人还是女人?」晴芸很是八卦地坐到我的身边问道。

「男人!」我回道,奇怪,明明觉得有些熟悉,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晴芸顿时眨巴着眼睛,泛起巨大的好奇,问道:「姑爷莫非也好男风?」

「滚!」我一把将晴芸抓到自己腿上,然后打她屁股,谁让她这么看我?

打完后,晴芸捂着屁股坐回自己的位置,娇羞地说道:「姑爷脾气真大,我只不过猜测下就打人,还打人家那里。」模样确实可爱,不过我却没这个心思,而且跟李丽云完全是作假,欺负人家小姑娘就有点过分了。

我冲她抬起拳头,半恐吓地说道:「谁让你说我喜欢男人的!」

「人家以后不敢了……」晴芸乖巧地说道,然后告诉我刚才我看到的那个漂亮公子哥,其实她也看到了,不过晴芸觉得那个人虽然相貌确实很美,但不太像是好人,至于为什么,她就说不清楚,只能是凭直觉。

「而且,奴婢总觉得他不像是我们班云镇的人,或许跟姑爷一样,也是个冒险者。」晴芸随意地分析道。

仿佛心里划过一道闪电,顿时让我想起来了那人。

当初拒绝和他合作的美男子,此后还在我和子夜吴歌离开吴恩义粮行的时候看到过,不过想必他并没有套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因为很快吴恩义就被抓起来了,现在还关在监牢里审讯呢。

「原来是他,还以为他已经离开这里了,为什么还一直留在班云镇呢?」看看车外巡视的兵丁,顿时明白了,班云镇已经封锁了,玩家一时间也难以出城,除非等这场战事结束。

我立刻联系子夜吴歌,对他说道:「帮我盯梢一下上次那个玩家,刚才我在车马行看到他了,总觉得他要搞事。」

子夜吴歌很快回道:「好的,有消息随时回复你。」

我带着晴芸回到了城主府后宅,李丽云这段时间也很忙,基本都没有在府里,只有在吃饭的时候见到她,反而晚上休息是不回来的。这样过了三四天,我忍不住在饭桌上趁着其他三个丫鬟不在调侃她:「如果咱们真的是夫妇关系,就冲你这样成天不回家的态度,我们也过不下去。」

李丽云瞪了我一眼,冷冷地说道:「我也没打算结婚,只不过是遵循父命罢了。」

「好吧,可惜我是着了你的道。对了,现在城外到底什么情况,能跟我说说吗?」我忍不住问道。

李丽云点了点头,回道:「现在南面通道被马贼势力封锁,我们的先锋队和他们打过一次,没打赢,现在僵持住了。北边的熊天王因为人多势众,我们是采取守势的,建造了很多的防御工事,问题不大。最大的麻烦来自于西面,妖狼王的人马非常强悍,我父亲和我几个哥哥带着城中主力队伍正在进行鏖战,但战况不是很理想。」

看来,班云镇除了东面没有受敌之外,处于一个较为危险的局势里。东面正是我们来的方向,十公里之外便是阿克雷沃镇。我此前了解到,NPC的各个城镇之间通常都是不会大规模往来的,他们就像是被系统固定在了自己的领地范围内,哪怕两个城镇只是间隔十公里或更近,都很少会发生交集。

这就是游戏世界的特殊之处,但我觉得还是过于死板了,如果班云镇被攻破,难道不能带着难民们前往阿克雷沃镇避难吗?问过李丽云后,她却不断强调,班云镇不会出问题的,看来NPC的领地都类似一个个次元位面,偶尔穿梭下还行,但是想要融合是不可能的。

三个丫鬟回来了,我便没有再继续提这方面的话题,而是扮演者赘婿的角色对李丽云嘘寒问暖,李丽云也扮演着一个「好妻子」的角色,和我表演出了一台「相敬如宾」的好戏。

三个丫鬟中,翠姑、绿衣是李丽云的贴身侍女,但不是通房丫头,她们两人很少和我交集,虽然聪慧也不差,但是总觉得跟晴芸比少了生气,就好像是中等NPC和高等NPC的差距。

比如在李丽云走后,晴芸就觉得我和李丽云之前有些「假」,当然原话不是这样,是较为委婉的说法,核心思想一样。

就在我和晴芸拌嘴的时候,一名侍女,似乎是李崇训院子里的侍女过来通知我,说是老爷有请。

「只请我,不请你们家小姐吗?」我迟疑地问道。

侍女点点头,说道:「老爷只说请姑爷当面详谈。」

我只好起身做了下准备,不知道李崇训怎么突然从前线返回找我有事,晴芸紧张地看着我,手绞在一起,显得很担心。

「没事,我去见见。」说完便跟着侍女去了前院。

这次,守卫没有阻拦,直接放行了,看来真是李崇训唤我。

这次没有像上次参加宴席那样在宽敞的宴客厅,而是放在一间有些气势威严的堂上,难道是审讯犯人?

