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凛冽杀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章【凛冽杀意】

新的公司,新的同事,新的枯燥的工作……

不过对我而言,此时此刻更让我内心惦记的是昨天李婉和我共同布置的新家,自我离开老家来到这陌生的都市,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家的感觉了。因为一直觉得自己一事无成,羞于还乡,让老家在我心中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李婉那丫头,不知道在学校里安不安全。」我有些担心,在我上班前,曾经劝她缓一段时间再去学校,毕竟我当时可是狠狠得罪了那几个校园恶霸。

不过李婉却不同意,她说学校毕竟是学校,对方肯定会有所忌惮,不敢太肆意妄为,只要我在下班后去接她就可以了,我虽然还是担心,但倔强的李婉也让我没有办法。

「Brian,今天的日报填了吗?」年轻的主管冲我喊道,我顿时回过神来,看看自己的电脑屏幕,原来他刚才微信上喊我交表格我没注意到。

「抱歉,我马上填。」我尴尬地回了句,立刻开始填报表。

「真是的,年纪也不小了,还要人催。」年轻主管嘟囔了几句,我装作没听见,周围其他同事都冷笑了几声。

我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悲哀,这份好不容易面试来的工作,并没有让我体会到快乐。年近三十的职场老鸟已经是老人级别了,尤其是在互联网行业,没能做到主管,很容易受到歧视。

「真的很想把键盘砸到这小兔崽子的脸上,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怎么就一点不知道尊老爱幼呢?」我在心里腹诽道,却只能表面继续装孙子,为了一点可怜的工资。

Brian是我一直以来的英文名,这家公司喜欢让每个公司新进员工给自己取一个网名或绰号来代表自己,我觉得很low逼,索性就用了自己的英文名。虽然被嘲笑,但也好过一帮二货用一些似是而非的网名或游戏名来互相称呼,比如这位年轻主管就自称「隔壁王叔」,年纪不大,喜欢别人喊他「王叔」,如果女员工故意喊他「皇叔」,他就更开心了。

「大耳贼,该死!」我将日报发给老王,然后将手头的工作加紧赶完,我现在也不太追求升职了,自己已经不属于公司的培养对象,曾经努力过很多年,后来才发现,你的努力在别人的关系面前就是个笑话,贵族看不上的岗位却需要你百倍千倍的付出。

等到你的身体已经不适合高强度工作,不适合熬夜,不适合加班之后,然后对方一句「你的年龄大了,抱歉,争取下次努力。」就可以将你之前的努力全部化为乌有。

「为自己而活,不为资本而活。」我开始不再追求所谓的上进,按时上下班,享受应有的节假日福利,定时吃饭,按时休息,不熬夜不为工作喝酒伤身等等,我发现我虽然没有变得更快乐,但我好像又体会到了生活的感觉,原来以前自己只是被动的活着。

一天8小时下来,中间休息1小时,到了下午六点,我准时去打卡,周围新同事都抬起头看看我,觉得我是个非常另类的人,年轻主管老王更是对我不屑一顾。

不知不觉中,按时上下班成了偷懒的员工,变相拖延工作加班的员工成了主管青睐的对象,好吧,年轻人们,我躺平了,拜拜!

刚走出公司大楼,却接到了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我犹豫了下,还是接通了。

「你……你好,请问你认识李婉吗?」电话那头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

「是的,我认识,怎么了?」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你冷静听我说,李婉现在被送进了ICU病房,昏迷不醒,你赶紧来市人民第五医院住院部五楼……」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为什么?为什么早上两人好好的分开,到了下午就被送进了ICU病房,命运一定要玩的这么绝情的吗?

我压抑住心里的难受,冷静地赶往地铁站,这个时候打车反而没有坐地铁快。

五十分钟后,我气喘吁吁地赶到了ICU病房外,旁边白大褂男子和护士对我说的话就好像是在天边那么远。

李婉是摔伤,而且是脑袋着地,从学校的教学楼顶楼,万幸的是她在摔下楼的过程中,被一棵大树缓冲了坠落的趋势,保住了性命,但是因为最后头部着地,昏迷不醒……很可能……变成植物人。

「自杀?」我冷笑着反问道,一旁的校领导有些尴尬,却依旧强调这是初步现场调查结果,排除第三方作案的可能。

一个刚搬到我身边和我同居的女孩,对新生活充满了向往,还买了很多东西布置房子的人,你跟我说她突然选择自杀?

等到校领导和警方走后,一名看我有些欲言又止的小护士递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李婉在坠楼昏迷前有激烈反抗迹象,手腕、胸部和腹部遭到殴打捆绑的痕迹,大腿部位也有擦伤和其他损伤,都是非常靠近隐私位置。」

「谢谢。」我冲这名护士道谢了一声,等待可以进入病房的时间到来。ICU病房禁止周围使用通讯设备,我便走到走到楼道尽头的楼梯口使用手机。

不用猜都知道是谁,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冷静得连我自己都感到可怕,带着浓郁的化不开的杀意。

那个人渣叫吴天,校董事长的私生子,飞扬跋扈,糟蹋过不少女学生,甚至还逼死过人。后来去了国外一年,想不到现在又回来了。他因为做事手段残暴,又总能脱身,有一个绰号「吴法吴天」。

「距离下次游戏开始剩余1小时56分……」

「很好,我正愁怎么应付这次游戏,你让我不再烦恼。」我点开游戏APP,选中了那张红卡——「强制邀请卡」,选择「获取」操作。

刷!

