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我的妻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石柱上酒中天收回了手,他望了冉净仙子一眼。

  刚刚他要杀黑龙,但是失败了。

  冉净仙子动手,保下了对方。

  目前他们处于合作关系,不适合大打出手。

  “龙族之间的事,还轮不到昆仑插手。”冉净仙子平静开口。

  “看来龙族与妖族一战,至今都未能恢复。”妙月仙子也没怎么在意。

  黑龙终究是龙,龙族要保下他们理所当然。

  尤其是后面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若是大战爆发。

  黑龙对龙族来说,是一大助力。

  再则,傲龙三刀现世。

  黑龙跟真龙,可能会实现统一。

  毕竟傲龙三刀的刀意,可以激活黑龙以及真龙血脉的战意。

  那时...

  不敢想象。

  “妙月仙子不先解释下仑灵帝君的事吗?”敖隶沉声道。

  妙月仙子笑而不语。

  真不认识。

  此时石柱上的所有人都保持着安静。

  没有过多询问。

  有人不想说,有人知道问了也没有结果。

  剩下的便是猜测。

  以及后续的应对。

  对于仑灵帝君,龙族的人更在意傲龙三刀。

  这将直接影响到龙族未来高度。

  ...

  ...

  敖龙雨小心的靠近敖满所在位置,并没有鲁莽。

  必须审视周边情况,防止自己带来劣势影响。

  只是当她靠近时便看到自己的弟弟倒在地上。

  气息平稳,没有危险。

  而在八太子周边,自然就是盘膝在地的江澜。

  受伤了,在疗伤。

  至此。

  敖龙雨心中松了口气。

  她迈步靠近江澜,确定没有严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后。

  便在走遍画起了阵法。

  是聚灵阵。

  让师弟更快恢复。

  等做好这个,她又布下了迷阵。

  对于迷阵,她有一定造诣,耳熟目染,时常接触。

  比寻常人自然强上一些。

  所有事都做完,她便安静的坐在江澜身边,警惕四周。

  至于八太子怎么昏迷在地,她不得而知,可刚刚她也看到这边的情况,也听到了名字。

  “仑灵帝君?”

  小雨嘴里微微念起,她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但是应该是很强大的存在。

  是师弟吗?

  肯定不是,那种级别总感觉超越了一切。

  “可能是师弟给敖满的那张纸条。”她有了些许猜测。

  四处看了看,并未见到字条。

  如此便不再多想。

  等师弟醒过来再找机会问问。

  次日清晨。

  敖龙雨坐在原地看着江澜的前方。

  她的目光留在一滩血迹上。

  是师弟吐的?

  犹豫了下,她手中出现了一团火,是三昧真火。

  随后火焰覆盖了血迹,不过些许时间周围的一切都被焚烧殆尽。

  如此敖龙雨才收回手,剩下的自然是安静的等师弟醒来。

  周围灵气在不停的往江澜身上聚集,聚灵阵多多少少起了作用,可惜更厉害的聚灵阵敖龙雨布置不出来。

  中午。

  “嗯!”

  八太子突然有了动静,好似即将醒来。

  看到这一幕,敖龙雨愣了下。

  她看了看江澜,不确定是不是可以让敖满看到这种情况。

  没有迟疑,起身来到敖满身边。

  接着拿出木剑,对着敖满的后脑勺比划了下。

  只是想动手的瞬间,她感觉有些不对劲。

  很快她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

  眨眼睛就成了小雨模样。

  如此,她脸色露出了笑脸:

  “臭弟弟,多睡一会吧,等你姐夫醒来。”

  话音落下,昏睡术法加持在木剑上,随后挥动木剑。

  剑身直接拍在了敖满后脑勺。

  砰!

  原本要醒过来的敖满抽搐了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承受了巨大攻击。

  气息还算正常。

  如此小雨就放松了下来。

  她把木剑放在手里,退回江澜身边,盯着八太子。

  随时要出手的准备。

  次日。

  八太子挣扎了下又打算醒来。

  只是中途又挨了一剑,接着又一次不省人事。

  时间一共过去了七天。

  今天是小雨第七次敲晕八太子。

  “感觉木剑不太好用了。”

  她看了看木剑轻声自语。

  目前她的修为只有人仙后期,而敖满是真仙圆满。

  差距大的离谱,所以只能借用斩龙剑打晕。

  凭借她自己的实力,是无法做到的,但是打了这么多次,效果好像有所减弱。

  不过再坚持七天还是没有问题的,就看师弟什么时候醒来。

  在她思维跳动时,突然有一道声音传到了她耳中:

  “师姐,你在干嘛?”

  “啊?”小雨吓了一跳。

  木剑都丢了出去。

  刚刚醒来的江澜,看着木剑飞起,神色出现了变化。

  这要是落在八太子身上...

  哗啦!

  木剑被小雨接住,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江澜松了口气。

  他花费了不少时间,终于稳定了伤势,目前为止不会有什么太多的影响。

  不过还是需要继续养伤。

  如此才能完全恢复。

  当然,现在的他顶多不能动用全力,其他问题不大。

  更不会被他人察觉。

  只是一醒来就看到师姐用木剑敲八太子,多少有些意外。

  这有些危险。

  来到江澜身边的小雨,仔细看了看道:

  “师弟没事了?

  都过去了七天,再过七天师弟要是没醒过来,我都要叫醒师弟了。”

  说着她便坐在江澜身边。

  七天?江澜心里意外。

  他以为只过去很短时间,尤其是八太子还在昏睡。

  想到这里他有些好奇的问小雨:

  “刚刚八太子是要醒过来?”

  “对啊。”小雨双手托腮顶着膝盖望向江澜道:

  “我又不知道敖满知不知道师弟受伤的事,所以只能先让他继续睡。

  他醒过来师弟可不能告诉他。

  我还是很疼他的,敲的没那重。”

  江澜:“.......”

  其实被八太子知道受伤的事,问题不大。

  也联想不到哪里,不过没知道自然更好一些。

  看了看四周,他发现有迷阵,有聚灵阵。

  应该是师姐布置的。

  阵法颇为蹩脚。

  但是心里有些欢喜,毕竟师姐阵法造诣就这样。

  “师姐有什么想问的?”江澜看着小雨轻声开口。

  刚刚好八太子在睡觉,说话也方便一些。

  “我只有一个问题。”敖龙雨看着江澜轻声道:

  “我是师弟的什么人?”

  什么人?这个问题让江澜颇为意外,不过还是开口回答了下:

  “我的妻子?”

  “好啦,没问题了。”说着敖龙雨就靠在江澜背后,言语轻松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