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龙族降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啪!

  周书一掌拍在柜台上。

  他有些生气:

  “小丫头,你这态度是不是不太对?”

  这突然的一掌让柜台振了下。

  江澜伸手接住了掉落的茶杯,然后放在原来的位置。

  “我说的不够清楚?”小雨看着那两个人,平静的问道。

  她确实没有多余的意思,就是想问问,刚刚有没有说清楚。

  没有的话,她就再说一遍。

  如果说清楚了,她就不说。

  江澜有一种这位师姐,在嘲讽对方的感觉。

  但是又听不出那类情绪。

  不过那两个人倒是有些愤怒了。

  “这两个新来的,来之前不打听一下这个店吗?”

  江澜心里有些好奇。

  不过很快他就想起来,他来的时候也没有打听过。

  只是他不会无端惹事,只会安静等待。

  他知道自己弱,所以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这两个好像不太会。

  “小雨师姐并没有故意隐藏修为,这两个一点畏惧都没有,应该是客栈老板动的手脚。”

  江澜心里有了猜测。

  不然给这两个人豹子胆,也不敢在他们面前大声说话。

  小雨也明白了这点,但是她没有在意。

  看到这两个人都要动手了,江澜只能伸手把灵石移了过来:

  “两位客人,可以跟我说。”

  小雨看了江澜一眼,没有说话,她低头看着她需要了解的账本。

  只是在她看账本的时候,突然听到江澜的声音:

  “小雨师姐,右手边第二个杯子要掉了,扶一下。”

  小雨有些意外,她立即看了下右手的杯子,果然看到有个茶杯要掉。

  她刚刚并没有看到。

  漏了吗?

  小雨没有多想,扶好之后继续做她的事。

  此时周书两人看到灵石被江澜移了过去,知道遇到个识相的。

  “这位小兄弟,好酒要怎么卖?价格尽管开。”周书问道。

  露倩看着江澜,终于找到了优越感的样子。

  江澜摇了摇头,客气的把灵石推了回去,道:

  “两位客人可能有所不知。”

  “什么?”周书眉头皱起,他感觉对方要狮子大开口。

  “好酒是老板亲自准备的,老板外出了,只准备了昨天预订的份。

  而今日若是想买好酒,需等老板回来,亲自准备。

  除了老板,其他人没有准备好酒的能力。

  这不是店里的规矩,是能给出好酒的人,不在店里。

  希望两位客人见谅。”江澜的声音带着一些客气。

  不卑不亢。

  对于江澜的话,周书两个人听的很明白。

  也就是说,他们不管给多少钱,都买不到好酒?

  这时候露倩开口道:

  “那总有人提前告知了吧?他的好酒在?”

  “倒是有一个。”江澜看了边上的一瓶好酒,说道。

  “双倍的价格,先给我们,剩下的让他等老板回来。”周书立即道。

  这样就没有问题。

  “你,确定?”江澜问了句。

  “有什么不能确定的?拿酒。”露倩仙子立即道。

  他们确实很急用。

  江澜拿出了那一小瓶好酒放在柜台上。

  在那两个人要伸手的时候,他才提醒道:

  “这是第八峰路间提前订下的好酒。”

  话音落下,周书伸出来的手,瞬间停留在原地。

  他,不敢碰这个酒。

  现在他终于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向他确定。

  因为他跟路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路间是谁?

  第八峰峰主得意弟子,曾一人挑战天人族众仙。

  战绩斐然。

  路间对昆仑诸多弟子来说,那就是传奇般人物。

  他的酒,谁敢碰?

  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这一刻他终于弄清楚了现实,那些已经成仙的弟子,都要遵守这里的规矩。

  他一个筑基弟子,居然在这里叫嚣。

  简直不知死活。

  这时候周书收回了灵石,然后低头道:

  “打扰两位了,我们这就离开。”

  “离开?”露倩有些不解:

  “那个路间是什么人?”

  “走吧,别丢人了。”周书拉着他师妹直接离开。

  江澜看着两个人离开,便把酒收了起来。

  “师弟为什么要说那么多?”小雨问道。

  她只是单纯好奇。

  “他们不知道我们是谁,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

  这样大家都有可能是惹不起的人。

  能避免矛盾,自然没有结下梁子的必要。

  师姐这样,容易树敌。”江澜解释了下。

  他不打算跟别人有什么矛盾,能化解就化解。

  如果最后矛盾实在无法化解。

  就想办法解决引发矛盾的人。

  比如,天人族。

  这种事比较少见。

  “师弟好像很小心。”小雨看着江澜道:

  “我记得第九峰就师弟一位弟子,是亲传弟子的同时,也是第九峰峰主有力竞争者。

  身份地位,应该很高才是。”

  “这想法对我来说有些危险。”江澜看着一边的小雨道。

  他并没有去多解释什么,师姐应该跟他不一样,理解不了。

  身份很高是没什么错,但宗门内最注重的,应该是天赋,天赋本就不高的他,注定被诟病。

  如若像刚刚那两个人一样,到处叫嚣。

  他或许在很多年前,就死在了昆仑。

  他不想跟人有太多的交集,也不需要有什么交集。

  这样会减少很多麻烦。

  躲在第九峰才是最安全的,这是多年来的经验。

  每次离开第九峰,总会遇上一些事。

  小雨回过头,继续看她的账簿,随后轻声道:

  “我没有无故树敌。”

  江澜有些意外。

  这是在跟他解释?

  最后只能回应了声。

  之后两人便没有再说话。

  等了一些时间,江澜走出了柜台,外面有个茶壶要掉。

  把茶壶放好之后,他便打算回到柜台,闭目修炼。

  这里一如既往的冷清。

  只是刚刚转身的他,突然听到了一声龙吟。

  声势浩大。

  江澜往外面看去。

  “龙族那位要走了?”



  他对这位龙族没有好感,因为对方让他无故多了一个有些无法撇弃的羁绊。

  对未来的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

  只是,对方太强。

  他不满也不会去说。

  走了也好。

  轰!

  突然的力量轰鸣声传了进来。

  有人落在客栈前面。

  是龙族。

  江澜心里有些紧张,因为自己不满被发现了?

  而柜台的小雨直接把垫在脚下的椅子拿开,就露半个头出来,随时都能低头消失。