侍女很快被里面的卫士接手,将我带了进去,我暗暗有种不妙的感觉,身旁的两名卫士似乎在严防我,露出了杀气。

「不知岳父唤我何事?」我不动声色地问道。

一名守卫冷笑道:「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城主只是利用你而已,真的会把小姐嫁给你吗?」

「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另一名守卫嘲讽道。

事情果然不对,居然连这种秘密安排都人尽皆知了,而且他们一点都不担心说出来会受到惩罚,看来是李崇训本人或周围的人让他起了变化。

我打算从快捷栏上抽出「潜行卡」逃走,却发现再次遇到了剧情模式,玩家的一切道具和物品都无法动用。

「淦!生命之冠这个混账老是弄这种恶心的设定,老子就算不为废除末尾淘汰制,也要把你废了。」有种任人鱼肉的感觉,这种感觉太不爽了,自从进入这个游戏以来,还很少体会到,但是在班云镇这张地图上,我却遇到了两次。

我不得不被守卫几乎是推着进入了白色的大堂上,此时里面守卫森严无比,一名披头散发,穿着白色囚衣的犯人跪在当中,旁边站着玩家美男子和他的女伴。

两旁都是精锐甲士,当中大马金刀地坐着似乎风尘仆仆赶回来的李崇训。

「九夜,你可知罪?」李崇训开口就这样说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冷笑道。

「放肆!」一名甲士冲到我跟前一脚踹在我的膝盖背后关节处,我硬是挺直了没有跪下。

于是,又上来一名甲士,一人一脚踹向我的关节,我顺势回身飞腿扫过去,扫中两个人的下巴,将两名甲士扫飞了出去,滑行一段距离后,躺在地上昏迷了过去。不能动用卡牌不代表我的武学记忆和身手也被限制了,李崇训胆敢辱我?可恨!

「找死!」我的行为顿时刺激到了堂中的其他甲士,纷纷举起手中的兵器逼近我。

足足有二十多人,全副武装的甲士,要打的话可能会吃亏,但不打肯定要受辱。

我索性放开了,朝着一言不发的李崇训笑道:「将军为人莫非不问青红皂白就可以将人治罪,又有几人心服口服?」

「你来!」李崇训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手指了指下首的美男子,让他来回答。

「是,将军!」美男子展开纸扇,慢慢踱步来到我面前五米处停下,指着当中跪着的人问道:「内贼九夜,可识得此人?」

「不知,你又是何人,为何在这里大放厥词?」我摇摇头,无所谓地问道。

美男子一愣,随即说道:「我与你一样都是冒险者,不过我是为了班云镇不惜以身犯险的侠义之士,而你……不过是接受了那些贼人任务的内奸,目的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响应攻城的恶贼,然后里应外合,将班云镇给毁掉的冒险者败类!」

听着这么义正严词的说法,我明白了过来,感情作为玩家的他,利用了某些手段,对我进行栽赃陷害,将我变成了班云镇的内奸,从而让李崇训对我下手。

「空口无凭!」我回道,开始用文字跟子夜吴歌联系,却发现子夜吴歌似乎也出了意外,根本联系不上。

随后,美男子走到那名跪在地上披头散发的人,说道:「吴恩义,抬起头来,看看那个人,是不是认识他?」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看向「吴恩义」。

吴恩义慢慢抬起头,现在的他和我见到的吴恩义已经大相径庭了,完全变了个样,只能依稀看出一点影子。

「认识。」吴恩义回道。

美男子接着向我展示了如何利用吴恩义对我进行栽赃陷害的过程,无非是口供供词,然后派人到我的住处搜出和三方贼人来往的信件,里面谈到了班云镇和城主府的很多情况,特别强调了一旦城破,我将获得三方人马许诺的种种优厚回报。总之,我突然就从城主府的姑爷变成了大奸大恶的内贼。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李崇训冷冷地看着我,好像他这个模样很帅气一样。

「我只能说:你果真是个沙比!」我冷冷地回道,对于这样的NPC我有些无语,我感觉似乎理解了当初在假山地下室里看到的那个老丰骂李崇训的话:自大!

系统提示:卡牌和道具限制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