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克劳德的悲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九章【克劳德的悲剧】

克劳德看着倒在地上被我劈成两半的改造型魔人,喉咙里发出悲伤的吼声,随即他抬头看向我,发出诡异的笑声,说道:「你可知道这些魔人中,有几人是我的孩子,有几人是我的妻子?」

这话顿时让周围所有的NPC连同我在内,都感觉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受,他……他竟然将自己的妻子和子女改造成魔人。

「你现在还当他们是NPC吗?」我冷冷地问道。

克劳德听到我这话,眼神中露出一丝沉思,随后摇摇头,说道:「这个世界的NPC智能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不过想到它们原本就是由玩家转变而来,也就能够理解了。只是这些NPC遵循着生命之冠设定给他们的人生,不断重复这样的人生,我不认为死亡对他们是一件不幸。」

「但是你没有权利去抉择他人的生死和人生。」我回道。

「不,我有,生命之冠为什么可以,它凭什么高高在上,它也不过是一个AI而已,谁制造了AI,还不是我们人类自己?」克劳德咆哮道,顿时矿洞上扑簌簌落下泥沙和石块。

于是我又问道:「你当初是不是为了逃过末尾淘汰制的惩罚才将小镇居民改造成魔物和魔人的?」

「哈哈哈……没错,我在现实中是个卑微的小人物,误闯入这个游戏里,在外域艰难地升到满级后,很想逃脱外域,于是来到了内域。虽然我知道末尾淘汰制这种只有最恶毒的人才能设计的出来的规则,但一开始以为凭借自己的能力,应该不会为此担心。但是我错了,在这个新世界厮混,积分回报来的远没有外域那么丰厚,虽然风险的确是少了很多。我赚取的积分远不够消耗,还要应付排名的要求,让我痛苦不堪,几乎崩溃。直到有一次我在野外某个地方做任务的时候,发现偶然被感染了的NPC成为了玩家猎杀的怪物,因为这些怪物威胁到了当地镇子的安全,所以被系统制作成任务发放给玩家。杀死这样的NPC不会受到任何惩罚,而且还能赚取到积分,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诞生了,我开始实验,进行一项秘密而残酷的实验。如果……如果我能通过某种手段将NPC改造成怪物,然后诱导系统发布猎杀怪物的任务,我就可以轻松赚到积分,毕竟由我自己改造成的怪物弱点我一清二楚,击杀它们毫不费力。在我来到这个镇子之前,我已经试验了上百年,最终被我找到了改造NPC为不死怪物的方法,也可以叫做——亡灵改造术。」克劳德显得有些感动。

说实话,我也不得不被克劳德这种「大胆」的想法所震惊,因为一般不会有玩家会从这个角度去思考,但事后推敲一下,这确实是属于一个隐形的系统BUG。生命之冠管辖着整个玩家国度,但是地图太大了,玩家截止到目前有两百多万人,像阿克雷沃这样的小镇在玩家国度起码超过一百万个以上,每天有大量的数据推送给生命之冠,由它分析、推敲、然后改造制作成一个个的长短不一大小不一的任务发放给一个个的NPC或势力组织,像克劳德这种钻了系统BUG的玩家,生命之冠或许根本就来不及发觉,它是强大的AI,但不是神。

「那为什么后期又变成杀害玩家,变成了屠杀者?」我质问道。

克劳德愤怒地跺了一下密密麻麻的「手脚」,顿时整个矿洞又开始摇晃震动,让其他NPC们很是惊恐。虽然NPC们对我和克劳德一直在「无意义的对话」感到有些困惑,但是出于灵魂层面的约束,NPC们只能扮演背景布,无法表达出剧情拖延的不满。

克劳德似乎生气了,大声吼道:「我辛辛苦苦改造出来的魔人和魔物被AI制作成了任务,却便宜了接取这些任务的玩家们,让我的收益大减。于是我不得不思考应对办法,一方面我继续将魔物和魔人改造的更加强大,比如精英级的首领。另一方面,我改变策略,不再以完成魔物和魔人的任务为主,而是从PVE转向了PVP,不,准确地讲,应该叫做EVP。我控制这些魔物和魔人,甚至控制某些正常的NPC,通过诱导系统发布一个个充满陷阱的任务,让那些赶来的玩家进入我的圈套和埋伏中,然后杀死他们。虽然玩家都有天命点数,点数为0之前不会死亡,但每重伤一次,都会损失一半的积分,彻底死亡则获得被杀死目标的所有积分,这也是在玩家国度,为什么总有一些玩家甘心成为屠杀者的原因,比起做任务、打工搬砖要舒服多了,即使自己也会被别人杀死。」