红卡直接以匪夷所思的方式出现在我的手上,然后缓缓没入我的手掌肌肤中,就像是装进了口袋里一般。

紧接着我开始浏览积分商城,选择「药剂」一栏,希望查找到可以带到现实世界中的治疗药剂,目前的我只有这个办法可以帮助李婉。

商品代码:611547——「重伤治愈剂」

售价:200积分

使用说明:用于治愈或减轻一切重伤病症,只要目标对象可以吞咽口服即可。如果将该药剂带入现实世界中,必须在20分钟内使用,否则超时将自动消失。

「就是它!」我在浏览了数十页的药剂后,终于发现了可以带到现实世界里的对症药剂。

我目前还剩下300多积分,购买不成问题,这个时候我没有考虑其他的,只想拯救这个不幸的女孩。此外我还购买了一件稀松平常的商品,一个锁扣,只需要10个积分,可以任意使用在任何位置,给当前该位置加上一个锁的状态,上锁之后,可以持续15分钟,据说非常牢固。

她的本体已经是不幸,复制体代表了原来的李婉渴望获得新生,尽管她只是李婉的克隆体,但通过这两天短短时间的接触和相处,我已经将她作为完全的人类来看待,这是有思想有灵魂的生命,不是无意识的有机物。

我终于获得了探视的机会,在我强烈的要求下,我让医生和护士都退出去,单独留在房间里。幸好由于李婉的情况特殊,可能涉及到刑事案件,获得了单独的一个病房。

我的手中此时握着从游戏商城里兑换来的「重伤治愈药剂」,限时倒计时已经开始,必须在20分钟内让李婉服下。

我将一些重物和椅子压在病房门口,同时将那件锁扣安装在病房门上,啪嗒一声,该门上了锁,除非对方暴力破门,但也没那么快。

走到李婉跟前,我毫不犹豫地将她脸上的氧气罩拿掉一部分,露出嘴唇部位,然后打开药瓶,撬开她的嘴巴,慢慢灌进去。

「李婉,你想活下去吗?你想和我一起住在一起吗?你想和我一起应对这残酷又美好的人生吗?如果想,那就咽下去,拼了命给我喝下去。」我在她的耳边吼道,此时病房已经响起了警报声,医护人员和没走远的警方人员立刻赶了过来,却发现门不知怎么上了锁,冲不进来。

李婉或许是有知觉的,她听了我的话,眼角滑落出眼泪,下意识地吞咽我倒进她嘴里的药水。

「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我为她擦干净嘴唇上的药水,轻轻啄了一口,然后重新为她戴好氧气罩,恢复一切。

锁扣非常顽强,足足抵挡了外面的冲击15分钟以上,加上重物和椅子,又多了几分钟,我手中的药剂自动消失,不留痕迹。

我也没有抵抗,被强攻进来的警员所逮捕,医护人员连忙抢救李婉,但令他们震惊的是,李婉的一切生命体征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住院费我已经通过手机扫码交了三万块,不够的话我会补上,一定要保护好李婉,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在被警方押走之前,我冲着一干医务人员威胁道,他们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

临时看押房内,我被涉嫌谋害李婉遭到逮捕,不过证据不足,暂时收押,等待进一步详细审问。

深夜,躺在坚硬的地板上,我伸出手掌,幻想抽卡,果然掌心肌肤出缓缓伸出那张红卡,被我捏在了手上。

「红卡使用!」

「强制邀请!」

「邀请对象——吴天,学号:XXXXXXXX。」

「是否确认?」

「确认!」

「来吧,人渣!」我恶狠狠地闭上了眼睛。

==================分割线===================

与此同时,吴天正在和自己的两个小弟泡吧喝酒,到了深夜两点的样子,各自搂着一个酒吧泡到的妹纸准备去开房大战。

就在此时,一阵血红色的光芒闪烁,裂开了一道眼睛一般的缝隙,出现在六个人眼前。

「吴天?」一个带着杀气的没有感情的声音喊道。

「谁喊我?」吴天霸道地抬头问道,他可是很少遇到敢直接喊他名字的人。

「欢迎你成为新人玩家!」说完,一道血红色的锁链直接套在吴天的脖子上,将大喊大叫的他拖进了上方的血红色光团中,如同裂开的地狱入口。

「啊!」旁边的几个人都吓得尿裤子了,纷纷趴在地上,捂着眼睛。

等到他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吴天已经消失不见了,那血红色的裂缝就像是从来未曾存在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