我听得心中一惊,忙问道:「重伤会损失一半的积分?但是这点我并没有从系统里了解到。」

克劳德冷笑道:「这个游戏的一些规则是明面的,但更多的规则是隐藏的,系统将这些隐藏规则称为——命运。现实中不也一样吗?你看到的规则只是人们总结出来的有限规则,还有很多潜规则是要靠自己去发掘的。」

「原来如此。」我承认,自己确实还是太想当然了。

「所以你能理解我了吧……」克劳德感慨道。

对于我和克劳德的对话,附近的NPC们都是无法理解的,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早已被生命之冠设定了,只有符合剧情的对话和文字才能被理解,否则只是毫无意义的乱码文字或听不懂的语言,简单来说,就是NPC的权限不够,所以我并不担心和克劳德的对话会被他们听懂。克劳德虽然已经不是玩家了,但他毕竟还携带者玩家的思想和意志,我依然可以和他进行「对话」。

不过我很快打断了他的感慨,说道:「我不是理解你,我只是疑惑,你这样的方式效率并不高,而且一直处于被淘汰的阵列里面,为什么没想过去外面当一名真正的冒险者?」

克劳德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曾经也有这种想法,但是我渐渐有了牵绊,很讽刺吧,但很真实。我在现实中一无所有,但是在游戏里,虽然时刻受到生命的威胁,却让我拥有了爱人和家人,还有孩子。你知道,NPC的寿命远没有我们玩家长,我深爱的女人和子女最后都会离我而去,我无法忍受,无法接受这样痛苦的事实。最终,我将自己的NPC妻儿变成了魔人和魔物,出发点却是想要复活它们,但是……我失败了,他们的确复活了,但不再有思想和理智,仅仅保留生前对我的眷恋,虽然使我能够轻易操控它们作为我的爪牙,但再也无法和我交流……」

「所以你所做的这一切并不仅仅是为了逃脱末尾淘汰制的惩罚?」我惊讶地问道,我的推理并不完全正确。

克劳德一声呼哨,顿时矿洞内传来阵阵让人心惊的奔跑咆哮声,呼啦啦一下子涌来数十个魔人和上百只魔物,而且这些魔人当中都是改造型魔人,或者是防御极为强悍,或者是攻击极为凶猛,或者是个头矮小,却拥有诡异的身体部位,类似机关一般。更夸张的,我看到了一个背上长长了一对骨翅的女性魔人,但或许是矿洞限制的缘故,并没有飞起来,如果是在外面呢,她是不是可以飞起来?

魔物比起我们之前击杀的也要强悍很多,而且身上多少都有一些装备,似乎是从阵亡的玩家身上剥下来的。

「这些就是我的亡灵军团,它们当中大多数是我在这个游戏世界的妻儿,它们心甘情愿地接受我的改造,所以我并没有杀死它们,直到今晚,我因为一时的愤怒想要杀死你的时候,也杀死了自己的第226任妻子——徐英,也因此,我自己遭受了惩罚,被系统转化为NPC,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任何自由,只能杀死你赢得继续作为BOSS怪物活下去,或者被你杀死,成为你的战利品和任务奖励,反正迟早有一日,我都会被某个玩家或某些玩家打倒,这就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的悲剧。」克劳德伸手从脖子上取下一枚吊坠,含有红色宝石的吊坠,只见他念动咒语,顿时红光四射,将周围簇拥着他保护着他的数十上百名精英级别的魔物和魔人纷纷吸入吊坠中,随后重新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克劳德双眼重新被愤怒和杀戮占据,像是转变了一般,他冲着我怒吼道:「我痛恨这个虚伪而不公的世界,痛恨主宰命运的神明,我要用自己的力量抗衡世界和神明,哪怕被碾碎、被粉碎,也要让这个世界,那个神明知道:这世间总有一个不屈的灵魂不曾被你驯服,总有一个叛逆的灵魂敢于反抗。冒险者,你们这些神明的爪牙,不分是非的恶徒,现在胆敢闯入我克劳德的领地,你们这是自寻死路!」(PS:致敬蛋总!)

剧情终于结束,正式开启BOSS战,NPC队友巴里高声呼喊道:「为了阿克雷沃镇,为了打碎梦魇,夺回小镇,我们无惧生死,杀死克劳德!」

「杀死克劳德!!!」NPC队友们也高声附和道,密集的枪声响起,克劳德被打得怪叫连连,却只能造成一些轻伤,真正的杀伤力必须由我这个玩家来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